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重庆穿越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5章
第二卷 共14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八章 一场消失了的面试

重庆穿越 兰生.尔玛译子 5,430 2019.08.14 12:02

  曼珠回到房间后开始认真思考自己究竟擅长做什么。于是在重庆人才网上随意地浏览着。她告诉自己说,先找一个离家近地工作,自己擅长的工作历练一下。毕竟自己快三十岁了,一点工作经历都没有。一开始她还在想要不要去当初面上的翻译公司试试。转念又想,那时人家正是缺人的时候,自己明明面上了又没去,这回肯定也不会要自己了。曼珠看到有个画室在招助理,可是又要求是美术专业毕业的,她只好无奈地叹了口气。选了好久,她终于还是给几家有些要求英语技能的单位发了简历。到了晚上的时候,她居然接到了沙坪坝唯一一家五星级酒店希尔顿大饭店人力资源部的电话邀请,要求她两天后去面试。而曼珠在简历上投的正是他们人事专员的岗位。

  曼珠有些小开心,她决定还是认真地打扮一下自己。毕竟是要去参加五星级酒店的面试。她记得以前跟着父亲去参加一些宴会的时候,里面的服务员都打扮地十分精致,穿着也是很正式的。她翻了翻自己的衣柜,大部分都是母亲不要的衣服。她叹了口气,想着第二天去西街买一套正装再说。

  西街卖衣服的地方虽然不多,可毕竟是在大学城,连正装店也是很平价的。而这对于经济上并不宽裕的曼珠来说是再好不过的选择了。曼珠来到街口的一家店,老板娘扭着漂移臀赶紧迎了上来。看着这穿着“朴素”的大姑娘,立马明白了什么,“哎哟美女,买工作服还是买来参加面试的?”曼珠笑笑,有些不好意思,还没来得及说“买来面试的吧,这套,还有这套,那套你看看?”老板娘三五下拿出了好几套衣服供曼珠选,“哎哟,妹儿呢,我看你能个(这么)高能个(这么)瘦,你为啥子要穿的能个肥(那么肥)哟”,“来你穿这套,肯定好看。”曼珠看到老板拿出来了一套深蓝色竖条纹的套裙,配了一件十分有设计感的淡蓝色衬衣。她自己也觉得很是喜欢,于是就穿上了。“哎呀,我就说你身材好的嘛,妹儿呢,好身材要穿出来呢”。曼珠仔细地端详着镜子里的自己。高挺的鼻子,白皙的皮肤,恰到好处地身材。尤其是这腿,穿上这套装后显得更加修长,高挑了,她的脸渐渐露出了久违的微笑。“妹儿呢,这套你穿上好合适哦,我觉得你长得那么漂亮,再画个淡妆去面试,肯定拿下呢。”老板娘虽然极力想要推销自己的衣服,但是她说的也是发自内心的真心话。而往往真心话的推销术,是最能够打动人的。这套衣服也不贵,曼珠花了五百块就买下了,然后她又花了五十块在老板娘这里买了一双PU的黑色小高跟鞋。虽然钱不多,但是这些对曼珠来说已经是耗巨资了。直到付了钱,这个内向的姑娘才跟老板娘说了一句:“谢谢。”便提着这套衣服回家了。

