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逍遥游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1卷:潜龙在渊 共246章

第1章:龙岭帝王墓诡异事件。

第2章:穿越就被扫地出门,操蛋的人生。

第3章:依依不舍的太初鱼小师妹。

第4章:天玺城,好一座武极巅峰之城!

第5章:两个奇怪的老头儿,愚鹤,星云。

第6章:老实说,你是不是看中了这后生

第7章:近星云着赤,近愚鹤者黑。

第8章:学生崔护,巡城司护佑大将军

第9章:啥玩意儿,醍醐灌顶!

第10章:天上飞来一个绣球,有点意思

第11章:中选乘龙快婿,这事很不对劲!

第12章:绣球你也接了,娶与不娶给句准话

第13章:朋友易得,知己难求。

第14章:赤果果的始乱终弃

第15章:安颜权高位重,试问谁敢娶我

第16章:你答应娶我啦

第17章:老爷狼子野心,夫人蛇蝎心肠

第18章:刚才你还说她是个赔钱货!

第19章:必须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第20章:大熵极寒宫屠家,毛骨悚然!

第21章:怒极而放的烈焰玫瑰

第22章:四碗羊杂汤,我请客,你付账

第23章: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第24章:捅了马蜂窝

第25章:这就叫众星捧月!

第26章:两日后,云门宗,不死不休!

第27章:他就是我祖宗!

第28章:完犊子了,我的金科大人!

第29章:谋财,害命,顺便劫个色。

第30章:姑姑,骨骨,傻傻分不清楚

第31章:车把式诈尸了

第32章:再打就出人命了

第33章:名可名,非常名。剑圣无名。

第34章:云门宗迫在眉睫的危机

第35章:最后的二十四个时辰

第36章:叶辰,叶尘,一为星,一为尘。

第37章:人生最得意之事。

第38章:就是你,可算被我找到了。

第39章:报复来得太突然,车夫疯了。

第40章:我是他娘子,他是我相公。

第41章:一地下巴

第42章:姑姑救命。

第43章:一堆歪瓜裂枣,全无一合之敌。

第44章:谁敢跟老夫抢徒弟!

第45章:二圣为何抢我相公

第46章:这就不是牌子的事儿!

第47章:云门强者为王,败者什么都不是

第48章:丫鬟小姐,蛇鼠一窝。

第49章:本小姐对废物不感兴趣

第50章:武者入门,一鸣惊人!

第51章:太初九这小子深藏不露

第52章:好巧啊,我刚好也叫龙渊。

第53章:我刚才是不是把自己得罪了

第54章:比武开始,得罪了。

第55章:举鼎!

第56章:玩太嗨,岔劈了!

第57章:太初鱼小师妹你听我解释

第58章:不许你骂狼生哥哥!

第59章:今后我就在云门宗住下啦。

第60章:思无邪。

第61章:砚青,姐。

第62章:啪啪啪打脸,官爷您杀了我得了。

第63章:你是云锦的哥哥云川。

第64章:你说谁是守坟的

第65章:云川死了。

第66章:武帝之魂,好嗨哟。

第67章:拼命作死为瘦马。

第68章:你悠着点啊兄嘚。

第69章:香囊。云豹。城主府。

第70章:断头残剑三件事。

第71章:明日午时三刻,绣衣绳断,末言

第72章:危险靠近的气息

第73章:国师的意志及走狗。

第74章:金家不传之秘

第75章:神机营五千武道强者

第76章:太初九疯了,叶无名也疯了。

第77章:我才是太子龙渊,叶尘不是。

第78章:不死再战。

第79章:人头落地,行刑!

