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权弈江湖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江南局 共108章

第1章 都是混蛋

第2章 人贩

第3章 杀客

第4章 剑仙

第5章 丧礼

第6章 灵堂

第7章 门主

第8章 肃清

第9章 浔阳

第10章 夜航船

第11章 赠剑

第12章 浔阳楼

第13章 比试

第14章 庐山

第15章 渊叶

第16章 渊源

第17章 五堂议事

第18章 往事

第19章 剑术修为

第20章 试剑

第21章 条件

第22章 失镖

第23章 金枫限

第24章 温意

第25章 地清

第26章 飘香

第27章 剑舞

第28章 初夜

第29章 境地

第30章 原委

第31章 败事有余

第32章 阴魂不散

第33章 太君

第34章 怒意

第35章 练剑

第36章 剑中四诀

第37章 避嫌为好

第38章 应对之策

第39章 夜探

第40章 内疚

第41章 耳光

第42章 烫手山芋

第43章 名声

第44章 对酒

第45章 投诚

第46章 浅青

第47章 林紹远

第48章 曹延烈

第49章 浅情

第50章 回礼

第51章 忠心

第52章 到访

第53章 自负

第54章 迟疑

第55章 娇女

第56章 警告

第57章 新任监州

第58章 周楠思

第59章 度人

第60章 算计

第61章 意外

第62章反噬

第63章 弃子的自救

第64章 誓言

第65章 有孕

第66章 合离

第67章 血饮

第68章 旧情

第69章 值不值得,在于你

第70章 附属的忠心

第71章 广陵散

第72章 嘱托

第73章 佛堂血光

第74章 相好

第75章 重伤

第76章 迟到的证据

第77章 不想说谎

第78章 十年

第79章 药效

第80章 往事

第81章 搜庄

第82章 药效之后

第83章 告别

第84章 医宗传人

第85章 不治之后

第86章 暂理事物

第87章 疗伤之法

第88章 敬佩

第89章 蝶舞密事

第90章 追问

第91章 夏菁的生辰

第92章 白无往

第93章 又是表妹

第94章 狼性

第95章 醉酒

第96章 死局

第97章 唯别而已

第98章 明伯衍

第99章 解药

第100章 似水如云

第101章 刑天

第102章 死无对证

第103章 市易法

第104章 不用则杀

第105章真正的比武(一)

第106章 寞月

第107章真正的比武(二)

第108章 真正的比武(三)

第二卷 普陀剑会 共96章

第1章 宴请(一)

第2章 宴请(二)

第3章 何以结恩情

第4章 退婚

第5章 姬长运 

第6章 渊叶花

第7章 质询

第8章请罪

第9章 求死

第10章 简于霆

第11章 金蝶令

第12章 退婚之因

第13章 告别

第14章 罚棍代过

第15章 打劫(一)

第16章 打劫(二)

第17章 春秋令

第18章 打劫(三)

第19章 打劫(四)

第20章 高烧不退

第21章 盒子

第22章 死因

第23章 了断

第24章 真假春秋令(一)

第25章真假春秋令(二)

第26章 等死

第27章 三书六礼

第28章 宁心

第29章 信件

第30章 覆灭(一)

第31章 覆灭(二)

第32章 覆灭(三)

第33章 何以缨

第34章 废纸

第35章 方外之家

第36章 难于开口

第37章 宣战之宴

第38章 情债

第39章 旧案

第40章 梦断

第41章 占得便宜

第42章 情如何断

第43章 我还是无用

第44章 裴家

第45章 意外偶遇

第46章 中毒

第47章 结果

第48章 教训

第49章 失踪

第50章 受困

第51章 承诺

第52章 解药

第53章 黑暗

第54章 往事中的隐秘

第55章 误打误撞

第56章 胜遇

第57章 喂鱼

第58章 夹心

第59章 独你不能

第60章 谈情太伤钱

第61章 粉盒

第62章 又是野狐庙

第63章 银锁

第64章 噩梦

第65章 有美堂

第66章 玩笑

第67章 跟踪的祖宗

第68章 捆起来,还有活路!

第69章 私账

第70章 服气

第71章 令牌

第72章 韩斩心

第73章 能不能好好聊聊

第74章 让你皮!

第75章 你不能杀他

第76章 帮忙

第77章 姐夫

第78章 胜负难凭

第79章 教你求饶

第80章 血蝶令

第81章 内伤

第82章 做任何事

第83章 质问

第84章 一无所有

第85章 着急的趴耳朵

第86章 又被劫镖

第87章 要不是金家呢

第88章 最好的对策

第89章 盯上了肥肉

第90章 男儿有泪需轻弹

第91章 不想逼你!

第92章 往事眼中多迷离

第93章 又一次挑战(一)

第94章 又一次挑战(二)

第95章 又一次挑战(三)

第96章 这钱有毒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80章 血蝶令

权弈江湖 李涴胭 2,183 2018.05.20 23:39

  金枫姝听慕翎璇一句威胁,虽有骇异,但也是从这就楼上全身而退。她依旧马不停蹄地去寻秋百川。

  慕翎璇静坐于这桌边,左手屈拳,置于唇前,依旧是这思考之状。她本安排妥善的陆明二人,却又生变故,如果金明联姻依旧成行,那她眼下所有的盘算,都会化为乌有。金枫限会需要一个名分上的妻子,但绝对不是明真。

  空旷的屋中,随着她的叹气,连烛火都开始摇动。面前是自己从袖中掏出的血蝶令,玛瑙雕琢的蝴蝶,却在纯红之中闪现着别样的妖异。

  如果明真走下吴山,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自愿。除非她见到了陆卫!陆卫傻到跟着明诚上吴山找明真?