  想着第二天要面试,曼珠给自己定了两个闹钟。那晚的月光很是皎洁,她望着窗外,有些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一来其实母亲也没有明说是否真的同意她去面试,二来,也确实是因为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一点工作经验都没有。还真不知道自己面试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子。也不知究竟在床上翻了多久,曼珠终于迷迷糊糊地睡去了。闹钟响的时候,曼珠立马就起了。她找来母亲那堆过期的化妆品,认真地给自己化了个淡妆。毕竟是个会画画的女人,画起妆来技术一点也不含糊,然后她又仔细地换上了她新买的制服,穿上连裤丝袜,套上那双虽然便宜却有模有样的高跟鞋。真是一日新妆抛旧样啊。曼珠对自己满意地笑笑就出发坐地铁去了。可能是因为周末的原因吧,一大早地铁很空。曼珠找了个靠右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斜靠在玻璃窗上,她把背包放自己裙子上,闭目养神。重庆的这个春天是个难得的暖春,太阳偷偷地爬了出来,透过玻璃窗照在了曼珠的脸上。曼珠觉得有些晃眼,用手抓了抓眼前的光。可是她突然惊恐地发现,摊开地手指背后竟然是两个太阳。她立马坐直了身体,使劲眨了眨眼睛。果然是两个太阳。她的心怦怦直跳,终于鼓起勇气跟身边一个正在低头玩王者荣耀的男生说,“帅哥,你方不方便看看外面有几个太阳?”毕竟问题问的连她都觉得莫名其妙,于是硬是在脸上挤出了一些象征友好的笑容。帅哥正玩游戏紧张阶段,可毕竟听到这么奇怪的问题,再加上这个小姐姐长得还可以,身材也不错,两次回头望了望窗外,“就一个太阳啊,怎么啦?”“真的就一个吗?”曼珠脸上煞白,连她画的腮红好像也无法拯救这突如其来的苍白。帅哥觉得这个小姐姐的问题很是奇怪,可看她这幅认真的样子,便断定对方不是为了搭讪才问这么奇怪的问题。于是又看了看外面,“真的只有一个太阳,小姐姐你是不是不舒服,眼花了?”曼珠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一想着接下来马上就是自己期待已久地面试,便努力克制让自己平静下来。

  希尔顿大饭店位于三峡广场最中央的位置,曼珠从地铁口出来,忽然发觉今天的大街上很奇怪。所有的人都是双人并排在走,要不就是双数并排在走。更奇怪的是,这些一起在走的人,仿佛都有着同样的妆扮,同样的性别,甚至同样的长相!“我的天!”所有人都是双胞胎吗?可能是因为很少穿高跟鞋,曼珠突而觉得她好像站不稳。她找了块花台坐下,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这些个踩高跟的美女,发传单的帅哥,挑着东西的棒棒,牵着孩子的妇女......他们所有人都是两个一模一样的人在移动。曼珠努力克制自己,让自己保持冷静。她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思考着,“仿佛从自己能看到两个月亮开始的时候,自己遇到的事情就一件比一件奇怪。两个月亮和两个太阳到底代表着什么呢?为什么所有人都是双胞胎?有没有可能是我的眼睛患了重眼的眼疾了?不然是什么?