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重庆穿越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5章
第二卷 共14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五章 吴曼珠的秘密

重庆穿越 兰生.尔玛译子 5,393 2019.08.14 12:10

  一早起来,吴曼珠发现自己浑身因为出虚汗,睡衣浸湿了一大片。而不知是不是因为做了噩梦还是因为过于恐惧,她发现自己的眼里还饱含着泪水,枕头也湿了一大片。一看时间,才六点多,曼珠赶紧洗了个澡想让自己清醒起来。可虽说是清醒,但此刻的曼珠仿佛已经开始怀疑起自己的知觉了。她摸着这浴室的洗澡水,这个是真的洗澡水,她摸着自己的身体,自己确确实实也是真的活在这个世界上,可是我最近为什么老是出现“幻觉”呢?!曼珠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想起这么多年来连个可以说话的朋友都没有,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像现在这样抱着自己坐在浴室的地板上嚎啕大哭。可是她又怕被父母听见自己的哭声,所以她哭得特别憋屈。无助,恐惧,痛苦,怀疑,撕扯着她的神经,她小心翼翼地哭着,稍微哭得大声了点,她就用拳头狠狠地捶打自己,仿佛只要用够力气砸自己,就能把自己砸醒一般。直到她终于哭得没有力气,她才擦干身子,换好衣服,吹干头发,化了个淡妆开车出门了。

  陶洋今天也起了个大早,相比起往常的睡到自然醒,他今天仿佛早起的也有些刻意。喝完早茶,他就在院子里摊开墨宝开始写起毛笔字来。“永和九年,岁在癸丑,暮春之初,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修禊事也。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又有清流激湍,映带左右,引以为流觞曲水,列坐其次。虽无丝竹管弦之盛,一觞一咏,亦足以畅叙幽情......”这已经不知道是他第多少次写《兰亭序》了。本来这闭着眼睛都能行云流水的文字,这天他却对自己写的颇有些不满。刚写完第一段他就连连摇头。正在这时,栅栏门被刚到的曼珠打开,曼珠见陶洋在写字,便轻轻地往大厅走去。“哎?吴曼珠,过来看看你老板的字写的怎么样?”不知道为什么,陶洋看到吴曼珠今天还是准时出现在店里,心里有些说不上的开心。曼珠愣了一下,然后说了声“哦”就乖乖地走了过来。陶洋看到曼珠浑身疲惫不堪,眼睛红肿,眼神呆滞,“吴曼珠,你昨晚上没睡觉吗?这么累?还有你的眼睛怎么回事?肿的跟灯泡似的!”吴曼珠呆呆地望着眼前的这个陶洋老师,她有一瞬间开始怀疑眼前这个人究竟是不是现实生活中的那个陶洋,然后她又抬头望了望天,这天上也看不到什么,黑压压的一片。陶洋见状,不好追问,静静地等着她说话。“陶老师,您的字写的真好!”看着答非所问的吴曼珠,陶洋甩出了平日里高傲的神态,不理会吴曼珠的夸奖,继续写字。吴曼珠一看到这样的陶洋老师,觉得特别真实,一把回过神来,“陶老师,那个我昨晚好像一直在做噩梦,睡醒的时候浑身都是汗呢,所以就......”陶洋乐了,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倍儿有面子,然后温柔地说道,“会不会是昨天下午你自己茶喝多了,晚上才没睡好?”吴曼珠呆滞地点点头。“那好,泡茶的事先放一放,今天开始你跟着我练字,你那旷世奇丑的字,也该拯救拯救了!”曼珠听陶洋那么一说,觉得有些好笑,神情也终于缓和了些。“过段时间我约杨彬到这里来喝茶,让他给你指点下画水彩的事情。”