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背殿阎王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章 杀神白起

背殿阎王 str.星陨 2,138 2019.03.14 16:00

  林晓立马跟上安初夏,因为距离太近了,林晓呼出的热气都呼在了安初夏的脖子和脸上,安初夏感觉脖子痒痒的,很不舒服,就很不耐烦的对林晓说道:“你能不能离我远一点,这样很不舒服哎!”

  林晓尴尬的往后退了两步,然后继续跟着安初夏向前走。行了差不多一千米,安初夏突然停了下来,林晓因为一路心不在焉的没注意安初夏停了下来,一下子撞了上去。

  林晓感觉撞到了什么,连忙抬头看,此时,安初夏已经转过身,正怒目睁睁的望着林晓。

  林晓连忙道歉,可安初夏并没有什么反应,林晓觉得现在说话也不是,不说也不是,搞得场面一度的尴尬。

  正当林晓不知所措时,安初夏吐了一口气,带着柔和的声音说:“下次注意点!在这种场和心不在焉的是可是会丢掉性命的。”

  不等林晓做出回应,安初夏就转过身向前走去。在那么一瞬,林晓感受到一丝暖意,这是自父母去世后,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林晓吸了吸鼻子,快跑赶上安初夏。安初夏看了一眼林晓,想想刚看的关于林晓的资料,叹了一口气。

  也不知行了多久,他们才走到沿途的第一道门前,安初夏也警惕了起来,眼睛也从原来的黑瞳变为了一只红色一只紫色,林晓也从虚空中召唤出了阴刀。

  安初夏冲林晓点了点头,便迅速移动到门前,用手一推,石门缓缓开启,安初夏又迅速移动到原位。

  待石门完全开启,里面的场景也全部呈现在眼前,在石门的尽头除了另一道石门就是一块石碑,安初夏盯准石碑冲去,还没等林晓反应过来,安初夏就退了出来,不过,与进去不同这次出来,安初夏似乎受了伤摇摇欲坠,大概过了几秒,安初夏似强撑不下去般,倒了下来,林晓赶忙上前扶住了她。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安初夏醒来时,发现林晓正把她抱在怀中脸一红,立马从林晓怀中挣脱出来,指着林晓,气得口齿不清的说:“流氓”。

  林晓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说:“你说我流氓,要不是我,你现在恐怕得躺在病床上几个月了。”

  安初夏自知理亏,跺脚咬着嘴唇,极不情愿的说:

  “谢谢呀!不过这也不能成为你抱我的理由。”

  “对了,里面有东西,而且很强,我们得想办法进去。”

  林晓也当然明白,看这大小姐的态度也是不会就此罢休,随即就用意念将幽冥灵狐从千机扇中召唤出来。

  “狐兄,你可有什么良策。”

  “没有。”幽冥灵狐干脆利落的回答道

  这就让林晓有点下不了台了,安初夏此时正站在幽冥灵狐身后,用她那天真无邪的眼神配上手戳了戳幽冥灵狐。幽冥灵狐感觉有人摸他,立马回头看,这一看不得了,直接把幽冥灵狐吓得跳到墙上。

  幽冥灵狐心想:我去这不是少将夫人吗?为什么又遇到她,想想以前她抓弄我们就后背发凉。

  幽冥灵狐看见安初夏准备说话,马上说到:“有,我有办法,不过比较有难度,怕你们受不了。”

  林晓抓住机会嘲笑到:“呵,没有难度我都不接,没有我不敢的事。”

  幽冥灵狐对他的智商感到堪忧,说道:“就怕你愿意,那位不愿意。”

  安初夏听到有人说自己,连忙说道:“关我什么事?”

  幽冥灵狐说道:“同现在的话说就是接吻,因为女为阴,男为阳,阴阳之气在口中相互交替,里面的东西就不会发现你们了。”

  听完之后,安初夏的脸唰一下全红了,林晓直接怔在原地,心中正诉着苦:苍天啊!这是让我死吗?我都夸了什么海口。

  说归说,闹归闹。过了一会儿,安初夏和林晓四目相对,林晓哭丧着脸问道:“狐哥,还有没有其他办法!”

  幽冥灵狐傲娇个脸说:“没有了,不亲就回去呗!没什么大不了的。”

  实际幽冥灵狐是这么想的:我不信你们不亲,其实只需要阴阳一脉的人进去就行了,必竟上将以前帮过他,不过,谁叫以前上将夫人捉弄我啦!

  林晓转过头,用那慷慨赴死的表情面向安初夏,安初夏结巴的说道:“不行,本姑娘和谁亲,也不和你!”

  林晓的表情那叫一个好笑,安初夏“扑哧”一声笑了出了声,林晓此时更是生无可恋了。

  安初夏连忙认真起来,说:“开玩笑呢!来吧,不过可要温柔一点,这可是本姐姐的初吻。”

  林晓眼中重新燃起了希望,语无伦次的说:“放心,我身经百战,不对不对,这也是我的第一次。”

  安初夏捂着嘴指着林晓笑了起来,林晓尴尬的低下了头,安初夏走到林晓身边婉着林晓的脖子,嘴唇碰上了林晓的嘴唇,林晓感觉到细微的柔软,睁开了双眼。

  安初夏带着林晓缓步向里面走去,幽冥灵狐露出了得逞的表情。按正常走路从门口到石碑只需要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但由于双方在接吻走了大概三四分钟。

  到了石碑安初夏推开了林晓,林晓这才如梦方醒,安初夏笑说:“你还没有亲够吗?”

  林晓连忙摆摆手,说:“不是,不是的。”

  安初夏没有理会,冲幽冥灵狐眨了一下眼睛,这一眼眨得幽冥灵狐后背发凉,好像一切都在安初夏的计划之中。

  安初夏走到石碑前,上面写着不属于现代的文字,好像是秦朝时期的小篆。

  安初夏翻译道:“公元257年,杀神白起逝世……”

  林晓听到这镇压的将军时,那嘴感觉能将一个鸡蛋放入嘴中,在历史书和课外书上,林晓没少听过白起的凶名,最多的就是白起在长平坑杀了四十万赵兵。

  林晓拉了拉安初夏的衣服说:“初夏姐,要不我们出去吧!这可是杀神白起。”

  安初夏冷哼一声,道:“怕什么,就算是秦始皇在世我也照样敢去闯一闯。”

  与此同时,在某处,一名身穿铠甲的男人缓缓睁开双眼,看了看身旁的长剑,笑着说:“老朋友,有人贬低我们,我们也去让他们见识见识。”

  “哦,阴阳一脉的人也在,面子还是要给的,去教训一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不下死手便是了。”

  说完便消失在原地,长剑瞬即也消失在原处。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