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斗魂不灭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002 谁动她谁死

斗魂不灭 趴体 2,765 2019.07.25 13:22

  唐凌听到动静,意识从神格空间里退出,睁眼便回到房里。

  那三名下人打扮青年,此时正迈步走来,一个个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样子。

  看着他们,脑海中记忆迅速浮现而出。

  正是眼前这三名下人,这一年来频繁羞辱打骂原来那位,昨天下手更是不知轻重,导致那位伤势加重不幸遇难。

  想不到这才一天过去,这三人又找上门来,看样子不把人折腾死他们是不打算罢休啊!

  唐凌站起身,目光冷漠地盯着他们。

  三人为首一名青年冷笑道:“堂堂天之骄子,居然派小侍女去长老那告状,唐凌啊唐凌,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啊。”

  青年一边说着,一边走到唐凌跟前,抬手在唐凌脸颊上轻轻抽打了几下。

  唐凌没有反抗,但却已经做好随时绝杀对方的准备。

  作为顶级杀手,他有的是耐心。

  要么不动,动则必杀!

  只是听到对方口中所说的小侍女,眉头不由微蹙起来。

  “千寻?”唐凌喃喃低语了一句,记忆中浮现出一名身穿淡蓝色长裙的少女。

  那是原来那位的父母收养在家的孩子,和他从小一起长大。

  两人相依为命,一直以兄妹相待。

  但碍于外人指指点点,对外两人不得不以主仆关系相称。

  不过在原来那位心里,千寻一直都是他最亲的亲人。

  在他落难的这一年里,所有人都弃他而去,只有千寻始终留在身边细心照料。

  “千寻她在哪儿?”唐凌开口问道,既然已经和这具身体不分彼此,那么原来那位的亲人就是他的亲人,他决不允许有人对他亲人不利!

  “哟,这么关心你那小侍女呢。”为首青年一脸淫欲之相道:“也是,我看你那小侍女长得白白嫩嫩,身材也是凹凸有致,要是能……”

  青年话音未落,旁边两名同伴也正陪笑之时,唐凌眼中杀机一闪,抬手陡然发难。

  砰!

  一掌拍在那青年头上,青年倒飞出去,太阳穴位置有道明显凹痕,倒地后死的不能再死。

  唐凌出手既杀招,动作果断干脆,毫不拖泥带水。

  瞬间干掉一人后,脚下一步迈出,手上鹰爪径直抓住另一名青年咽喉。

  咔嚓一声,咽喉断裂,那青年瞪着大眼,口中噗的一声喷出鲜血,身体前倾跪倒在地,双手捂着喉咙倒地抽搐起来。

  剩下最后一人,唐凌没有急着出手,他还有话要问。

  那青年反应也是迟钝,愣愣地看了一眼相继倒下的同伴,这才一脸凶光朝唐凌扑杀过来。

  啪!

  唐凌抬手一个大嘴巴抽的对方踉跄横移出去,还没等对方站稳,冲上去又是一脚将之踹翻在地,跟着踩着对方咽喉,犹如君王般俯视着对方。

  “不,这不可能!”青年一脸惊慌,他们三人经常来找茬,深知唐凌身体状况。

  可昨天还是病怏怏的废人,今天出手居然瞬间就将他们哥三撂倒。

  这、怎么可能!?

  “我问你答,多一句废话,我让你生不如死!”唐凌冷冷地问道:“千寻在哪儿?”

  “在、在后勤……”青年不敢忤逆,但话没说完,咽喉便咔嚓一声被唐凌踩断。

  唐凌面色平静,转身便朝院外走去。

  记忆中,千寻昨天一直在床边照顾,为了救他,还多次提出要去找后勤管事求药的想法,但都被他严词拒绝。

  不为别的,只因那后勤管事对千寻有非分之想。

  千寻一旦去找后勤管事,那将是羊入虎口。

  想到这里,唐凌便不在犹豫,出门直奔那后勤管事所在院落跑去。

  而与此同时,唐家后勤院落。

  一群侍女下人正排队领取各自庭院补给,身穿淡蓝色长裙的千寻也在其中。

  她面容憔悴,在队伍里探头探脑,一脸焦急。

  很快,随着前排人员陆续领取完物品,千寻急忙上前:“刘管事,我家少爷伤势复发,请您给拿些疗伤药。”

  “千寻啊,你这要求可难为我了。”管事刘通摇了摇头道:“你也知道,你家少爷这一年来各种药石无医,跟个无底洞似得,大长老早就下令停止给他供药。”