第80章:你们退下,本座来战。一更。

第81章:修罗地狱剑阵。二更。

第82章:人间地狱。三更。

第83章:哪里都疼。答谢书虫抱抱。一更

第84章:龙玉姑母。答谢书虫抱抱。二更

第85章:叶氏父子疯了。三更。

第86章:我就是叶尘。四更

第87章:三道圣旨。五更

第88章:狗眼看人低。一更。

第89章:你再指一个试试。二更。

第90章:六把椅子。三更。

第91章:你竟然敢骂我娘

第92章:富贵闲人金聪

第93章:天才的自信。

第94章:我从来不杀女人

第95章:金聪,怪人也。

第96章:两个天才相遇

第97章:这种女人可遇不可求

第98章:五行斋这颗棋子

第99章:朝圣大比武名单,上

第100章:朝圣大比武名单,下

第101章:龙罡的消息。

第102章:金山的薄礼。

第103章:你确定金聪也没长脑子

第104章:无硝烟之战。

第105章:金家的死穴。

第106章:宝藏与修炼。

第107章:大荒山里有秘密

第108章:贫穷限制了想象

第109章:天下如棋盘,人如棋子。

第110章:何以修道,对牛弹琴。

第111章:有个词叫羡慕嫉妒恨

第112章:白骨山,骷颅庙。

第113章:来自问天峰的召唤

第114章:七日之后,易经城。

第115章:有温度的下马石

第116章:易经城往事,九眼天珠。

第117章:金山银山奇珍坊

第118章:我他妈管你是谁

第119章:拔刀相助也要看实力

第120章:半路杀出个屠潇潇。

第121章:不愧是夜郎屠家人。

第122章:看相。

第123章:哑谜。

第124章:你怎么会是这样的二叔。

第125章:嫁人就嫁三少爷。

第126章:小姐,矜持,矜持懂吗。

第127章:价往高处讲。

第128章:奇珍坊女老板金飞燕

第129章:屠潇潇又要作妖。

第130章:送命题。选择。

第131章:做男人简直是太难了

第132章:三只鞋拔子印。

第133章:他算个什么东西

第134章:金家三少爷你认识吗

第135章:珍馐街大老板南栀大人

第136章:本少爷对你俩的命不感兴趣

第137章:三少爷很失望。

第138章:雪峰,盐碱地,冰冻湖。

第139章: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打架。

第140章:雪崩。

第141章:奇遇。

第142章:你们死定了。

第143章:石头。老人。少女。

第144章:你们金家就没一个好人。

第145章:无非一个死字。

第146章:情侣剁。老家伙。

第147章:莫吉的糊涂病,想不起来了。

第148章:这是要行刑了吗

第149章:大世界。

第150章:巨虫。

第151章:神。

第152章:树冠上的城池

第153章:古怪的老人

第154章:老家伙的麻烦

第155章:真是奇哉妙哉!

第156章:我傻瓜,我高兴。

第157章:穿越巨门。

第158章:不靠谱的金家人

第159章:打开通天之门的关键

第160章:水里有东西

第161章:卧槽,这玩意儿不是蛇!

第162章:你简直是在打劫!

第163章:打劫也要有个度好吧

第164章:要死一块儿死

第165章:我生气了,哄不好的那种。

第166章:湖底废墟

第167章:赶紧上岸!

第168章:传说中的武魂石

第169章:龙!

第170章:武魂石,得其一者得天下。

第171章:师姐一点都不胖。

第172章:怪事。

第173章:愚鹤颤栗。

第174章:愚鹤愁。

第175章:云门急报。

第176章:第五个失踪的人。

第177章:玲珑棋局执子人。

第178章:先定个小目标。

第179章:沐婉清退婚。

第180章:指腹为婚的妻子。

第181章:记忆如雪,上。

第182章:记忆如雪,中。

第183章:记忆如雪,下。

第184章:秃笔赋。

第185章:叶公的影子。

第186章:母你个大头鬼啊!

第187章:富贵巷温柔乡

第188章:云上

第189章:列鼎

第190章:火树银花不夜天。

第191章:天衣坊。

第192章:开始复仇计划

第193章:邻家小姐姐愚玥

第194章:得不到的东西就毁灭

第195章:一曲秃笔赋

第196章:安息国疯狂作死

第197章:沐明雪受牵连

第198章:凉宫织雪辱骂沐明雪

第199章:龙渊绝地反击打狗脸

第200章:列国揭竿而起。

第201章:何以泄愤,唯有杀人!

第202章:蓝道右相主持公道。

第203章:宫廷御毒曼陀罗。

第204章: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第205章:凉宫织雪彻底哑火。

第206章:太子嘉奖,众芳醉。

第207章:龙渊的第二个仇人。

第208章:修道怪物蓝七

第209章:玄冥请龙渊喝茶

第210章:玄冥招安龙渊

第211章:你输定了!

