首页> 玄幻> 剑斩青云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11章 什么配不配的

剑斩青云 大红豆不是东西 3,178 2018.12.21 13:20

  游云的宅院在南侧,日光充足。

  此时,却冷得过分。

  铸剑室不足十方,中央一樽铸剑炉,似古铜打造。

  霍尘盘膝。

  他铸剑铸了三天了。

  室内肆虐的,全是他的念力。

  冷火在剑炉中,熊熊燃烧。

  地上有几把半成品,废品,也有成品。

  “剑形不止是肉眼可见的体表,更多是剑身边角的细节,这左右着剑元注入行进的路线优劣……”

  “【十三】,是一种锤炼的手法,以十三个角度,分别施压,以体火深浅而击!”

  “一品剑纹九十三道,二品剑纹四十二道,三品剑纹九道,姑且多试几道!”

  霍尘回味着在藏书阁看到的剑纹。

  念力充沛,肆意铸剑。

  可这动静,是越来越大,终是惊来了游云大师。

  “叮叮叮……”

  铸剑室传来一阵金属敲打的尖锐声。

  作为一个对剑纹研究数十年的资深铸剑师,游云一听便知道,霍尘在尝试雕刻剑纹。

  “天赋很好,不过如此贪功冒进,真是年轻人的通病……”

  游云大师摇了摇头,舒服地躺在院子的躺椅上,倒上沏好的茶,刚送了一口进嘴里。

  唰!

  一声剑鸣响起。

  “噗!”游云大师直接一口喷了出来,惊讶道,“这怎么可能呢!”

  出了铸剑室的剑,才是成品。

  还在铸剑室的剑,能发出剑鸣,那就只有一种可能。

  是剑纹落成了。

  游云大师直接一脚踹开了铸剑室的门。

  “霍尘!好小子!你这是雕成了一品,还是二品?不会是三品的剑纹吧!”游云大师怪叫道。

  他浸淫铸剑之道多少年了,还从没雕过三品的剑纹呢。

  “二品。”霍尘头也没抬,说道。

  “那还好那还好……”游云大师觉得事情总没有超出自己的认知范围。

  哪有人看一眼就学会雕刻剑纹的?还是三品的剑纹。

  他长舒一口气,扭头准备离开。

  可他刚踏出室门。

  唰!

  又是一道更加清脆的剑鸣声响起!

  “还是二品。”霍尘继续说道。

  游云大师心中一松,点点头说道:“还好,还是二品……”

  突然,他差点把自己绊倒,惊道:“又一道?纹上雕纹?”

  他直接冲到铸剑炉前!

  “囚鸟纹,二品初阶,可赋剑体轻盈,这是底纹!”

  “这,这是惊羽纹!二品中阶,可予剑体刹那爆发力,越阶作战!纹上雕纹!你你你……”

  游云感觉这些年平淡的心境,全让这个小子给打破了。

  一般的剑,铸造过程中,能雕刻一层剑纹,就已经很罕见了。

  纹上雕纹,不是不行,而是对铸剑师的要求太严格了!

  能做到这一点的,无不是对念力掌控妙入毫颠的铸剑天才,不能有一丝的差错,否则,全盘皆输,剑胚尽毁!

  况且,这囚鸟纹与惊羽纹叠加,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其作用堪称几何倍数增涨!

  同样品阶的剑,集爆发力与轻盈为一身,掌剑者,同阶难逢敌手!

  “咦!你这体火!”

  游云终于发现了更令他惊讶的东西。

  明显感受到其中的高温,却在这高温之中,感受到一丝寒入骨髓的冷意!

  这不就是那铁剑带来的感觉?

  “原来如此,原来是你这体火的缘故!我早该想到的!”游云一拍脑门,继续道,“我们几个老家伙真是老糊涂了,这还研究个屁!”

  哗哗哗……

  霍尘念力化剑,割开冷火,纵火而落!

  如下雨,铸剑炉里的白色火焰化成雨滴,淋在剑胚之上,嗤嗤地冒起了白烟。

  “这是个什么淬火的法子……”游云没看明白。

  剑胚迅速旋转!

  终于,一柄修长俊美、通体玉色的软剑,自铸剑炉中飞起!

  霍尘从一侧的铁盒中,扯出红绳一缕,绑在剑柄之上。

  剩下的材料,很快被他加工成了一个简洁秀美的剑鞘,表面也是温润如玉。

  因为他用的是二品上乘剑材,沉玉金。

  游云心疼地看了一眼少了一大块的材料盒,袖摆一挥,没好气地道:“你这铸剑术,我烽火剑会,没什么可以教你的了……”

  “这是几品?”霍尘问道。

  “二品材料,当然是二品的剑。”游云说道。

  他目光偷偷瞥了一眼这灵气充盈的玉剑,眼神都不舍得拿开。

  “可我加了【囚鸟纹】和【惊羽纹】两层二品剑纹,用了【十三】和【成雨】两种三品淬火手法,剑材选取了罕见的沉玉金,还加了一滴紫蛟精血,怎么还是二品?”霍尘有些不解。

  “用二品的剑材,自然只能铸出二品的剑。”游云慢条斯理地说道,“看来,书上的东西也是有限的,谁说,三品就一定比二品要锋利?这是剑,不是人。”

  二品,一定不如三品么?

