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中本聪事件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八章 克雷曼之死

中本聪事件 路智渊 1,737 2018.04.20 10:47

  2012年年底,在克雷曼的极力劝解下赖特在英国成立了一家空壳公司,并聘用了一名仅有18岁的IT爱好者阮·维恩(UyenNguyen)开始与他们合作。克雷曼非常担心他们挖矿所获得比特币的储藏问题。他显然担心赖特处理所有这一切的能力,以及赖特对税务局的态度会把事情越搞越糟。克雷曼虽然非常信任赖特的为人但感觉他是一个非常难以接近的人,而且他需要对他自己的资产负责。阮·维恩是个非常年轻具有活力的女性,克雷曼很快就让她成为了英国这家空壳公司的联合董事,成为自己与赖特信托中一个重要角色。反而赖特很是不解,他不懂克雷曼为什么会急于寻找这么一位缺乏经验的年轻人来担当此重要的任务。赖特深深的怀疑着阮·维恩的能力。

  恰巧就在克雷曼安排好这一切事情后,克雷曼的健康状况逐渐恶化了。之前有提及过克雷曼因一次车祸使他坐上了轮椅,而且他还是一位生活不节制的吸毒者。2012年底克雷曼褥疮变得严重,导致他再也没有精力与病魔作抗争,克雷曼进进出出医院很多次。在克雷曼生病期间跟赖特的接触变得越来越少,他们仅仅在聊天室谈过几次。但克雷曼似乎整日都待在他的电脑前,病情恶化似乎让他变得越来越孤僻。2013年3月27日下午6点刚过,一个试图联系他好几天的朋友去医院看望他到时候发现了死去的克雷曼。他安静的坐在轮椅上,头枕着手倒向左边。床上紧挨着他的的是一把0.45口径的半自动手枪,一盒子弹和一瓶威士忌。离他去世的地方几尺远的床垫上留下了一个子弹孔,在对克雷曼进行尸检的时候发现他的血液中含有处方药物的成分和适量的可卡因。就这样陪伴赖特走向成功的那个得力合作伙伴就以这样的一种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

  赖特在悼念克雷曼的时候说“我们共同创造了比特币,中本聪是属于我们的。”他认为自己热爱、信赖着克雷曼。他永远的失去了一位合作伙伴一位挚友。“我们俩都没钱,没有真实的钱。我们在Liberty(哥斯达黎加的交易所)有钱,但美国人因为一次洗钱活动把它关了。克雷曼在他携带的硬盘里还留有很多比特币。可能有350,000。”赖特觉得自己该多去医院关心关心自己的合作伙伴,可能是因为开发进度的问题最终没有如愿以偿。

  就在克雷曼死后的一周,比特币币值上涨了25倍。赖特时不时擦擦眼睛摇摇头强调,他说的有些事评论者永远不会理解有很长一段时间,比特币没有任何价值,而他们不断需要钱来维持运转。他们又担心倾销他们拥有的比特币库存会冲击市场使货币贬值,所有他们手里的比特币一直没有大量的拿出去交易而换取公司或者是生活的必须费用。赖特回忆说自己和克雷曼有一个共同点都不善于用他们的想法来赚钱,总是被地下钱庄的债主追债。克雷曼像一个失败者那样死去,他的家人没有他电脑上那些比特币的密码。克雷曼死后他的家人没有对他的财产进行公开遗嘱认证,因为他们认为那些不值钱。但熟不知克雷曼的资产以今天的价格计算持有的比特币价值达到2亿6千万美元,这真的是令人唏嘘不已。

  就在克雷曼死后多年,或许是他的家属突然得知了比特币的价值,又认为很有可能是赖特侵占了克雷曼硬盘以及信托基金里面储存的比特币便将赖特告上了法庭。该起诉讼由克雷曼的兄弟提出。据佛罗里达州西棕榈滩联邦法院2月14日提交的文件显示,克雷曼的家人声称,他们拥有克雷曼生前挖出的100多万个比特币及其开发的区块链技术的所有权,这些资产价值超过50亿美元。克雷曼家人的律师在起诉书中表示:“赖特伪造了一系列合同,意图将戴夫的资产转移给赖特和/或由他控制的公司。克雷曼倒填了这些合同的日期,并伪造了戴夫的签名。”克雷曼的兄弟提交的起诉文件中,包含了他本人和赖特之间的电子邮件往来。在与克雷曼的兄弟的电子邮件中,赖特承认他持有至少30万个属于克雷曼的比特币。

  克雷曼的兄弟在邮件中写道:“戴夫提到你在信托中拥有100万个比特币,而且你说过他拥有30万个比特币,我把其他70万个算作你的,对吗?”赖特回复道:“差不多吧。再减去一些公司运营需要的部分。”

  到目前为止,赖特还没有公开对这起诉讼发表评论只是在推特上表示这仅仅是关于“贪婪”。

  赖特认为这次诉讼的起因仅仅是因为自己合伙人克雷曼的兄弟对区块链技术的无知以及对金钱诱惑的贪婪,他通过律师向法院传递了自己所持有的一切证据并委托阮·维恩出具了信托方面的相关资料后就不再回复任何社会上的舆论以及克雷曼兄弟的无理取闹安心的继续着区块链应用技术的研究去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