第212章:夜宴前夕短暂的宁静

第213章:天衣坊毒计推演

第214章:饕餮夜宴。

第215章:救驾!

第216章:哗变。

第217章:太初九救我!

第218章:跳梁小丑三贱客

第219章:我突然很想亲那小子一口

第220章:舌战群臣。一更谢恐爪龙抬爱

第221章:关键证据。二更谢恐爪龙抬爱。

第222章:垂死挣扎。三更谢恐爪龙抬爱。

第223章:猪队友

第224章:狗咬狗

第225章:坏消息

第226章:小人得志便猖狂

第227章:鬼叫门

第228章:毒之真相!

第229章:死寂。

第230章:殿外马蹄声急。

第231章:人质五雷轰顶。

第232章:虎口夺食。

第233章:对峙

第234章:铁证。

第235章:乾纲独断

第236章:来自金价别院的惊诧

第237章:龙渊命不久矣!

第238章:偷听。

第239章:小秘密

第240章:人是会变的

第241章:再见骨骨

第242章:再见苏凝霜

第243章:冰泪。

第244章:白骨公子。

第245章:夜半怪客怪老头。

第246章:死道即鬼道!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3章:依依不舍的太初鱼小师妹。

逍遥游 太子垚 5,199 2019.07.11 10:35

  “庄主,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六壬山庄啊,孩子,你怎么了?”

  “好像出了点状况,我脑子有点乱。庄主,你说,我们有没有可能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或去往未来?”

  “穿越时空?孩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就是想知道我们有没有穿越时空的可能?”

  “有,当然有,这里可是大熵,是武道至尊、强者为王的世界。武道精髓,其如太虚无极,无穷尽也,武道世界一切皆有可能。不过想要穿越时空,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甚至,那是件极其困难的事情。”

  “如何才能穿越时空?”

  “最不济,你需具备星级武魂、武道修为突破星空道巅峰镜,方能穿越时空、太虚遨游。”

  “星级武魂?星空道巅峰镜?那是什么?”

  “大熵人人研习武道,以武魂为基,修为为石,方能浇筑武道巅峰广厦。其中武魂有三,分地魂、天魂及星魂;修为则分五重境界,人间道、大师道、圣人道、星空道,及太虚道。每一道又分四个阶段逐步晋升,是为聚气镜、凝神镜、通幽镜及巅峰镜。”

  “所以说只要将武道修炼至第四重星空道巅峰镜,就能穿越时空?”

  “只要?不,孩子,你可能有所误解。要想穿越时空,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其一,必须具有星级武魂;再者,境界修为必须突破星空道巅峰镜。二者缺一不可,相辅相成。”

  “只要二者兼具就行?”

  “孩子,你知道大熵历史千载,总共有几人晋升过此种境界吗?”

  “几人?”

  “三人。”

  “三人!?”

  “是的,大熵开元皇帝太祖龙隐算一位,太宗皇帝龙太初算一位,最后一位名叫星瞳,是南方真武剑派的开山鼻祖,也是三人之中唯一一位民间武道强者,是大熵有史以来最当之无愧的一名旷世奇才。”

  “还有其他方法吗?”

  “没有,至少我不知道。”

  “不管如何,我都必须成为第四人!”

  “你都无法凝聚武魂,连最低级的地魂都不存在。”

  “我别无选择,我必须回去,我必须回到那个真正属于我的世界!”

  “回去?回到你来的那个世界!?”

  “是!”

  “孩子,你今天气色不错,比之以前大有改观,赶紧过来让我瞧瞧。还有,你最近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感应到了什么?”

  “没有想到什么,也没感应到什么,我只是知道自己必须这样做。”

  在龙渊完成与太初润德的这番对话之后,太初润德当即露出了异常震惊的神情,他甚至在原地痴愣了半响,仿佛发现了什么极其难以置信的事情,之后便急忙忙转身离开。

  龙渊也发现了太初润德的异样,以为他只是被自己天马行空的想象及惊世骇俗的问题给吓着了,亦或是只是被自己的痴心妄想给惊着了,气着了,但他怎么都没想到,太初润德其实是被他的身体给吓着了,惊着了。

  太初润德给龙渊把过脉之后急得转身便走,只是因为他急着去见一个人。

  一个他内心极其尊重而且尊敬的人——

  六壬山庄现任的家主、太初润德的父亲——太初承运大人。

  在太初承运的书房内,太初润德和他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父亲大人,如果我想藏匿一件东西,怎样才最高明?”

