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七葫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一章 进化的希望

七葫 七胤 2,060 2019.07.26 16:27

  混混沌沌的气泡,在这个虚幻的空间中一一浮现,不时有一个色彩斑斓的气泡短暂的出现,又如阳光下的泡沫,快速的泯灭。

  这是虚幻的世界,又是一个存在众生心灵与幻想的真实世界。

  虚幻与真实是相对存在的,对于处于末法唯物时代来说这是一个虚幻的世界,对于处于“气泡”中的生灵来说,这有是一个真实的世界,虽然祂很短暂,可时间观念不同,存在的意义也不尽相同。高维看待低维大抵就是这样。

  每一个气泡就是一个大世界,如繁星吊坠在漆黑深邃的宇宙中。

  在这个处于另一个维度的空间中每一个世界都渴望长存,可只有寥寥无几的几个如钻石般闪耀的世界才能一直保持原貌点缀在无边无际的混沌中。

  当众生念力在这片纬度达到一个阈值时,漫天闪烁的“星辰”与混沌空间暗淡了数息,一股由虚转实,突破纬度的能量化生成了一枚种子,带着众生期盼的愿望消失在了混沌中……

  张陵,从小命途坎坷,母亲去大城市被骗婚,生下他,却在他还没满月就被生身父亲抛弃了,无赖之下只好返回老家,在媒人的介绍下二婚嫁给了现在的继父,可在他还没三岁之时母亲就受不了贫寒的家境跑了;在他十岁那年父亲因劳累工作时从十几楼高的外架上跌落,不治身亡,在爷爷的照顾下有工地的赔偿金勉强读完了高中。奶奶早以去世,爷爷也在他年满十六就就离开人世。

  之后几年张陵离开老家,前往大城市拼搏,勉强维系上了生活。

  今天是张陵20岁的生日,他决定今天不去工作,说起来他原本应该叫张灵的,他的母亲以为他是个女儿,后来他出生加上父亲抛弃了他们娘俩,之后就叫张陵了。

  吃完他自己给自己买的蛋糕,张陵沧桑的脸庞上浮现了回忆与愁思,自打家人离世,他已经很久没过生日了,虽然他的脸上都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可他还是一个刚刚年满20的小伙子。

  坎坷的人生让他有些早熟,可是却也让他很少交到朋友,以至于过生都只能自己一个人过,艰苦的生活让他学会了自我调节,开朗乐观,还喜欢看电影,小说,电视剧在虚幻的世界中寻找快乐。

  最近几天张陵都在做一个有这相同内容的梦境,同时这也是一个清醒梦,张陵能在梦中清楚的感知到自己在做梦,可却不能控制自己的躯体,醒来之后也记不住梦境中的内容,以及自己在梦中干了什么。

  张陵去医院做了检查,身体没有大毛病,可能是精神焦虑,需要去看心理医生。张陵想了想“既然我身体没出问题,就不去花这个冤枉钱了,刚刚的检查就要了我将近一千大洋。有这个钱它买排骨吃不香吗。”

  回去的路上张陵还是有点心神不宁,眼框中布满了血丝,脸上一片蜡黄,这是精神消耗过度体现。

  下午去的医院,挂号,排队,检查一系列流程下来,等张陵离开医院已经是晚上了,医院的人一向是最多的,同时也是悲欢离合情绪最浓中的地方。

  今晚的天空阴云密布,大城市中的空气质量始终不好,有些地方甚至还有雾霾。张陵也不想在大城市蜗居在出租房中,忍受着雾霾与居住环境的恶劣,可他要为未来着想,不可能一辈子待在农村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

  时间已经很晚了在这漆黑的夜晚,只有街道四周的灯光还能带给人以光明,离家最近的公交车已经下班了,张陵暗叹一声“晦气”。一个人走在深夜的街道上,偶尔传来一两声深夜飙车党,超跑的轰鸣声。张陵面无表情的玩着手机,偶尔发出几声感叹“人和人没发比,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可有的人出生就在罗马”“深夜还玩飙车,也不怕发生车祸”。

  暗淡的灯光下,张陵低头玩着手机,他租的房子地段不好,已经处于接近城郊的位置了,这里的工共设施很不完善,加上位置偏僻,因此也就没有人专门来维护修理。

  哒哒的脚步声在寂静的街道上慢慢浮现,张陵还在盯着手机的时候,对手机沉迷的他,忽视了身后传的机车的轰鸣声,只见大灯的灯光在他的身后越来越近,伴随着“咚”“吱”的碰撞声,张陵飞倒在了马路边上,鲜血慢慢从他趴着的身体下浸出,手机已经四分五裂了,爆碎的屏幕上点点血渍尤为触目。

  仿佛处于幻觉,张陵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模糊中听到两个男人的对话的声音“飞少,怎么办我们飙车撞死人了”“怕什么,我们有不是故意的,在说家里有关系过失杀人关个几年又出来了”“可是飞少我不想坐牢啊!”“这里没有监控,我们赶紧离开,这样说不得发现不了是我们干的……”

  听着耳旁的声音渐行渐远,张陵多么希望自己还能喊一声救命,回想起往昔的自己,张陵的意识开始变的模糊,不出意外他很快就会彻底死去,成为没有知道的尸体,直至被人发现。

  如同掉入万丈深渊,在旋涡中越陷越深,张陵的意识失去了对周围的感官。

  他看到了死后的世界。那最深沉的黑暗带来得是永恒的孤寂。

  张陵在黑暗中随波逐流,不知过多久,也许是一眨眼,也许是几个世纪,张陵在黑暗中没有具体的形体,也没有眼睛,可是他感受到了希望,感觉到发现了一颗种子。他不知道这是什么种子,但他知道他需要祂。

  种子如一颗恒星的星核,在黑暗中散发着光还有温暖,张陵小心的探出的“触手”感知着种子的力量,在两者触碰的一刹那,种子进入了张陵的意识之中,如一颗真正的种子种在张陵的识海深处……

  感受着种子带来得本能信息与能力,张陵的意识从这个永恒的黑暗空间中逃脱,出现在现世,接着带着他的身躯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源星,“水蓝星,我张陵一定会回来的!”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