曼珠听了,鼻子一发酸,眼睛里又包上泪了。因为她害怕此刻听到的事,在某个不知道的时刻突然又被告知是根本不存在的事。要不是昨晚吴教授深夜的短信,陶洋此刻肯定会毫无心理准备而有些许失措吧。“怎么了吴曼珠,被你陶哥骂多了,受不了陶哥我稍微对你好一点点了?哎,你这个人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功利,一说请杨彬来你就高兴成这样,我每天给你做饭吃,也没见你感动到掉眼泪的嘛!”曼珠听到这里,相信这个人就是陶老师没错了,微笑着点点头。接着陶阳从屋里又端来一个方桌放在旁边,给曼珠准备好笔墨纸砚,细心地告诉她握笔的姿势,“你还是从最基本的正楷开始练习起来吧,看着,你陶哥我怎么写的永字,临摹下。”曼珠仔细地观摩着,陶园里此刻花香,墨香,泥土的芬芳夹杂在一起,阳光透过树叶射到了她的头发上,洒到了铺着宣纸的桌上,星星点点地晃动起来。曼珠听到了自己的心在胸腔里猛烈地敲击的声音。她捂着胸口,深吸了一口气,抬头看了看天。此刻天上,只有一个太阳。于是她放下笔,走到更空旷些的位置,继续看天,天上还是只有一个太阳。这时,她才放心地吐了一口气。陶洋还在用心地讲解,可刚写完,发现自己压根就是在自言自语,吴曼珠不知道何时从自己身边走开,在旁边抬着头看着天在傻笑。刚上头的火气一秒不到就被他的担心浇灭了。“吴曼珠,你......那天上有什么?你今天看了好多遍了,陶哥我生气了哈,不教你了。”“啊,陶老师你别生气,我看天上出太阳了,就看看。”“看什么,真是蜀犬吠日,少见多怪!”“没事没事,我就看看天上有几个太阳。”曼珠没想到自己一不小心把真实想法吐了出来,被自己都吓到了。陶洋更是百思不得其解,“几个太阳?”“啊,那个,不是,嗯,没事,陶老师您再给我讲一遍这个字怎么写吧!”陶洋虽然也很疑惑不知道曼珠在干什么,想起昨晚吴教授的短信,他想的更多的便是吴教授的嘱托,多观察,多留意,多关心。于是又教了吴曼珠一遍“永”的正楷字该如何写。要知道,按照陶洋以前的暴脾气,这样的学生早就会被他赶出教室了。曼珠这一次很是认真地在听,也很认真地写,可是她写出来的字却始终是一副无可救药的样子。陶洋摇了摇头,进屋泡茶喝去了。可虽是在泡茶,他大部分的时候眼睛其实还是盯着吴曼珠在看的。他远远地看着这个穿着汉服裙的女生,相处二十来天,每天跟着自己过着单调到不能再单调的生活,她不仅一点都没有觉得枯燥,乏味,反而每天都能准时地出现在园子里。这个年纪的女生大多都已经结婚生子,或者至少也有过不少的社会阅历。可是她却神奇地一点社会工作经验都没有。陶洋看着她,觉得这个女生相比起别的同龄女生而言,她身子骨里透着一种彻彻底底的干净。她像一支上好的毛笔,没有一丝的杂毛,纯洁如雪。或许是茶喝多了,陶洋感觉有些饿了,于是他决定今天早一点做个早午饭吃,他对吴曼珠说自己去做饭了,叫她认真多写一些毛笔字找灵感。吴曼珠好像也觉得墨香很迷人,虽然这字写的确实对不住人,可状态也算渐入佳境,自也是沉浸在毛笔字的修炼当中了。陶洋今天刻意多做了两个小菜,想着曼珠状态不好多给这个孩子补补,可是当他到院子里来叫曼珠吃饭的时候,却发现这家伙一眨眼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字倒是好像写了不少,陶洋喊了几声,却也不见人,立马拿起电话打,结果说对方没有信号。陶洋有些着急,把菜又端了一些回厨房,想着还是等找到曼珠的时候再开饭。他心里有些发慌,有些后悔没有把这个孩子看在自己眼皮底下,怎么这么大意!正当他还在自责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曼珠正端坐在院子里认真地练着这个正楷的“永”字!陶洋故作平静地样子,也没有问曼珠刚刚去哪里了,只是对着她说了一声“吴曼珠吃饭了!快点哈,菜都凉了!”吴曼珠站起身来惊恐地看着陶洋说道:“陶老师,又吃?”