  “不不不,我此来不为舒筋散,只要一些疗伤药即可。”千寻急忙解释道:“每个唐家子弟都可以随时来领疗伤药,我家少爷伤势严重,十万火急,还请刘管事务必通融通融。”

  “不是我不肯通融,实在是你家少爷情况特殊,没有大长老批准,我也是爱莫能助啊。”刘通说着伸出咸猪手,在千寻手背上拍了拍道:“不过嘛,这点小事倒也未必要去劳烦大长老,我手头上就能拿出一些疗伤药来。”

  千寻缩了缩手,对刘通的行为十分反感,可一想到重伤不起的唐凌,却又不得不忍受下来:“如此,那就谢谢刘管事了。”

  “欸,先别急着谢我,帮忙这种事情讲究个礼尚往来,我帮你,你总得回报我点什么,对吧?”刘通一脸坏笑,说着竟然抬手还想得寸进尺。

  “刘管事!”千寻板起脸来,急忙推开刘通:“你若肯帮忙千寻感激不尽,若不肯帮忙,那就请你公平相待。”

  “不识抬举。”刘通被拂了面子,当即沉下脸道:“要公平是吧,行啊,你去找大长老申请,只要大长老点头,你在我这拿什么药都行。”

  “你!”千寻气急骂道:“我家少爷好歹也是唐家少主,凭什么他用点疗伤药就得去找大长老批准!”

  “放肆!”院外突然传来一声厉喝,一名白衣少年这时缓步走来。

  刘通偏头看去,一眼认出来人,当即小跑出去相迎:“唐浩少爷。”

  “区区侍女也敢在这质疑长老决策,不想活了?”白衣少年唐浩冷漠的盯着千寻。

  刘通听到这话额头冒汗,深怕遭受无妄之灾,当即冲下人喊道:“来人,赶紧把这不知好歹的贱婢拖下去。”

  “拖下去杖责三十,以儆效尤!”唐浩冷哼着补充了一句。

  “凭什么,我家少爷才是唐家未来主人,你们凭什么……”

  千寻开口申诉,但话没说完,那刘通抬手就是一个大嘴巴抽在她脸上。

  啪的一声,千寻摔翻在地,脸颊顿时红肿起来。

  “区区贱婢,来人,拖出去杖责三十,以儆效尤!”刘通发号施令,说完还不忘冲唐浩点头示好。

  “有点意思。”唐浩微微一笑道:“她可是从小就跟在唐凌身边的侍女,你敢动她,就不怕唐凌找你麻烦?”

  刘通听到这话眼前一亮,面前这位可是大长老最疼爱的孙子,而且还是如今唐家年轻一辈第一人。

  不出意外的话,将来取代唐凌少主之位的,必定就是唐浩,这可是抱大腿的好机会啊。

  “回禀唐浩少爷,唐凌已是废人,您才是真正的人中龙凤,小的自当以您马首是瞻。”刘通恭敬的抱拳施礼。

  “后勤工作以后就别干了,到我府上当总管吧。”唐浩面带笑意,对刘通的表现十分满意。

  “小人刘通,多谢少爷赏识!”刘通兴奋不已,当即以大礼参拜。

  唐浩挥了挥手:“起来吧,这贱婢公然违抗我爷爷,别留手,明白吗?”

  “定不让少爷失望。”刘通眼中杀机一闪,起身亲自出手,拽起瘫在地上的千寻就往院外拖。

  可走没几步却突然停下脚步,一脸惊慌的看着院门口。

  那里一名少年缓步走来,少年面色苍白,长发随意扎起,看起来很是憔悴。

  他不是别人,正是匆匆赶来的唐凌。

  看到正被刘通拽着头发的千寻,唐凌脚下当即箭步飞奔而出:“狗东西,敢动我家人!”

  砰!

  势大力沉的一脚踹出,那刘通还没反应过来,嘴里便是喷出一口鲜血倒飞出去。

  “少爷。”千寻眼眶含泪,捂着红肿脸颊,愣是没有开口说一句委屈的话。

  可她越是这样,唐凌心中的怒火就越是熊熊燃烧。

  前世他因为职业关系,孤独一生。

  如今重生而来好不容易有个亲人,而且为了救他可以没日没夜陪伴在侧,甚至不顾自身安危,愿意为他付出一切。

  这样的亲人,谁敢动她,谁就得死!

  蹭的一步迈出,唐凌犹如地狱修罗,抬脚狠狠踩在那刘通咽喉要害上。

  “唐凌!他是我的人,你敢动他!”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