  “狼生?你从雪窝里捡回来的那个孩子?”

  “父亲大人慧眼,就是他。一夜之间,他的病竟然痊愈了!”

  “这怎么可能?”

  “我已经亲自替他把过脉,他的确痊愈了!”

  “他知道自己已经痊愈了吗?”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他。”

  “最近几天帝丘那边传来的消息想必你也已经听说了?”

  “我正是基于如此考虑……”

  “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此子将来必是一棵参天大树,若在林间,风必摧之。”

  “父亲大人认为将他藏匿何处最为妥当?”

  “十六年前的‘太子案’几乎让大熵付之一炬,之后整个王朝虽然看似风平浪静,实则一直在孕育着一场空前的大风暴。历朝历代,皇朝大内最惧怕什么?谋朝篡位,皇子相争!当初武德皇帝文韬武略、英雄盖世,如日中天,却突然薨逝;紧接着大内官宣接踵而至,宣称玄德皇后暗通魔族、弑君篡位;之后坊间又流传出玄真妃阴谋打压玄德皇后、狸猫换太子窃国的消息。这所有的问题看似理到渠成,实则漏洞百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有问题,牵扯其中的势力更是错综复杂、恐怖至极。如今龙渊太子竟然离奇存活,而且重现于世,帝丘必然巨变,而且牵一发而动全身,大熵必掀腥风血雨。倾巢之下,岂有完卵?”

  “如今的太子龙正怎么也没想到,就在他即将登基为帝的前一个月,却突然收到真太子尚在人间的消息,这真是天大的讽刺。”

  “也是风云突变的前兆。”

  “大熵恐又要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你认为云门宗少公子叶尘是真正的太子殿下吗?”

  “真相再明显不过,叶尘是假的,他就是一个幌子!”

  “因为真正的太子殿下一直在六壬山庄,就在我们眼前!”

  “如今的太子龙正为蛊惑民心,特别是在他即将正式登基为帝的重要时刻,必定旧案重提,永绝后患。”

  “包藏通魔太子之罪可是窃国大罪,云门宗此次必遭大劫。”

  “你觉得云门宗主动应下这天大的罪责,所图为何?”

  “云门宗一直是帝丘守护,堪称圣家族的铜墙铁壁,为的自然只有两个字,忠诚。”

  “是对旧皇的忠诚,还是对新皇的忠诚?”

  “是对正义的忠诚。”

  “说得好,就是对正义的忠诚!这也是我一直钦佩叶无名这个老武痴、老顽固的真正缘由所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才是云门宗最值得世人敬仰的地方所在!大熵千余年的历史也无不证明,云门宗才是大熵当之无愧的中流砥柱。想战神殿总共多少尊位?十八,云门宗一家独揽六席!此次云门宗是想以一宗百十口人等的性命及宗族前程换取真太子君临天下!”

  “父亲大人的意思是将狼生藏于云门宗?”

  “刚才你说此子痊愈了。”

  “千真万确。”

  “那可是幽冥谷的‘碎心掌’,凡事受过此掌之人,即便是武道强者也非死即伤,更何况一个婴儿?”

  “但他的确痊愈了,而且还是在一夜之间。”

  “你看,老天都是站在他这边的。”

  “这的确是个奇迹,但在此时将狼生送入云门宗,岂不是羊入虎口?”

  “这一点我持不同看法,帝丘那边既然已经笃定叶尘即龙渊,就一定有叶尘就是龙渊的证据,而且一定铁证如山,如此狼生就绝对不可能再是龙渊。既然狼生不是龙渊,那他此刻出现在大众视野之中,特别是出现在圣家族的视野之中,就不会有任何问题。再者说,玉不琢不成器,狼生如要成长成为参天大树,必然离不开精心的打磨与栽培。我觉得云门宗是不二之选。另外,大熵版图之内,你觉得有比云门宗更能保护真太子的地方所在吗?”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人们最喜欢自动忽略放在自己眼前的东西!”