“什么又吃?我才做好,我今天连早饭都没吃呢!”曼珠不解了,“可是陶老师,午饭不是刚刚已经吃过了么?!”“吴曼珠,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啊,刚刚见你不在,我又把炒好的菜端进厨房去了,哪里吃过了!”陶洋听的云里雾里,曼珠今天不知道也是吃错了什么药,可是此刻她仿佛明白了什么,她大声地吼道:“陶老师,您今天不是做了土豆红烧肉么,还有做了个水煮鱼跟麻婆豆腐,您还用我们自己种的菠菜做了个菠菜鸡蛋汤不是么?!陶洋更是大惊,吴曼珠根本就没有进去过他的厨房,他是如何知道他今天中午都做得些什么菜的?!居然一样都不差?!有半晌陶洋有些语塞,因为吴曼珠好像也没有必要骗自己什么,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陶洋蒙了。“吴曼珠,你真的不吃了?”陶洋声音缓和了些,因为他想听到类似于女生动不动就说自己要减肥而故意不吃饭这样的话,可是这样的念头被吴曼珠脸上的痛苦表情一下就抹杀掉了。吴曼珠哭着说,“陶老师,我们刚刚真的吃过了,您为什么又要叫我吃饭?!您为什么非要说我们没吃过?!”陶洋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赶紧走到吴曼珠面前,温和地说,“曼珠,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你先别哭,你陶哥我是真没吃饭,不信你到厨房来看看嘛,刚刚因为找不见你,怕菜凉了,我又把红烧肉倒回锅里了,我发誓,我真的一点都没吃过。”曼珠听陶洋这么一说,一把拉着陶洋就匆匆忙忙地进到厨房去了。她可从来都不敢去碰到这位大咖的,还哪敢拉着对方,可是今天她怕一撒手,这个陶洋又变了。陶洋也没作声,只是跟着她进了厨房。曼珠揭开锅盖,看到这些菜,跟刚刚和陶洋吃的一模一样,可是红烧肉明明被她吃的精光,现在怎么又出现在了她的眼前,她还记得刚刚这锅她刷了好几遍才刷干净,她忽然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瑟瑟发抖。陶洋见状,一把抱住她,不停地说,“吴曼珠,吴曼珠,你陶哥在这里,你不要怕,不要怕,你陶哥帮你......”一边说着,还一边拍着她的后背,就这样过了好久,吴曼珠才冷静下来。“吴曼珠,你相信你陶哥吗?”陶洋见吴曼珠安静了下来,双手扶着她的肩盯着她的双眼认真地问道。可能是刚刚实在是吓坏了,吴曼珠的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她当然是相信陶洋的,若非对陶洋绝对的信任,在今天陶洋第一次质疑她的时候,她也不会有如此大的反应。她可以怀疑五星级饭店的HR为了不用她而对她撒谎,因为酒店方可能有用人方面的苦衷,也可以怀疑父母偶尔的疑神疑鬼,因为母亲本来早就已经对她恨铁不成钢,喜欢挑她的毛病,可是陶洋这个在她看来早就看透人生,与世无争的高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对她撒谎的。她知道,她自己是真的有问题的了,这个问题可能无人能解,就连眼前的陶洋她都不知道会不会相信自己。曼珠点点头,忽又忍不住要哭。陶洋见状说,“那好,吴曼珠,无论你遇到了什么事情,你都跟你陶哥说,陶哥帮你保守秘密。你陶哥,帮你!”说完拉着吴曼珠进了书房,让吴曼珠先坐下,给她倒了杯热茶,陶洋准备出门把园子的门锁上,挂上“今日暂不接客”的牌子,吴曼珠害怕,不想让陶洋离开自己半步,陶洋明白,带着吴曼珠跟自己一起去关了陶园的大门。然后回到书房,他自己点起了一支烟,等着吴曼珠跟自己说话。“陶老师,您要是饿的话,先吃点饭吧?”陶洋哪还有什么心情吃饭,一想起刚刚吴曼珠的症状,他还心有余悸。