  这似乎是一个有趣的话题。

  “那就取名‘二品’吧,这剑。”霍尘自语道。

  “真是个差劲的名字。”游云嗤之以鼻。

  “你这剑,比三品可厉害多了,沉玉金偏柔美,男子不适合,你可以拿去出售,咱们五五分成!”游云说道,“老夫的材料,也不能白用啊!”

  “这,值很多钱?”霍尘问道。

  “钱算什么东西!咱们铸剑师,念石才是最重要的东西!让他们拿灵石就行,那个是硬通货,至少也得这个数……”游云神秘兮兮地伸出手掌。

  “一、二……五根手指,看来,有时间得去找一下青竹商会的扛刀客,五百灵石,应该可以换五十颗念石了。”霍尘心道。

  灵石与念石的比例,是十比一。

  念石虽珍贵,可念师更少,因此也不算太过昂贵。

  “走吧,随老夫到何家一趟。”游云说道。

  “铸剑?”霍尘问道。

  “你怎么知道?”

  “你还会干什么事儿?”

  游云黑着脸出了剑会。

  ……

  ……

  何家是未央城的望族。

  “大哥,你说的剑会的铸剑师,是不是不敢来了?”

  何晟接过侍女剥好的葡萄,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道。

  “闭上你的嘴,游云大师是何等人物,收了定金还能不履约?”何无山厉色道。

  “何家主说笑了,据我所知,那游云,不过是一介二品铸剑师,也算是一等人物么?”

  何晟旁边,还坐着一位穿着灰色长袍的老者,只剩下一只浑浊的眼睛,另一只被眼罩盖着。

  “对啊,大哥,你就别犟了,孟老可是货真价实的三品铸剑师,就让孟老为父亲铸出那三品灵剑不就是了?”何晟瞄了一眼里屋闭目养神的老者,低声笑道,“你我可是亲兄弟,还用计较那些外事儿?”

  “哼。”何无山冷哼一声,没有接话。

  这时,大管家快步上前,领着一位白袍老者和黑衣青年,便走过来了。

  正是游云和霍尘。

  “游云大师,你可来了!”何无山赶紧起来迎接。

  “何家主,实在抱歉,有事耽搁了半晌,老夫在这赔罪了。”游云歉意道。

  “无妨无妨,游云大师,奇质就在里屋,家父恭候多时了!”

  何无山带他们进了里屋,何晟和孟老也跟随进来。

  闭目养神的何老叶子,张开眼睛,说道:“无山,你的人可来了。”

  话里话外,外人是听不懂的。

  等的人,是何无山的人,因为何晟的人早就到了。

  一块奇质,要两队人去比较,谁能铸,谁铸得好。

  人可来了,是因为等得久,亦或是因为等,老太爷不是很满意。

  何晟脸上的笑意,浓郁得化不开了。

  他早就打听清楚,游云不过就是个二品铸剑师,跟孟老差得远,这家族权力之争,他势在必得!

  何无山,你拿什么跟我比?

  “何老爷子风采依旧啊……”游云大师说道,“传闻老爷子获得一块三品奇质,老夫定竭尽所能,为何家添一柄三品灵剑!”

  何老爷子脸色这才好转,轻轻一挥,地上已经出现了一块通体深蓝色的材质。

  说是金铁,表面上一直流转着水流一样的液状物。

  说是液体,却泛着湛蓝色的光泽,如同深海上的天空。

  “这,这是……”游云大师有点不可置信。

  “鲸却澜。”

  “这是鲸却澜!”

  第一声,是霍尘。

  异口同声的,是何晟身边的孟老。

  何无山惊讶地看了一眼霍尘,心道这游云大师不愧是大师,一个弟子都能具备这三品铸剑师的见识?

  “这是三品中阶材料!”游云大师惊叹道。

  “没错,三品中阶,源于深海,是火山岩浆与魔鲸尸体化合之物,用来铸剑,可赋予剑体充盈水汽,加持御剑者取之不竭的海力,可谓平地起澜,水漫金山……”孟老娴熟无比,张口就来。

  “那,两位大师,这就开始吧?大哥,你实力强横,你来割!”何晟哈哈一笑,说道。

  两人较量,这块鲸却澜就要一分为二。

  何无山抽出佩剑,一剑横斜!

  只留下一道浅浅的白印,很快就复原如初。

  “呵,这鲸却澜看似柔软如水流,实则坚韧难断,没有三品灵剑,就算何家主是承意境剑道高手,一时怕也是难以分割开来的。”孟老冷笑道。

  “我来吧。”霍尘开口说道。

  但在场的人,除了游云大师,包括大管家,甚至是侍女,都觉得这个年轻人狂妄得没边了。

  “你也配?”孟老惊道。

  一个游云,二品圆满的铸剑师,勉强算作自己的对手,也就罢了,一个小小的弟子,也敢大放厥词?

  甚至还要去割那鲸却澜?

  还有道理吗?

  还有理智吗?

  咔嚓。

  霍尘取出刚铸好的‘二品’,轻轻割开这块鲸却澜,抬头问道:“什么配不配的?”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