我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也许是因为今天穿着还是相对单薄了些。曼珠突然觉得浑身刺骨的寒冷,可是她又不敢睁开眼睛看。于是她小心翼翼地眯起眼睛,等到她发现刚刚那奇怪的现象早就不存在的时候,心里的石头才落下来。而此刻,天上的太阳早就被三峡广场高耸的建筑物所挡住了。曼珠慢慢地站起身来,忽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立马转身,吐了。她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巴,重新涂上了淡玫红色的口红。看着时间也快到了约定的时间,她立马快速地向希尔顿酒店走去。到人事部的时候,曼珠看到已经有几个候选人在面试场地外等候了。一问,说是面试已经开始了。她心想,还好,还没有结束。于是找了个空位置坐了下来。有个秘书模样的戴眼镜的女生陆陆续续喊着面试者的名字入场。曼珠仔仔细细地观察着她的竞争对手,然后她突然觉得他们就这么呆坐在这个走廊里等着一个个被叫进这个面试室,特别像是在医院被医生一个个叫进去诊断病情的病人。等到所有的病人都被“确诊”完毕的时候,那个女孩儿突然发现还有个面试者坐在外面。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面试者名单,上面所有的人今天都已经面试过了,可是,这位女士又是什么情况呢?看着满脸疑问的秘书,曼珠礼貌地问道:“请问现在轮到我了吗?”女秘书觉得更是奇怪了,果然是面试者,可是名单上为什么没有多余的名字?“请问您叫什么名字?”她客气地问道。“吴曼珠,口天吴,怎么名单上我的名字打漏了吗?”吴曼珠也觉得很是蹊跷,于是拿起手机登录邮箱,把她收到的面试邀请函打开了给女秘书看。呀,确实是我发的邮件没错,真的很抱歉,我把您的名字打漏了。您稍等,我进去跟领导汇报一下。”不一会儿女秘书出来,示意曼珠可以进去了。坐镇面试的是三个面试官,一位是短发中年女性,另外两名一个是微胖的中年男士,而还有一位,曼珠感觉他的年纪估计跟自己的父亲不相上下了吧。短发女性示意让曼珠在中间的凳子上坐下,然后突然说了句英文:“CanyouintroduceyourselfinEnglish?”(你能用英语介绍下你自己吗?)虽然曼珠是外语学院研究生里的学渣,可是简单的英文自我介绍还真难不倒她。她用流利的英语介绍着自己学习经历,介绍了自己的毕业院校,也坦然因为忙于考公招没能有过工作经历。可能是因为英语口语却是很流利,也可能是因为态度真的很诚恳,亦或是曼珠温文尔雅的举止给在场的面试官留下了深刻地印象。在他们看来,在场地这位女性还真的很是适合他们需要招聘的这个岗位。因为后期他们需要对新入职的员工有一些英文培训,而吴曼珠的学历跟年纪也比较符合他们的需求。面试结束后,人事部刘经理起身跟曼珠握了个手。说道,很“抱歉刚刚我们漏掉了您的名字,您的英文跟礼仪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地印象,我们统计下结果再给您通知,相信我们能成为很好地同事。”看着这位有些微胖的年轻经理,曼珠居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没想到那么没自信的自己在这里居然受到了如此鼓励,她笑了,心里乐开了花儿。连连说了两声谢谢,才离开。

