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若水长歌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0018 再遇至亲,东山再起

若水长歌 夜与非 2,208 2019.01.11 22:39

  墨难点缀青山画,乐何奏得绿水音。

  南望山,优美逶迤的山岭,蜿蜒盘旋,犹如一条正在酣睡的巨龙。

  行走在这层峰叠岭之间,静谧而优美自然环境,潺潺溪流传来动听的旋律,让人有一种无比的舒心。

  冯若水、拓拔云卓、温月经过近十天的时间,到达了这个地方。

  这一路中间,拓拔云卓和温月都对冯若水的一言一行都非常关注,他们不知道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

  说是说南望山是一个比较有名气的大川,然而其实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抱着游山玩水的心情。

  只是为了冯若水口中那句‘此行最为重要的事’,只是让拓拔云卓、温月不能明白的是,当的司马逐月从卢阳到凌川,南望并非必经之地。

  如果司马逐月从卢阳到凌川,非要往这南望这边绕一圈的话,那最起三多上一个月的路程。

  但是不管怎么样,想要得到的东西,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于冯若水身上,如果不是隐藏得深,也不至于这十多年都未曾被列国众邦所找到。

  夕阳已经深红似火,一道道霞光透过茂密的树林,打进一束束阳光,夜色已经逐渐吞没这林间小路。

  “若水姑娘,你此行的目的地非常明确,看来若水姑娘最重要的事情,想必是唾手可得?”温月那副冰冷的面孔已然看不清。

  但是从这话音里,仍然能听得出来,温月那冰冷而带着质问之声。

  冯若水:“温月姑娘说笑了,哪有志在必得,只是从我所得知,这里务必有我要找的信息。”

  拓拔云卓指着林间小路的深处:“若水,这风景虽好,但是大晚上的,可看不了什么风景,我看前面有着微弱的灯火,要不我们前去借宿一晚。”

  冯若水向着拓拔云卓指的方向看了看,就点了点头,径直的朝着那灯火走了过去。

  冯若水来到门前,有规律的敲着门,三点两停,一个年近五十左右,一身猎户装扮的男人打开了门。

  冯若水点头示礼:“入夜深秋,寒露冰霜,特来向大伯借宿一宿。”

  男子看了一眼冯若水也点了一下头予以回礼,再看向了身后的拓拔云卓稆温月。

  才道:“三行贵客,寒舍简陋,各位请进吧!”

  进门之后,男子再次问道:“三位贵客,想必还没有用过晚膳,我就请内人给众位准备点简单食材,三位将就应付一下。”

  拓拔云卓:“大伯,看您一行猎人装束,再听您的言行谈吐,想必您是功成身退,隐世山野的大家吧?”

  男人从一开始都保持一样的表情与言语表达方式,包括说话的音量都完全一致。

  听完拓拔云卓说完后,礼貌性了看了一眼拓拔云卓:“这位公子说笑了,我确实有读过几年书,也考过武举人。

  然而最后发现朝中事物,我一介武夫,实在疲于应付,所以就带着内人在这深山老林,以猎为生,其实也过的很好。”

  这谈话中,一个中年妇女端着盘子上了四菜一汤走了过来。

  男子朝着妇人说道:“娘子,将我的鹿茸酒拿上来,给三位暖暖身子。”

  妇人应了声之后,就回到后屋,拿了一个酒坛出来,分别给三个人都倒上酒。

  温月并没有拿起妇人准备的筷子,而是从自己怀中拿出了一双银制的筷子,冯若水已经不奇怪,这一路温月一直这样。

  男子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说任何话。

  温月将每个碗里的菜都夹在碗理之后,才慢慢的开始吃。

  拓拔云卓则是一开始就喝了一口酒:“好酒,鹿茸酒果真是上补佳品,一入口,就能感觉到身上寒意尽失。”

  吃了一半,温月一副冰冷的面孔一直没有喝酒,男人看了一眼冯若水,再看了一眼温月。

  道:“这位姑娘,这虽是入秋,但是还比较凉了,冬进补是有益于你们这个以武为生的人,这鹿茸酒更是佳品。

  看到姑娘都不偿一下,莫非还担心这酒有什么?”

  温月没有说话,抬头看了一眼,看着冯若水和拓拔云卓一直在喝着这个酒,并以已时有些时间了。

  现在听到男人这么说,就拿起了酒杯喝了一小口就放下了。

  酒过未过三巡,先是拓云卓倒在了桌子上,紧跟着温月也倒在了桌子上。

  男子确认了两个人都沉睡昏迷之后,男子敲了几下桌子,妇人也从内屋出来了。

  一同朝着冯若水跪了下来:“臣裴鸣,见过昭阳公主!”

  冯若水扶起两人,道:“裴将军,裴夫人你们起来吧,西晋朝已经是过去式了,所以我们之间已然没有群臣之分。”

  裴鸣:“公主殿下,想必能找到这里,必是看到了长公主的提示,其实早在长公主进入东魏之前。

  就安排好了一切,而臣是因为当时在北方边防,也是长公主的安排,让臣退回这南望山。

  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再让西晋东山再起。”

  ‘东山再起’四个字在冯若水心中不断的盘旋,自己小时常常想着如何复仇,能将慕容燕碎尸成段,将他的江山毁于一旦,但是从来没有想过将西晋东山再起。

  “裴将军,我一弱女子何谈东山再起?谈何治国平天下?”

  裴鸣:“公主,你可能不知道,当年你的小姨惠妃身怀六甲,刚好在慕容燕谋反动乱时临盆,生了一位皇子。

  被奶妈用自己的孩子换了皇子的命,所以司马家并没有绝后,而传国玉玺和皇上准备的资源,在合理利用的情况下是完全可以东山再起的。”

  听到这一消息,冯若水练就喜怒不形于色的伪装,这一刻全部崩溃,喜极而泣,在母亲去世之后,自己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上。

  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弟弟活在这个世上:“真的吗,我真的还有一个弟弟?他现在在哪里?”

  裴鸣:“他在几天前,前去卢阳执行任务去了,臣会尽快催促他尽快回来?”

  听到这里,冯若水知道,当年自己父皇的一些剩下来的忠诚余党,这是一直在帮忙策划东山再起的机会。

  看来自己是真的要改变一下自己的方向了:“裴将军,感谢你们这么多年以来对我司马家始终如一。

  对了,裴将军你们也没有传国玉玺和我父皇留下来的宝藏吧!”

  冯若水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想想都知道,之所以没有动,就是因为没有一个皇权天授的名义,没有财力资源的支持。

  然而这个传国玉玺和这个宝藏又被自己的父皇留在何处呢?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