“没事,你陶哥本来就擅长辟谷修行,喝点茶,抽点烟,现在肚子很饱了,我等你。”说完,又抽了一口烟,并长长地吐了一口烟圈。吴曼珠闭上眼睛,她脑子里飞快的运转起来这段时间在自己身上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她在想,该如何组织语言,毕竟每一件事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议。她害怕自己一旦没有描述清楚,反而引起更大的误会。“一个多月前的一天傍晚,我看到天上出现了两个月亮,我的世界开始变得不一样也就是从那次开始......”为了不打断曼珠,陶洋强忍住好奇,又点燃了一支烟。“后来,我还开始发现天上会出现两个太阳......”曼珠慢慢地一五一十的毫无保留的将自己遇到的事情讲给陶洋听。陶洋听着,抽了一支又一支的烟,因为吴曼珠所说的事情早已超出了这位博学的画家平日所学的范畴。他也不能轻易地断定这个孩子是不是精神上出了什么问题。陶洋是一个比任何人都能够包容新事物的人,大千世界,本就有人类太多太多无法解释的现象。吴曼珠所遇到的问题看起来比得病更加复杂和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等到吴曼珠说道她在瓷器口的大师说她是遇到“阴阳穿越”的时候,陶洋脑子里立马想到了一个人,这个人就是郑九。因为这个重庆科学学院的教授平日里到陶洋这里喝茶的时候,也会偶尔提到一个关于“穿越”的术语。陶洋认真地听着吴曼珠说的所有的故事,虽然心里做足了准备,可是他依然没想到曼珠早已开始饱受着非人的折磨,他很心疼这个姑娘,心里也在盘算着该如何去帮她。

  好久,曼珠才断断续续地将她遇到的所有事情说完。她战战兢兢地等待着眼前的这个她崇拜的偶像发话,她看着陶洋温柔地望着自己,并丝毫没有要发飙骂自己疯了一样的话,心里对陶洋的崇敬更是增添了几分。“曼珠,你遇到的问题你陶哥好好给你想想是怎么回事,但是从你说的这些个情况来看,陶哥担心你从大学城那么远的地方开车过来上班不方便,可是让你单独搬过来你爹肯定也不放心,明天开始,我让小李跟你一起开车从大学城过来,下班了我再让小李跟你一起开车回大学城。这个孩子车技好,前几天我听说他也住大学城,就在上面那个风里来民宿里做事。第二我想跟你说的就是,你说的这个穿越的问题,我的一个朋友叫郑九,他是重庆科学学院的物理系教授,他之前跟我聊过什么量子的东西,你知道的你陶哥对于不感兴趣的事情一般都听不进去,但是当时他确实提到了什么穿越,我尽快联系他过来跟你聊聊,看看有没有可能帮帮你。还有,你跟我说的所有的事情陶哥都不会给你那个爹讲,你爹吧没见过世面,这种事他估计理解不了。但是你陶哥希望你勇敢一点,你该上班还是要上班,该来陶园做啥还是要做,一切有你陶哥在呢,别怕。”

  还没等陶洋说完,吴曼珠已是眼泪汪汪了。她终于感到不在那么无助,终于有人愿意相信自己。虽然不知道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可此刻她的心终于不再悬着,她使劲地点了点头。陶洋看着她这样,心里面很是心疼,五味杂陈,一直以来觉得自己就是个浪子,此刻他忽然觉得仿佛有了想要保护却不知从何保护的人,那种牵肠挂肚的感觉,让他很不是滋味。只不过在她面前,此刻的他已然成了依靠。他在盘算着如何一步步地帮着这个女娃脱离困境。当天下午,陶洋就给小李打了电话,一接到陶大师的电话,这个孩子乐的翻了天,当然也是欣然接受了陶洋给自己的任务。小李把吴曼珠接走以后,陶洋在院子里站了很久,这晚,天上月明星稀,陶洋很认真的观察,甚至拿出了他许久许久都不用的望远镜,脖子都仰痛了,他也只看到了一个月亮。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