  也许是因为心情好,曼珠在回来的路上觉得一切仿佛都变得可爱起来。平日里重庆那总是像被烟长期熏黑了的天空,今天也碧蓝如洗。大街上再也没有那些个令人头皮发麻的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走,就连沙坪坝地铁站此时的人也少得不得了,曼珠居然头一回在沙坪坝站一上车就坐到了空座位。曼珠掏出背包里的一本速写本,拿起笔就开始随手画了起来,她的头发垂了下来,任凭车厢里的人来来往往,她也丝毫没有注意到。也许是被这个安静地画画的女生吸引了吧,一个站在她身旁的男孩子偷偷拿起手机给她录了一个抖音视频,还加了一点点音乐。视频里的曼珠美的不成样子,视频最后是曼珠偷偷地对着自己的画作发笑。因为她突然发现自己居然画了个自画像,而这其实就是自己今天面试时候的样子,她突然发现这样的自己还真的是有点美呢。

  小区里的花儿也开了不少,微风一吹,梨花飘落而下,曼珠感觉空气中全是花香的味道。她用指纹锁打开了房门,发现父亲正好也出差回来了,正从厨房端了杯水出来。突然看到开门进来的吴曼珠,一下定了定神,不小心喊出了一句:“胡胡!”那是胡教授的小名,胡教授全名叫胡古月,而年轻的时候,她也是个爱臭美的姑娘呢,眼下曼珠化了妆的样子,却是勾起了吴教授对胡教授年轻时候的记忆。曼珠有点慌了神,“爸?”她顿了顿,“您回来啦?”因为不知道该怎么给父亲解释自己这一身的妆扮,所以她有些紧张。“哦,曼珠,你今天一上午都跑哪儿去了呢?刚刚家里接了个电话,好像是希尔顿酒店打来的,说是喊你去参加面试,可是你不是一早就出去了么?”曼珠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想父亲应该也是知道自己偷偷去参加面试了,就说“什么时候打来的呢?我这刚刚面试完回来啊?”“就是刚刚啊,大概十分钟以前。”“不可能啊,爸,我这一上午都待在那儿呢?!”曼珠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上午的时候自己的名单就被他们人事处的工作人员给漏掉了。这回打来电话说不定也正巧是因为名单漏掉的原因所致。她立马拨通了酒店人事处的办公电话,跟对方交流说自己今天一早是最后一个面试的候选人,当时贵单位还在表格里漏掉了自己的名字的事情。对方听得更是一头雾水,说一早上根本就没有见到过吴曼珠,表格上一直都有她的名字。也就不可能说存在漏掉名字的事情。但是听吴曼珠所描述的面试官的情况,又跟今天面试官的情况完全吻合,对方也是觉得很是蹊跷。于是告诉吴曼珠说,稍微等一等,他们去查查录像看看是不是记录出错了。可是过了一会儿对方打来电话告诉吴曼珠说,真的没有查到吴曼珠面试的任何记录,并告知她由于她没能按时来参加面试,酒店方取消其面试资格,不再为她再安排面试了。

  这在曼珠看来简直就是百口莫辩,她不知道酒店方前后究竟为何会有如此大的态度转变。父亲在一旁看着她,脸上露出了一种让她更难以接受的神情:“吴曼珠你到底什么时候学会了撒谎?”

  父亲的不解,酒店的忽热忽冷使得曼珠无论如何也不愿相信她这么努力地的参加的面试竟然莫名其的消失了。不善言谈的她,不知道如何跟父亲解释。其实相比起母亲时常对她恨铁不成钢的怒吼,父亲的温和和包容或者压根就是父亲对她的忽略,使得曼珠在跟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没什么交流。正是因为没什么交流,才使得曼珠跟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反而不会觉得压抑。可这也造成了曼珠压根不知道跟父亲该如何沟通。尤其是这一连串奇奇怪怪的事情,曼珠看着自己的父亲,只觉着眼泪在自己的眼睛里打圈圈。是啊,这种事情,有谁会相信呢?

  吴教授还是觉察出了异样,他看着脸色苍白的曼珠,着急地问道“珠儿,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父亲这么一问,忍了好久的眼泪终于经不住阻拦,喷涌而出!因为她真的有好多好多话想说,可是该如何说起呢?谁会相信她呢?现在眼下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该怎么跟父亲解释呢?……曼珠只觉得好些话像一把把的石头,全都卡在了喉咙里,卡的她难受,她就快要窒息了。吴教授见状,作为一个父亲,他忽然慌了神,“珠儿,你是不是病了?妈妈说你前几天没穿鞋,衣衫不整地站在小区里望着天……到底是有什么心事么?还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父亲一连串地文问话像是拷问一般打在她的脸上,扇的她脸上生疼。尤其是听到那个“病”字。曼珠就跟触电了一般。“难道自己真的是病了吗?”父亲有点想要走近抱抱自己的女儿,可是他发现,这个女儿已经早就不是那时的孩子了,她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甚至快要三十岁了。忽然之间他的心里闪过一丝的歉意,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刚刚曼珠地电话也确实让他觉得莫名其妙。这个孩子究竟是碰到什么困难了吗?

  还没来得及细细追问,曼珠已经一口气跑回了自己的房间。她趴在床上嚎啕大哭,脑子里不停地闪现着两个月亮,两个太阳,还有那些无法解释的古怪的画面。等到哭累了,她坐起身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妆虽然都哭花了,可是那镜子里的还是个漂亮的姑娘啊。她告诉自己,肯定是酒店在撒谎,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明明参加过的面试,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了呢?!于是她决定明天一早再去沙坪坝一趟,到人事处问个究竟。

  胡教授回来后,吴教授跟他说了今天的事,这两个水火不相容的人突然间仿佛被拉近了距离。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啊,可怜天下父母心,两人也商量着接下来多给女儿一些关心,看看她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