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仙侠之天赐良缘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19章 尸苦血玉

仙侠之天赐良缘 Fire 鬼川 2,012 2018.11.05 23:00

  忘川虽无防备,但也还是轻巧地避开了这一击。忘川冷哼一声,彼岸从袖中飞出,缠住了胡天,“不自量力。”

  “你是谁!”胡天这一吼,集市上的人瞬间就都朝着胡天和忘川望,莫烟寒虎躯一震,连忙转身对各位路人说,“瞧一瞧看一看了啊,望一望不吃亏,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捆绑活人了啊!”

  胡天:“……”

  忘川:“……”

  原本打算看好戏的路人一听莫烟寒说“捆绑活人”,便都兴趣索然地走了,谁闲得没事去看你绑个人啊。

  看着行人都对他们视而不见了,莫烟寒回头冲着忘川胜利地一笑,露出了绯红色的牙龈。忘川点头回应,手中拉着的彼岸又紧了几分,“还是不肯说实话?”

  “哼,你是谁,凭什么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得做什么?”胡天不屑地哼道。

  “仗着自己有几分修为便如此猖狂,嗯?”忘川的语气里满满的轻蔑,手中的彼岸愈加用力地绑着胡天,让胡天不禁吃痛得闷哼。见胡天马上要被勒死了,莫烟寒立即跑到忘川的身边,开口劝阻,道:“忘川殿下,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不就是过来买个玉吗?不至于这样吧。”

  天啊,他真的再也不敢惹忘川了,不就是不肯交代玉石的来历嘛,也不至于要把人家勒死的地步吧。真不知道以前自己总是去招惹忘川是怎么活过来的。

  听到莫烟寒说的话,忘川非但没有放松力道,反而对莫烟寒厉声说:“起开!”

  莫烟寒瞬间觉得自己好无辜啊,他又做什么了?怎么又莫名其妙地就被骂了啊?

  “等等,”胡天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这句话,勒得太紧了,他没有办法正常的运气说话,“我带你们去。”

  “想通了?”彼岸的力道稍稍松了些许,忘川的语气也柔和了不少。

  忘川变脸的速度也是和莫烟寒有得一拼,让人心生畏惧,不说别的,单凭忘川这彪悍的实力,便已注定了需要别人仰视着他。

  “嗯,玉石就在一座山上,我带你们去,不过我有要求。”胡天的脸上尽显狡猾,但是忘川不害怕,反正胡天也打不过他,更逃不出彼岸的束缚,人与仙的实力鸿沟摆在这里,他胡天不想承认也难。

  “什么要求?”忘川道。

  “我带你们去了之后,你们不能对其他人说这件事,免得断了我的财路。”

  “好。”忘川先都没想便答了胡天的话,这远远是不能够让胡天信服的,忘川又道:“我从不屑于说谎。”

  是啊,他确实不屑于说谎,而且还是对一个修为如此低下的凡修说谎,开玩笑,完全是不存在的不存在的。再说了,他又有如此强大的实力做后盾,他用得着去骗吗?直接威胁不好吗?

  胡天为什么不明说是哪座山呢,那是因为他挖玉石的地方,有点……额……不吉利。其实也没什么不吉利的,只是有“几具”死人的尸体而已啦,没什么的。

  好吧,说实话,那地方其实就是乱葬岗。

  乱葬岗而已啦。

  而已啦……

  “哇塞,现在这年头,乱葬岗都这么有钱吗?”莫烟寒抱胸,开始怨天尤人,“明明我都还这么穷。”

  忘川睥睨了莫烟寒一眼,伸手便扔给了他一个重腾腾的东西,砸得莫烟寒生疼。莫烟寒刚想开口大骂,却看见砸中自己的不是别的,正是忘川的钱袋。

  “要钱,我有。”忘川看着莫烟寒,语气略有生硬地说:“给你。”

  虽然莫烟寒被忘川的话说懵了,不过还是很开心的,因为终于有钱可以花了啊,不要白不要的啦。

  莫烟寒笑嘻嘻地将钱袋收好,屁颠儿屁颠儿地跟在忘川后面,安心做他的小跟班。胡天的脸色不知道是因为彼岸勒得太紧了,还是因为什么,总之,脸色不是很好。

  “就在这里。”胡天用脚踢了踢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没有再多的动作,“我所有的玉石,都是在这里挖出来的。”

  忘川蹲下身,仔细查看方才胡天踢着的尸体,沉声道:“苦血玉?”

  苦血玉,由冤死者的心头血凝结而成的玉石,死者怨气越重,所凝成的苦血玉便越是通透罕见。如果是要成堆的拿出来贩卖,那必定需要大量的冤死者,一个小小的闻笛城,是不可能一时间冤死这么多人的,除非一种情况。那就是……

  “是你杀的?”忘川冷声,彼岸随之又紧了几分,弄得胡天直咳嗽。

  “喎,我有说过是我杀的吗?不要诬陷还好人!”胡天不满地抗议,“我也是无意间发现这些苦血玉的,之后每过一段时间这里就莫名其妙地出现一些可以产苦血玉的尸体,然后我就过来挖啊。”

  莫烟寒蹲在一具已经被挖了苦血玉的尸体旁边,啧啧道:“都这么多的死人了,就没其他人发现吗?难道死的全都是无依无靠的人?”

  “我怎么知道,反正我都是每隔一段时间来一次,来的时候这里就已经有新的尸体了。”胡天挣扎着,想要让彼岸松一点儿。

  忘川默声良久,才沉声说了两个字,“官府。”

  都死了这么多人了,是不可能瞒得住的,除非有官府压着这件事,只要官府参与了这件事情,城中的百姓就很有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

  “别想了,天高皇帝远,我们闻笛城向来都是由城主统领的,哪儿来的什么官府。”彼岸终于肯稍微给胡天松一点儿绑了,可把胡天给勒坏了。

  “城主?”忘川皱眉,松开了胡天。

  胡天一被放开,便迫不及待地想要逃跑,还没跑几步,就又被莫烟寒抓住了后衣领,贱兮兮地说:“诶,别走嘛,来都来了,不如再告诉我们城主府该怎么走吧?随便再告诉我们点关于城主的事情。”

  胡天的脸色现在已经是相当的不好了,可他忌惮于忘川的实力,也不敢轻易乱动,只能顺从莫烟寒的话。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