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怪谈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三章 无常玉佩

怪谈 念不归 2,086 2019.07.22 00:51

  回到宿舍的萧文飞辗转反侧,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不知为何,他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那个小女孩的身影!

  “哥哥,我叫萌萌!”

  他猛的睁开眼睛,周围漆黑一片,除了几个好基友打着呼噜睡觉,可以说是“荒无人烟”。

  萧文飞闲着无聊,拍了拍陈胜的肩膀,那知对方毫无反应,只能去找老四刘创,可一向爱戏弄人的他竟也睡得像是死猪一般,怎么都拍不醒。

  这下萧文飞可坐不住了,他走到林钟身旁,趴在对方耳朵上,突然大声吼了起来,却只见三人同时坐起,手无意识得伸向自己的脸,萧文飞想起自己的噩梦,慌忙转身,想要逃离这里。

  可刚回身,感觉脑袋一痛,接着就没了意识。

  再醒来时,耳边传来一个冷冷的声音:“醒了。”循着声音看去,一个看起来年龄很大,却异常干练的老人正看着他:“大半夜不睡觉跑到学校外面干嘛?再被我抓到等着挨处分吧!”

  “大爷,什么跑到学校外面?我明明在……”,萧文飞呆住了,难道说自己在宿舍看舍友变脸?

  看他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话,老人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就去上课吧,晚上不要乱跑!”萧文飞尴尬得挠了挠头,爬起来向房间外走去,却听身后又传来一句话:“哼!乌云盖顶,面露凶光,还不知所谓到处跑,若不是有人护着你,只怕早已是一具尸体了!”

  萧文飞揣着满脑子疑问离开,这个老人到底是谁,帝玉大学的门卫明明是个小伙子,如今救自己的却是个老人,摇了摇头,试图甩掉这些想法,突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萧文飞猛地一回头,只见一口大黄牙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不用猜就知道是陈胜。

  “怎么了?这么敏感,昨天大晚上出门喊你也不说话,快说,去哪里快活了?”陈胜面带坏笑的问他。

  听了陈胜的话,萧文飞的疑惑更重了,昨夜发生的事难道都是梦?他又想到了门卫大爷,就向陈胜打听,“老大,学校门卫什么时候换人了?”

  “你说何大爷啊,刚开学的时候是他孙子在帮忙,这几天他才回来!”陈胜一边回答一边抠着手机。

  “何大爷?能不能给我说说何大爷的事?”

  陈胜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萧文飞,“你不会对何大爷感兴趣吧?即使搞基也要找个小鲜肉啊!老大爷也有想法啊?”他的眼睛终于离开了手机屏幕,却像是害怕什么一样左顾右盼,“你不知道,何大爷对学生严格,对自己更严格,前两天若不是生病被强制拉走,估计也不会休假!”

  听了陈胜的话,萧文飞接着问道:“何大爷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传闻,比如说他会不会抓鬼?”

  陈胜摇了摇头,“不太清楚,只知道他很早就在学校了,你也知道,刚开始学校是一片墓地,有传闻说何大爷是以前的守墓人。”

  守墓人?萧文飞想了一会儿,从后面踹了陈胜一脚,转身就向门卫室跑去,留下陈胜在后面大骂他不讲义气。

  萧文飞偷偷摸摸跑到门卫室,却听室内传来一个声音:“来了就进来,在外面偷偷摸摸干嘛?”听到这个声音,他只能尴尬一笑,走了进去。

  “何大爷,您跟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我会有血光之灾?”

  看着忐忑的萧文飞,何大爷冷哼一声,回道:“血光之灾?告诉你尽快从这个学校离开,不然别说是我,就是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离开?不可能,我好不容易才考上这个大学,离开去哪里上学?”萧文飞听了何大爷的话,马上反驳。却见对方不再说话,只是看着他摇了摇头,从衣服内侧摸摸索索拿出一块玉佩,塞到萧文飞的手心,摆了摆手,似乎不愿意再与他说一句话。

  萧文飞拿着玉佩,只觉手心暖暖的,低头看了看,玉佩上“无常”两个字异常醒目,像是被朱砂写的一般。一个人无所事事,突然想到昨晚见到的小女孩,自己说要做她的哥哥,还是去看看她吧!

  不知不觉,萧文飞已经来到了学校的操场上,四周看了看,却没有发现小女孩的身影,更没有看到昨天晚上见面的地方,他不禁感到脖子后面一阵凉气,不会吧!上个厕所都能遇上鬼?那韩梦呢?昨晚见到的是人还是鬼?如果是鬼的话,她为什么不伤害自己,何大爷说有人护着自己,难道就是韩梦?可自己与她相识的原因完全就是个意外,不知为何,萧文飞总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很大的阴谋中,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小时候的事一幕幕从脑海中流过,异常的恐慌!

  怀揣着满心的疑虑,就这样荒废了一天的时光。

  等萧文飞吃过晚饭已近凌晨,默默回到宿舍,紧挨着的两个床铺躺着三个人,林钟是四个人中最老实的,就连睡觉也一样,可当萧文飞走过他身旁的时候,却被他一把抓住,他的双眼睁得很大,恶狠狠得注视着萧文飞,他的手越抓越紧,最后指甲都陷入了萧文飞手臂里,疼的萧文飞直咧嘴。

  用力将林钟的手掰开,看着他恶狠狠的眼神,萧文飞没来由的一个激灵,是那个梦!梦中那个撕掉自己脸的怪物!突然感到胸口一热,萧文飞猛地一清醒,宿舍的三个人老老实实的在床上躺着,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摸向胸口那块玉佩,萧文飞默默一叹:“还好有何大爷的玉佩,不然估计要凶多吉少了!”

  第二天,萧文飞被刘创的喊声吵醒,睁开模模糊糊的双眼,不得不说萧文飞真是走了霉运,被刘创吵醒不说,一口大黄牙映入眼帘,陈胜的相貌再次将萧文飞吓到,又让他郁闷了半天。

  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林钟的身影,问过两人才知道他昨天晚上根本没回宿舍,等等!没回宿舍!萧文飞莫名的感到一阵凉意,直觉告诉他,昨晚发生的事确实是发生了,胸口挂着的玉佩还隐隐发热,像是时刻提醒着他学校的危险,甚至不多的几个朋友都可能欺骗他!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