  她反复问了自己这个问题,却只有这一个可能。陆卫大抵不知道他自己成了别人刀俎下的鱼肉,明诚拿他诱明真下山,之后会做些什么,他难道真的不想一想么!慕翎璇本以为自己安排妥善,也未再安排人手久驻杭州。

  眼下只有动这面前的令牌了么!

  “哼!”她气得一拍面前桌子,满是怒意地唤道楼下服侍之人:“余若久呢!”

  片刻之后才有这噔噔噔上楼的声音。余若久奔上楼来,看到她这按头叹气的模样,咽了口水,低头道:“属下来迟,门主赎罪。”

  慕翎璇沉了一口气,将这血蝶令一抛,命令道:“立刻下令,把陆卫给我带来!”

  “什么?陆卫?”余若久没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惊诧问道。

  “要活的!你告诉他,若是他不肯来,明真大婚,没上花轿之前,必定没命!”慕翎璇白了他一眼。看到余若久煞白的脸色,自己撇嘴不悦。“还不快去!”

  “是。”余若久低头而道,转身又是噔噔噔下楼而去。

  “门主,寞月来了!”楼下人禀报,慕翎璇不及回报,却已是听到忘名焦急的声音,“阿翎,阿鹞呢!”

  慕翎璇揉着太阳穴,已听到这一问,见忘名出现在自己眼前,满头雾水道:“阿鹞不是跟你在一起么?”

  “我让阿鹞带着春秋令来找你的!”

  “春秋令,怎么回事!”听到这三个字,慕翎璇瞬间忘记了头疼,望着忘名无辜的神情。

  忘名一脸我没做错的表情,肯定道:“是林清风先动的手!我才抢的春秋令!”说完这句话却又心虚地低头看了一眼地板。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慕翎璇摇头轻叹,没有力气再跟忘与林清风的胡闹发脾气。陆卫的冲动之举,已经让自己头疼欲裂了!“寞月,把余若久叫回来!你拿着血蝶令,去找陆卫。”

  “是。”寞月于侧低头称是,便立即转身下楼去追余若久。

  “阿翎,你……”忘名刚想说话,却见她摆手只好咽下后面的话,他内疚愧怍之意已久,只是不甘心认下这失手之错,但见她如此之状,万分不忍心,只走近道:“是我不好,坏了你的事。”

  “裴童怎么死的?”慕翎璇强饮了一杯烈酒,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问起裴程两家,“还有程啸龙,我听说了。你做的?”

  “裴……裴童是被程啸龙暗算的。我亲眼所见,但是程啸龙……”忘名摇了摇头不想多言,这神情看在慕翎璇眼中,她已经有了结果。

  “哼。”她凄然一笑,只道,“狼剑,就是狼剑。”她闭目叹息,“也好,免得为了林清风,不舍得动他二人。裴英总还好对付些。”

  “裴英不会和你公然作对的,你放心。”忘名安慰了一句,“裴程两家都死了,这件事不会再翻起来了。”

  “他一日还想东山再起,就止不住。我本以为放了姑姑回去,他能收手。若是甘愿收手,何必对程啸龙如此残忍?”

  “白羽知道了。”忘名也是随手斟酒而饮,“对了,她还和方正在一起。”

  慕翎璇听见这两个字,便是莫名的火气,耳边又莫名想起“风哥”这个称呼来,饮酒冷道:“我真想一剑杀了她!方正?这二人,什么时候搅在一起了?”

  “我本来知道林清风身份的时候,想与林清风言明的,没想到他二人冲了出来,我一时心急,才将春秋令收了。怕落入方正手中,后患无穷!”忘名也是凝眉而思,道出前后顾虑。他又打量了一眼慕翎璇,确定她那句想杀了白羽的话,只是气话,才放心下来。

  二人之间沉默良久,忘名思前想后,终于下定这个决心道:“我替你杀了白羽!”

  慕翎璇听到这句话是意外的。在杭州时二人初见,她本希望忘名能说出这句话,可忘名素来心慈,连暗器上淬的也只是麻药,断不会轻易伤害无辜。慕翎璇不愿强他所难,才没有出口,忘名现在才说,多少有些亡羊补牢。“那你和……和他怎么办?他不会怨恨你么?”

  “反正我也怨恨他。再说白羽和方正在一起,不知会出什么乱子。她怎么跟你相比?阿翎,我的银锁不见了,应该是被林清风拿走了。他要是来刨根问底,我怕纸包不住火。”

  慕翎璇又是那一番深思的动作,坐在这桌前,良久不说话。

  “门主。”又是这余若久的声音,他去而复返,在楼梯口行礼道,不敢抬头看慕翎璇,以及与她江湖传闻已久的对象,忘名。

  “查下林清风和阿鹞的下落。”她沉着脸一句话,疲惫之色尽现,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把所有人看得与自己一样会审时度势了。陆卫的无奈相思之举,忘名的赌气之行,自己隐瞒林清风事实后,他的举动,错在自己还是他们?

  忘名见余若久又下楼去,才道:“阿翎,你又是多久没好好睡一觉了?”

  “从罚棍之后,就没好好睡过了。”慕翎璇望了他一眼,“如果真的被刨根问底,如果蝶舞门要我杀他以明志,不要拦着我。我不想再下定决定之后,又动摇。”

  “你说什么?”忘名不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这一句话,“你不能……不能……”他开始有些语无伦次。

  慕翎璇伸手握住了他的手,郑重道:“韩寂阳背叛誓言,我可以保他,甚至可以保下他孩子,他若是不犟,我连他的女人都可以给他留着。可是没有来保我。忘名,我如果死了,林家、琴箫、韩寂阳、繁隐隐、甚至余若久和战氏兄妹这些人,都会死。不是我一命换一命,那么多人,都会因为我,万劫不复。”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