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重庆穿越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5章
第二卷 共14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八章 ‘陶洋’陶洋!

重庆穿越 兰生.尔玛译子 4,027 2019.08.14 12:12

  吴教授按照陶洋的意思给胡教授做了思想工作,本是满心疑虑的她这一天几乎痛苦地克制着自己的好奇心,只是很平常地询问着女儿在张叔叔公司工作的情况,累不累等等。这些天的晚饭她总是变着花样儿地让自己的女儿能够吃到更好吃的东西,不知道为什么,胡教授从未有这样奇怪的感觉,或许是女人天生的第六感总让她觉得惴惴不安。她有时候也想过,女儿是不是故意装神弄鬼来吓唬她,以表示对她的管束的反抗。可是,女儿这几次发神的样子绝对不是这个一向以来就十分笨拙的她能够表演出来的。可眼下也没发现什么更严重的事情,毕竟这个时代心理压力大的人还真不少,或许真的改改自己的脾气,给女儿更宽松的生活环境,一切就都解决了呢?或许真的是自己老了,老糊涂了,才越发变得爱胡思乱想了吧!想到这里,胡教授就更加收敛了自己的暴脾气,变得温暖亲切多了。

  第二天一大早小李就来接曼珠了。到陶园的时候,曼珠发现‘陶洋’也早早地起了床在修剪花园里的花花草草,她快速地走到陶洋面前,跟‘陶洋’打了招呼,‘陶洋’斜着眼睛望了她一眼,摇了摇头,什么也没说,继续修剪剩余的杂草。曼珠觉得‘陶洋’肯定是有些累了,于是径直走到屋子里开始麻利地泡起了一杯绿茶。等她把茶泡好,给‘陶洋’端过去的时候,‘陶洋’依旧是看看他,并没有伸手来接这杯茶。曼珠有些委屈,难道茶的汤色不对吗?“陶老师,您喝点吧?喝点早茶!”曼珠依然端着这杯茶,希望‘陶洋’给个回应。正巧这时陶洋伸着懒腰从里屋走了出来,只见他看到曼珠端着一杯茶对着空气说话,而这个空气并未对她有什么回应。她委屈地都要哭了!陶洋按住自己想要跑过去的腿,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到曼珠身边,“陶老师,我知道最近为了我的事您的压力不小,可是您今天突然不理我了,我真的很害怕,陶老师,您是不是在生我的气?”陶洋一看坏了,抬头望了望天,该死,忘了自己根本没有曼珠的什么“特异功能”,更何况现在的天上也根本没有什么太阳。但是曼珠这时候的样子真的很像疯子,有那么一刻他真的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该相信曼珠真的是在穿越平行世界,可这样的怀疑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秒,他告诉自己,一旦自己开始怀疑曼珠,他就会把曼珠给毁了,此时此刻,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选择相信。他一把拉住曼珠,曼珠转身看到陶洋,再看看正在修剪花草的‘陶洋’,有那么一刻她突然站不稳,但是看到拉着她的手的陶洋,她立刻明白,这个不理她的陶洋是在另外一个世界,陶洋看到曼珠缓过神来,接过她手里的茶一口喝掉,“曼珠,你现在还能看到他吗?”曼珠转身,又转过来对着陶洋点了点头。陶洋其实根本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想要干啥,他顺着曼珠的眼神望过去,那边真的什么也没有。“那他能看到你吗?曼珠?”“他,他,好像看不见我!”因为陶洋的出现,再加上刚刚无论曼珠怎么跟‘陶洋’打招呼,他都不理她,曼珠此刻几乎能够确定对方看不到自己。“好的曼珠,深呼吸,你再仔细看看他,他跟我有没有什么不一样?”也不知道是好奇自己在“平行世界”里的样子,还是想要找寻什么线索,陶洋继续问道。曼珠看了看拉着她的陶洋,又看了看正在修剪花草的‘陶洋’,好半天她张开嘴就是发不出声音。