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剑斩青云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15章 你也想说是误会

剑斩青云 大红豆不是东西 2,254 2018.12.21 13:23

  两名护卫的佩剑,均是一品。

  但王昌觉得,已经足够。

  他在这剑铺做了三年管事。

  这种看上去没有缚鸡之力的年轻人,他不知欺凌过多少个。

  这灵剑,俏得很呐。

  当他又抚摸了一次这光滑的剑身之际,两名护卫已经倒地不起了。

  “什么!”

  王昌只感觉这两名骁勇善战的护卫,刚刚拔出剑来,就被什么莫名的力量给掀翻了回来!

  “你这是……念力!”

  王昌大惊失色,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青年的念力水准,至少也是一品顶尖水平!

  两名护卫在地上痛苦嚎叫,嘴角溢血。

  霍尘留手了。

  “这剑势,懒得出手。”霍尘说道。

  他的确懒得出剑。

  只一道眼神,就可以凭念力将之击溃。

  “小兄弟,我觉得,这中间可能存在什么误会……”

  王昌脸不红心不跳地说着。

  如此年轻,就能修炼出一身堪称一品顶尖境界的念力,说这个小子没有响当当的师傅,或者背后没有极为不俗的势力,他是不信的。

  可就算如此,王昌的语气里也没有任何的歉意。

  他是谁?

  他是剑铺的管事,是青竹商会的管理层!

  即便他是烽火剑会的宗师弟子,他也丝毫不惧。

  谁见我动他了?

  反而是让他伤了我剑铺两位护卫,王昌甚至可以反咬一口。

  “误会?”霍尘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字。

  “你确实误会我了。”霍尘看了一眼这个占地不小的剑铺,说道,“我是想拆了这里。”

  行人逐渐多了起来。

  大秦,永远不缺看热闹的。

  “快看,这小子居然口出狂言啊……”

  “这可是青竹商会的产业!真是嫌命长了……”

  “闭嘴吧,看王管事怎么收拾这个小子……”

  人群议论纷纷。

  此时,地上躺着哀嚎的两位护卫,也颤抖着身体站了起来。

  只是一个照面的念力冲击,霍尘也没下死手,这两个护卫握紧了佩剑,咬牙怒视过来。

  “阿文阿武,将这个恶徒拿下!”

  王昌挺了挺腰杆,一股底气自丹田冲起,大声喊道:“诸位乡亲父老!此人目无法纪,胆敢在我剑铺之前伤人,实属罪大恶极,我青竹商会王昌,恳请诸位见证……”

  刷!

  一声剑鸣,两痕红线。

  霍尘收回铁剑“无名”。

  两颗带着震惊眼神的头颅,高高抛起,如大家闺秀的绣球。

  咣当,咣当。

  两把一品佩剑,先后掉落在地。

  “你刚才说的,是杀人,不是伤人。”霍尘玩味地看着王昌,说道。

  寂静。

  王昌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他不懂。

  为什么,这个年轻人,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拔剑杀人。

  杀的是他青竹商会的人!

  就连他,也习惯性且熟练性地找出借口,哪怕不是那么冠冕堂皇,好歹也是个由头。

  可他呢,年纪轻轻,无视规则!

  凭什么他可以无视规则!

  “很好,好得很呐……哪怕是一条狗,尔竟敢当众杀之!”王昌额头上青筋暴起,怒道。

  民众都不敢说话了。

  这未央城内,从来禁止武斗,何况当街杀人。

  有人已经悄悄跑去状告府衙。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

  王昌狞笑着拔出了剑。

  这是一柄二品的剑,剑柄是黑色的。

  “原本要对付你,我还得费一番口舌,如今就算我杀了你,也合情合理。”王昌笑道。

  二品的剑,自然就是二品的剑客。

  这王昌,居然是一名沉非境界的高手!

  扶着门柱的小青,面色苍白,此时却露出一抹讥笑,她很清楚王管事有多残忍。

  以及王管事的剑,有多残忍。

  ……

  ……

  傅威在城主府喝茶。

  “哈哈哈,果然是名满未央城的扛刀客!傅大人,这紫蛟龙鳞,正是家父所需之物!”

  一个头戴雀冠翎,一袭白衣的青年,将桌上的十枚龙鳞纳入戒指,掌中凭空闪现一枚纳戒,说道:“傅大人,宋某兑现承诺,昙意草就在此戒内,另有二品灵药数株,还望笑纳!”

  傅威探出剑识,略微一扫,便惊喜道:“果然是三品灵药,昙意草!传闻此物神奇无比,就算是生吃,都能让剑客对剑意的感悟更深一层,若是让炼丹师炼制成昙意丹,可以极大几率帮助剑客领悟剑意!”

  “善。”宋邦微微一笑,说道,“对家父而言,一株昙意草的价值,远不如这三品紫蛟的龙鳞珍贵。”

  傅威点了点头。

  他也是听闻,这老城主的剑意,就差那么一丝丝的感悟了。

  一株昙意草,杯水车薪。

  而紫蛟龙鳞,对其所修炼的剑道功法【青龙吟】来说,再合适不过。

  傅威不动声色地收下纳戒,心里却是感慨万千。

  这次错估了紫蛟实力,险些就把小命交代在了兽山。

  区区百颗灵石,便换来的这一株昙意草,何止千颗灵石?

  也不知这偌大未央城,那身手恐怖、沉非境便修出剑意的神秘青年,现在在何处?

  铸剑术习得了否?

  此时,一名护卫火速前来,单膝跪下。

  “报告少城主!朝阳街青竹商会属下剑铺,发生剑斗,两名剑铺护卫暴毙!”

  砰。

  宋邦一把捏碎了茶杯。

  “放肆!”

  宋邦一拍桌子,对着一旁的傅威说道:“傅大人放心,既然是青竹之事,我城主府定然会缉拿凶徒,给你一个交代!”

  傅威眉头一皱,说道:“朝阳街道?那是我商会管事王昌的管辖范围……”

  “事不宜迟!”

  两人迅速离开城主府,赶往朝阳街道。

  ……

  ……

  “大、大人,我觉得……咳咳,这中间,一定、一定有什么误会!”

  除了王昌,场间已无人敢言。

  王昌剧烈又艰难的喘息声,尤为的刺耳。

  霍尘的一只脚,踩在他的胸膛上,漠视着他,问道:“误会?你又说误会。”

  “那你可说说,到底,有什么误会?”

  霍尘把铁剑“无名”一横,剑尖在王昌的胸前走了走,褐色的长袍顿时被切开了一道口子,露出胸膛的血肉。

  王昌的衣衫已经被冷汗浸湿了。

  他现在后悔了。

  为什么,他生了贪吃的念头!

  再多的灵石,没命了还怎么花?

  他更后悔拔剑。

  为什么,为什么如此年轻的毛头小子,比他的修为还要高?

  三招两式,戳破了他的丹田,废了他一身的修为。

  霍尘把剑尖往王昌的脖颈,凑了凑。

  “大胆凶徒,还不住手!”

  少城主宋邦,一剑席卷而来!

  霍尘转过头来。

  傅威紧随其后,待得看清情形,顿时如遭雷击!

  这个背影,这个侧脸,他太熟悉了!

  “少城主快住手!”傅威大喊一声,却是来不及了。

  ……

  ……

  少城主一脸震惊地看着刚才丢出的二品灵剑,已碎成无数段。

  霍尘收回铁剑“无名”,扫了一眼傅威,问道:“你也想说是误会?”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