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重庆穿越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5章
第二卷 共14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三章 陶园学茶艺

重庆穿越 兰生.尔玛译子 2,656 2019.08.14 12:05

  曼珠跟着父亲回家后就立马在网上淘了一件棉麻的汉服,想着得穿成这样才符合陶园的气质。等所有一切都收拾规整她就开车上南山给陶大师报到去了。曼珠虽然学习能力差,可开车却是一把好手。或许是沉默可以使她少说话,以省下力气专心开车,因而练就了她一身老司机的本事。到了陶园,她换上自己给自己准备的“工作服。”陶洋见状噗呲一笑,“还说不想当老板娘,这身打扮,不就是故意要和我的衣服搭的么。”曼珠不管陶洋的胡说八道,只是美美地朝他笑,然后自己开始打扫卫生,收拾起来。陶洋觉得很奇怪,曼珠居然对陶园的东西甚是熟悉,因为他都还没有给她说具体的东西应该放在哪里,她怎么知道这些个茶叶的摆放位置呢?可是转念一想,估计人姑娘比较用心,善于观察,也就没有多问了。

  陶园每天的生活其实都十分清闲。大部分时候是没有客人的。陶洋看到不喜欢的客人走进来,就叫曼珠告诉对方自己不在,而自己躲在画室里挥毫泼墨。等到客人实在等不及离开了,他才慢慢地从画室里出来。曼珠安静,从来不问。只要陶老师不说,她就绝不会问。来了约莫半个月了,陶洋也并未教曼珠什么东西。就任她自由地在陶园里安静地做清洁,浇花,拔草,偶尔接待一两位顾客,或是坐在茶台前看着院子里飘动的树叶发呆。清洁做完了她也会翻翻书,仔细看着陶老师的画作,揣摩这些个作品是如何勾勒出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曼珠觉得待在陶洋老师的身边她很心安。陶洋问曼珠会不会做饭。曼珠说,不会。于是陶洋大惊:“不会做,你就学啊。”然后试着让曼珠做了一次中饭后,陶洋就彻底放弃了自己这个愚蠢的想法。“能把饭做到这么难吃,你是怎么修炼到如此段位的?”曼珠不回答,只是喜欢朝着陶老师笑。此后,每日中午陶洋都是炒两个小菜,而这些菜其实都是陶洋自己闲来无事时种的。虽然吃的很是单调,也几乎很少有肉,曼珠却很喜欢吃。自己种的蔬菜,有一股纯天然的香。这天中饭过后,陶洋突然开口问曼珠,“你不觉得待在我这里无聊吗?学不到东西吗?”曼珠笑笑,“哪有,陶老师人好,还很有修为,我就认真的看您的画,我都觉得自己很是受益。”“你这马屁拍的,一点儿都没有创意啊吴曼珠。你到也挺会找乐子,今天下午开始熟悉下屋里的所有茶叶,明天教你泡茶。”

  “可是,陶老师您不是已经告诉过我所有的茶叶了么?”曼珠诧异,陶洋更是莫名其妙,“我啥时候给你说过茶叶?这些天我就让你自己玩,我看你能待的烦不烦,待得住再教你,待不住你自己就回去了,省的浪费时间。”曼珠突然想起了什么,心里一紧,正想要继续解释,突然欲言又止,于是支支吾吾的说:“哦,嗯,我的意思是,您的那个茶叶的目录,我自学过一遍了,就,就大体知道店里有哪些茶叶跟具体的价格了。”陶洋突然觉得很是有趣,“那一会儿收拾好了教你泡茶。”