  “父亲大人觉得云门宗能够渡过此劫?”

  “云门宗何时倒下过?”

  “但狼生现在的体质还只是恢复到正常人水平,而且他如今已经十六岁了。”

  “你听说过大器晚成吗?我始终相信这个世界充满奇迹。这里是大熵,是那个一切皆有可能的武道世界。”

  “那我就按父亲大人的意思去办了。”

  “去吧,让他尽快下山,争取赶在帝丘动手之前顺利进入云门宗,拜入叶无名门下。”

  “狼生真不会有危险?”

  “叶无名出了名的护犊子,这一点你比我清楚。只要狼生能入他门下,我相信他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狼生活得比现在还要逍遥快活一千倍、一万倍。”

  “需要六壬山庄助推此事吗,还是让他自力更生?”

  “切记,大隐隐于市!现在的局势与他并无什么不好,无知乃是他最大的福祉。他越像一张白纸一样干净,这个世界于他就越是安全。六壬山庄不能与他产生任何瓜葛,他只是你多年前收养的一个命运多舛的野孩子。但你说他想回到自己的世界,这于他绝对是致命的。告诫他,想回去并无不妥,只是需时刻隐藏自己的欲望,藏匿自己的身份,砥砺前行,只有当他足够强大之时,方能回到他的世界,否则势必万劫不复。”

  从太初承运书房离开之后,太初润德立刻叫来六壬山庄的大弟子太初一,令他去六合殿告知狼生,让他立即下山,并令太初一转交狼生书信一封。

  龙渊展开书信,上面只有简单数行文字:

  “若要回到你的世界,切记三件事。其一,此世再无龙渊,而只有狼生。自此,为师特别赐名,以初九相授,算入六壬山庄第九代外门弟子;其二,拜入云门宗叶无名门下研习武道,直至巅峰;三,阅后即焚!”

  此刻的龙渊并不知道,大熵现在已经同时拥有三个名叫“龙渊”的人,其一就是十六年前被玄真妃残害“致死”的真太子龙渊;其二就是身在云门宗的少公子叶尘——这名“死而复活”的太子龙渊;其三就是全无武道根基的他自己。

  龙渊十五天后才知道这个消息。而当他真正亲耳闻及个消息之后,这才知道这个消息于他究竟是有多么致命,也立刻心怀感恩,多谢太初润德特别提醒他那句:此世再无龙渊!

  太初润德让龙渊离开六壬山庄,龙渊自然再无逗留的道理。

  太初润德以及太初鱼对狼生有养育之恩,自己却与他们却毫无瓜葛。

  现在的龙渊一心只想修得大成武道,尽快回到自己的世界,此事刻不容缓。

  云门宗、叶无名,龙渊对他们一无所知,只是通过狼生的记忆了解到,云门宗是大熵王朝最为强悍的家族,是帝丘守护,千年来将帝丘圣家族守护的固若金汤,堪称铜墙铁壁。

  叶无名更是大熵王朝少有的武道奇才,天赋异禀,业精于勤,世人戏称之为“武痴”,其中不乏尊崇敬仰之意。

  若以武道修为论,叶无名绝对能够排进大熵强者前五,这点毋容置疑。

  所以龙渊还是十分感激太初润德。虽然太初润德将他赶出六壬山庄,但与此同时,也替他指明一条光明坦途。

  或许太初润德正是觉得自己无法相授,迫于无奈才出此下策?

  龙渊到是希望事实如此,虽然他与太初润德只相处了短短的三天时间,但已经能够深切感受到,太初润德其实是个难得的好人,有一颗悲天悯人之心。记忆中,狼生对太初润德更是感恩戴德、如同再造。

  到是太初鱼小师妹,虽然只是短短三天接触,龙渊却对她印象异常深刻。

  先不说太初鱼对他无微不至地照顾与关怀,虽然那是对狼生,而不是他,但亦能让龙渊如沐春风,惬意非常。

  太初鱼人如其名,不但出落的十分靓丽可爱,还整天活蹦乱跳的,就像一条无忧无虑的游鱼。

  而她最引人注目的地方却是那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总是忽闪忽闪的,仿佛随时都在往外溢撒着金子般的光芒。