陶洋见状赶紧打住,“好了曼珠,不说了,咱们不说。”他一把紧紧地抱起曼珠就往大堂里跑,就想着赶紧逃离这个地方。因为他害怕曼珠突然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消失!虽然他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想法可能会很荒谬,可是既然假定曼珠可能穿越到平行世界里面去,那么她就是有可能突然消失的!可是他真的不知道应该带着曼珠往哪里躲!于是他只能把曼珠放在凳子上,一手抓住曼珠,一手给郑九打电话“九哥,你快来,曼珠现在能看到另外一个我,我怕她又过去了!”这是陶洋第一次发现自己说话的时候会紧张地有些发抖。也许是因为刚刚抱着曼珠往大堂跑的原因吧,他说话的时候有些喘——不对,这不是喘,而是紧张后的害怕,这或许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什么是害怕失去吧,也是他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什么是无能为力的痛楚。陶洋挂了电话后,他继续用右手握着曼珠的手,坐在她的面前。他盯着曼珠,连眨一下眼睛都觉得奢侈。被陶老师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曼珠紧张地心脏怦怦直跳。她觉得陶老师的手好暖,好暖,想着这只曾经画出过绘画界的诺贝尔奖作品的手正握着自己的手,她的手心都开始紧张地冒汗了。曼珠想要回头看看屋外的‘陶洋’还在不在,正回头一望,陶洋一把用左手把她的头扶了过来,“不要看。”总之,这时候的陶洋就是觉得只要曼珠不看,平行世界的事情就与她无关,而现在最为紧要的就是等郑九过来了。郑九是从实训室直接奔赴过来的,听到陶洋的召唤,这个老教授连门都忘了关就直接驾车过来了。见到陶洋像个雕像一样握着曼珠的手,曼珠也一动不动地坐在他的对面,郑九吓了一跳,“怎么了,洋子?你俩都穿越了?”陶洋看到郑九终于过来了,才松了一口气。“你总算到了!快来看看监控!”陶洋站起身来,刚一松开曼珠的手,他又立马把它握住,由于握的时间太久,曼珠的手上都有了深深的手印。郑九有点不解,好像立马又明白了什么,说道:“洋子,如果曼珠要过去那边,即使你这么握着也应该没有什么用的,别抓疼她了。”陶洋这才迟疑地放开了曼珠,然后点开监控给郑九研究,曼珠也看到视频里的自己正对着空气在说话,她也觉得这样子的自己看着十分吓人。她立马望了望窗外,‘陶洋’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他,还在吗了?”陶洋关切地问道,曼珠摇了摇头。郑九反复了看了好几遍这个视频,也看不出来什么。三人看过视频后,坐下,陶洋递给郑九一支烟。“视频上看得出啥吗?”郑九吸了一口烟,摇了摇头,“说实话,这个视频看着更像曼珠这儿有点......”郑九指了指自己的脑子。见状,曼珠的更是心怦怦直跳,几乎快要跳到了嗓子眼了!陶洋也吸了一口烟,并没说啥,心里很是憋闷。“最近我也一直在找资料,找寻我们正常人直接穿越到平行世界的‘通道’,可是我发现几乎没有什么资料能够证明一个人可以直接不用任何外力的形式就穿越到平行世界。倒是找到了不少有人看到平行世界的人的资料,只是这些资料的真实性有待考究。毕竟很多都是谣传,谣传是不能拿来作为佐证材料的,这个并不严谨。”三人都沉默了,陶洋又点燃一支烟,不知道如何是好。“洋子,其实按照正常流程,曼珠应该先去医院做一下常规检查,确保精神是正常的!这些天越是翻资料,我心里越是觉得得先帮她排除别的可能性!”郑九刚说完,陶洋一拍桌子立马站起来吼道:“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听着两人的对话,曼珠的眼泪已经快要从眼眶子里漫出来了,“曼珠,你别哭,郑叔叔也是想要帮你,这个只是为了排除这个可能性,不然后续的准备可能都是无用功啊!郑叔怕害了你!”听到这里,曼珠拔腿就跑,把自己反锁在洗手间里哇哇大哭起来。