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江湖醉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003西风酒烈

江湖醉 妖孽当道 1,786 2018.12.04 23:24

  另一边流苏也在烈焰离开之后用内力排出了体内的酒气。

  流苏独自坐在窗口看着天上的明月以及远处的无尽黄沙,眼神闪烁之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

  夜已深,但是却有很多不眠人。

  第二日清晨,烈焰递给流苏一个信封之后就离开了,流苏也没有说什么,只是拿着信封就在房间内憋着一整天没有出门。

  临近黄昏的时候不停里面来了一伙人,打头的是一个富家公子打扮的青年男子带了四个一身白衣打扮的随从,不过随从的脸上都带着一个纯白的面具。

  流苏从窗口看到这一伙人从远处来的时候就已经到一楼距离门口不近不远的角落桌子上面要了几个小菜等待着。

  “这位公子,请问……”小二看到几个人刚想要问吃饭还是住店,但是直接被一身白衣打扮的公子给打断了。

  “劳烦给我们几间上房。”白衣公子直接递给小二一两银子说到。

  “哎呦,公子您稍等小的这就带您前去。”小二一脸献媚的说到。

  白衣公子从大厅里环视了一圈,因为是下午还没有到饭点,所以大厅里坐的人寥寥无几,不过白衣公子在看到角落的流苏时眼中明显一亮,嘴角挂上了一丝微笑。

  “店家,你先带我这几位随从去吧,我就找个桌子吃点东西。”白衣公子不等小二再次开口说话就独自向里走了过去。

  “这位公子,不知在下可否同坐对饮一杯?”白衣公子独自走到流苏的桌子前面彬彬有礼的说到。

  “如果饭钱你付,那你就坐。”流苏听了白衣公子的话之后饶有兴趣的说了句。

  如果叫别人听了流苏这话之后恐怕就已经拍了桌子,但是白衣公子反而微微一笑说到,“当然,贸然打扰。理应如此”

  说着白衣公子就已经坐了下来,并且吩咐小二上一桌子好菜和好酒。

  流苏有些无奈皱着眉头没有说话,坐他对面的白衣公子也没有出声,两个人就这么坐着气氛一时间有些奇怪。

  不多时小二已经端着菜全部放在桌子上面了,“两位,这是小店自酿的陈年名叫西风烈,后劲十足您可小心了。”

  流苏伸出手摸索了一下,拿起酒壶给自己斟满一杯但是没有第一时间喝下去而是端着闻。

  闻了许久,流苏仰头饮尽,酒液入嘴时并不显的多么醇厚,但是流到喉咙的时候有一种火辣辣的感觉,不愧是西风烈,流苏如是想着。

  “慕名而来?”流苏缓了一下吐出一口酒气说了一句话像是在问对面的白衣公子又像是自言自语。

  “慕名而来。”对面的白衣公子端起酒壶提流苏倒了杯酒之后回答了他一句。

  “消息走漏,大漠要乱了。”流苏再次端着酒闻了一几息之后仰头饮尽。

  “在下自小淘气,喜欢凑热闹。”白衣公子说到。

  流苏无奈的叹了口气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一道声音传来,让流苏收回了到了嘴边的话。

  “白凡烟,你来做什么?”

  烈焰扶着楼梯一边走一边眯着眼睛好奇的问白衣公子说到。

  “烈艳姐,一别许久,别来无恙?”白凡烟行了一礼说到。

  “这么久了,还以一副油头粉面的样子。”烈焰说这句话的时候正好走近他们的桌子,也没打招呼就直接坐了下来。

  白凡烟听了烈焰的话之后一副无奈的样子,但是没有在说什么,之后苦涩的一笑。

  流苏听着他们的对话也感觉到了烈焰坐在身旁,但是他一直没有说话,因为他想看看白凡烟和烈焰会怎么相见。

  “烈焰姐,你在为当年的事情耿耿于怀?”白凡烟带着点小心翼翼的说了句话。

  “我难道不应该耿耿于怀么?如果不是你的话,他怎么会余毒未清?以至于到现在这般田地?”烈焰说第一句话的时候语气里带着些温怒,但是越往后说则带上了怨气。

  白凡烟只能听着烈焰数落不能反驳一丝,如果当年不是他帮助流苏出逃的话恐怕流苏的眼睛真的不会成这副样子。

  “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头发是染的黑色!”烈焰激动着说着,直接拿起手中的酒壶来就尽数倒在了流苏的头上。

  流苏正在饶有兴致的听着白凡烟和烈焰的对话,但是让他措手不及的被烈焰泼了满头的酒。

  酒液顺着发丝流下,浸透的地方慢慢的褪去黑色变成雪白色。

  “你们争论,为何要往我头上倒酒?难不成我的头很像不停的酒杯?在坐的我才是瞎子好不好。”流苏一脸委屈的说到。

  流苏看到酒是喝不成了,身上也被酒水浸透了索性站起身来拂袖离开。

  不过不知道流苏从哪里弄来以跟竹竿嗒嗒嗒的戳着地板探着前方的路离开。

  “别说,流苏这个样子才像个瞎子……”白凡烟看着流苏的样子最快说了一句。

  “哼!”烈焰听了白凡烟的话之后恨不得现在就一剑砍了他,冷哼了一声烈焰也是离开从大厅的另一边直接上楼离开。

  白凡烟摸了自己的鼻子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看着满桌子的菜压根就没有动过,只是喝酒了,最后酒还全都倒给了流苏。

  无奈的起身从做桌子上面放了三两银子喊了一声“小二,把这些菜全都送到少爷房间里去,顺便在给我来一壶酒。”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