  太初鱼还特别喜欢笑,时刻都是笑着的,一笑,两个深深的酒窝就像两个漩涡,直接吞噬掉龙渊所有惊艳的目光。

  临下山前,所有的师兄弟们都严格遵循太初润德的命令,一个没来送行,唯有太初鱼不顾庄主责骂,坚持跑来,哽哽咽咽一直将龙渊送至山下,而那时,她已经离开山庄大门几里地。

  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临别前,太初鱼说,“狼生哥哥,将来你武道大成了一定要记得回来看我和师父。”

  龙渊说好。

  太初鱼又说,“你千万别记恨师父,他一定是为了你好。”

  龙渊还是说好。

  他是真的觉得好,毕竟他还是略有理解太初润德的良苦用心。

  六壬山庄的武道境界及修为在大熵王朝并不出色,比之云门宗更是天差地别。

  如果太初润德真希望龙渊“择良木而栖”,那么自己非但不会记恨他,相反,自己还应该感激他。

  太初鱼又说,“狼生哥哥,你之前受过很多苦,将来可能还要受更多苦,但你一定要记得苦尽甘来的道理。我相信狼生哥哥你将来一定能够大成归来、光耀大熵,成为我和师父都望尘莫及的大人物,成为真正的武道强者。”

  龙渊说我竭力而为。

  太初鱼最后不说话了,亦或者是有太多话想说,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彼此默默对视半响之后,太初鱼突然用力拍了自己的脑袋一下,赶紧从兜里掏出一沓金叶子塞到龙渊手中道,“这个你收着,以后可能用得着。”

  金叶子是大熵王朝的硬通货,就像现代世界的黄金,却不是大熵王朝的通用货币。

  大熵王朝的通用货币是铜钱及纹银,这与中国古代历朝历代很像。兑率也大同小异,一千铜钱置换一两纹银,十两纹银置换一两黄金。铜钱及纹银是普通百姓及市井之间广为流通的货币,金锭及金叶子乃是世族大家及皇室贵胄才有权利使用的官方货币。换句话说,金叶子及金锭其实也是高贵身份的象征。

  龙渊粗略看了一下,那一沓金叶子足有十几张之多。

  一张金叶子是一两金,十几张金叶子就是十几两金。如果置换成纹银,就是百十两纹银。

  据狼生的记忆得知,在过去的十六年间,太初润德光购置名贵药材为他浸泡身体就花去至少百两金。

  百两金是个什么概念呢?

  这里有个对比,帝丘圣家族每年拨给六壬山庄总共的花销也就八百金。而这八百金的用途却包括了山庄上下百十口人一年的吃喝拉撒睡及所有花销、皇室墓园的日常修缮与维护、山庄千余私军全年的损耗及所有用度等等。

  如此换算下来,百十两纹银几乎就是大熵王朝普通贵族家庭一年的开销,普通农家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的花费。

  太初鱼如此轻松就将这么大的一笔巨款塞到了龙渊手里,这着实让龙渊感动得不行。

  但龙渊并不想要这些钱。这不是嗟来之食,但无功不受禄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的。

  太初鱼对狼生有情,龙渊就不能对她无义。

  龙渊于是百般推脱,却被太初鱼按住双手生气道,“这些都是我平日里省下来的零花钱,与我并不重要。但你今后出门在外,多得是用钱的地方,之所谓穷家富路,这些钱还能避免你在外少受点委屈,也能让我心里好受些……”

  太初鱼固执得近似冥顽,却又成熟的令人心疼。

  她才十五岁,比狼生还小一岁,比现在的龙渊更是小了整整六岁之多。

  她是真舍不得狼生离开,也是真不放心狼生独自闯荡江湖,更是真的对狼生心生愧疚之情——

  替她的师父——

  她的父亲大人,

  太初润德。

  她更加不明白,明明过得好好的,父亲却为何突然要赶狼生下山。

  看着太初鱼两腮边涓涓而下的泪水,龙渊只能仔细收下金叶子道,“行行行,反正今后有大把用钱的地方,我就收下啦。不过日后我一定还你。”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