任凭两人在门外怎么敲门,她也不开,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一天,自己可能被当成脑子有问题,此时真希望自己可以在洗手间里突然消失,这样不就能证明自己没有说谎了吗?可是,并没有,屋外听着她哭声的两人手足无措,陶洋何尝没有想过郑九说的这些问题,“九哥,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一旦送这孩子去检查,就肯定会把她毁了的!很简单的道理!你认为那些医生会懂你那些个量子物理吗?他们会相信有什么平行世界?”“可是洋子,如果不先去排除这些可能性,我们一意孤行的去认为她真的能看到平行世界,就靠着她对着空气说话这样的证据,您认为有谁会相信?我们这样做反而才可能是真的害了她呀!”郑九反复的摸了几下自己的光头,“陶洋,你是不是喜欢上这个孩子了!”郑九继续说道:“要是在以前,你不会这么失去理智!”陶洋的心里仿佛被针扎了一般,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总之,我不同意送她去检查!”过了好久,洗手间里的哭声渐渐小了,陶洋温和地说道,“曼珠,你信你陶哥,陶哥绝对不会送你去医院!但是眼下咱们得想出来对策不是么?你快出来!”郑九见状也附和道,“是呀是呀,曼珠,郑叔叔也就那么一个建议,也就是为了万无一失,其实吧也没必要去,你郑叔叔就是心急,希望能够早点证明你现在遇到的事儿跟你自己的精神状况无关,快出来吧!”也许是哭够了心里好受多了吧,曼珠顶着两个红肿的大灯泡开了门,一看到她这副模样,陶洋居然没忍住,笑了起来:“诶,曼珠,你眼睛哭肿的样子还真丑。”曼珠一听,居然也觉得好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觉得陶老师骂人的样子很是令人放松。自己居然有点享受被他“骂”的感觉。于是三人又坐回了刚刚的位置,决定商量具体的对策。郑九仔细询问了曼珠对于今天早上看到‘陶洋’时候的感觉,又询问了陶洋,当时当刻曼珠具体的状态。并认真做了笔记。陶洋突然回忆起自己问曼珠那个他跟自己有什么不一样,曼珠却没能回答上来的样子,不知道是曼珠看到了什么更可怕的情况,还是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曼珠才说,“陶老师,刚刚我是想要跟您说来着,可是我就是发不出声音。”郑九一脸愕然,陶洋望着他问道:“难道那时候她快过去了?”郑九紧锁眉头:“你以前语言功能出过问题吗?”曼珠摇摇头:“从来没有过。”郑九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告诉陶洋:“当前最重要的就是多搜集一些材料,无论是视频还是什么,只要你觉得有用,就给我留着,我拿去实验室做研究。”陶洋点点头,郑九继续说,“说实在的,我有点想把曼珠带回实验室研究,可是,那些研究器材肯定不适宜用在真人身上的,你要是只小白鼠的话,说什么我都带你回去了!”说完郑九哈哈大笑了起来,可是看着两人面色僵硬,又打住了。

  那一天,郑九待到小李把曼珠接走后才离开,他告诉陶洋,这些事无论如何也得告诉曼珠的父亲,毕竟现在曼珠的状态随时可能会有危险,陶洋自己心里其实跟明镜儿似的,但是吴教授会接受的了这些吗?那一晚,郑九离开后陶洋摆上墨宝,随性地画了一幅画,他看到自己的画里面有个无助的人孤独地站在一座高高的山崖上,眺望着深渊,这深渊深不可测,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陶洋不知道这幅画的意向究竟从何而来,也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会盯着这个深渊,但是他明白,当你在凝视深渊的时候,其实深渊也在凝视着你。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