  曼珠出门看了看天,今天的重庆,并看不到什么太阳。

  收拾完碗筷,曼珠强行镇定了自己的情绪。陶洋让曼珠坐在了茶台前,自己开始整理起泡茶的用具:“《论语.魏灵公》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所以泡茶之前,一定要整理好所有的茶具”,陶洋慢悠悠地说着,然后一一向曼珠介绍起了这些茶具。曼珠虽然心里有事,可是陶洋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如世外高人般瞬间令曼珠十分着迷,心里的事暂时被她屏蔽了。“曼珠,这个瓶子里装的是一些整理茶叶的工具,茶夹、茶勺、茶拨、茶漏、茶针、茶瓶,行话上把它们称作茶道六君子”陶洋一边说着,一边拿起这些茶具给曼珠展示。这个茶夹,是取放和清洗品杯用的。茶勺,取茶叶用的。茶拨,是拿来把茶荷中的茶叶拨入茶壶中的。茶漏,拿来置放在壶口以防止茶叶洒在桌上的,至于这个茶针,以往它是用来通壶嘴的,因为那时候的紫砂壶大部分是独空壶,没有球孔或网孔所以需要茶针来通这个壶嘴。而我比较喜欢用这个茶针分茶叶,普洱茶叶一整块整理不开的时候,我会用这个工具处理处理,分茶叶的话可以用这个茶托。这个呢是盖碗,也叫做三才碗,或者三才杯,陶洋把这个杯子举起,揭开盖子:“这盖为天,托为地,碗为人”。曼珠听的很认真,忽而觉得茶文化真是博大精深。泡茶远比想象中麻烦多了。接着陶洋又认真的介绍了桌面的别的器具跟用法然后顺手拿了一些红茶放入茶荷之中,“今天先教你泡红茶吧。”曼珠点点头,陶洋等着茶水烧开,把茶水注入瓷壶和杯中,“这叫温热壶盏,曼珠,你再看,这叫”王子入宫””一边说着,一边用茶匙将茶荷里的红茶轻轻拨入壶中。“曼珠,这叫悬乎冲水,因为这种红茶的冲泡需要初沸的水,而这时候‘蟹眼已过鱼眼生’正适合”曼珠听的云里雾里,“陶老师,这个斜眼、鱼眼是什么啊?”“这个嘛是老苏写的诗,古时候没有温度计,那时候泡绿茶不知道怎么控制水温,怎么办呢?古人就看水里的泡泡,像蟹眼那种大小的泡泡,水温就在70到80度左右,水泡到鱼眼大小的时候水温就在90度上下了。一沸为蟹眼,二沸为鱼眼,三沸称作“沸波鼓浪”。陶洋说的津津有味,吴曼珠听的云里雾里,“这个老苏是?......”“苏东坡,哎,咋啥都不知道,难怪你妈嫌你笨”这便是陶洋说话的方式,口无遮拦,不过曼珠听陶老师骂自己却一点都不难受,反而觉得心情很愉悦,这个在别人口中那个传说的神乎其乎的大师,此刻就在自己的面前教自己泡茶,还会给自己做饭,还会那么活灵活现的很接地气地骂自己笨,曼珠觉得一切都那么真实。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曼珠觉得陶老师骂她对于她而言,都是一种享受。“好了,这第一泡是尿,你得倒掉,这叫洗茶,然后我们再泡一泡,把茶水倒入这公道杯中,然后就可分茶了。分茶的时候小心点,别洒了,然后你自己练下吧,哎为师的我要去睡个午觉了,困死了。”说着,伸了个懒腰,进里屋去了。

  曼珠仔细看着这茶杯里的茶汤,汤色红艳,杯沿上有一道明显的“金圈”,看着看着,不知为何她将这茶汤竟然看成了一抹火红的太阳,陶洋一走开,她就莫名地心慌起来,她喝了几小口红茶,努力使自己恢复平静,使自己暂时不去想那些想不明白的事。至少在陶园不可以想,她对自己说。然后曼珠轻轻地洗净这些个茶具,按照陶老师教的方法重新泡制这红茶,可奇怪的是,无论她泡多少遍,这茶汤的味道都不如陶洋所泡出来的味道鲜香。等到陶洋午睡起来,陶园也到了打烊的时间,陶洋端起吴曼珠的泡的红茶喝了一口,说道:“吴曼珠,泡茶的时候你的心得静下来,你这茶汤里欲望太多,早点回家休息吧。”吴曼珠很是惊讶,陶老师居然能从茶汤里窥探到她的心思。可是她该何去何从呢,谁又会相信她到底怎么了呢?连她自己都还不清楚的事情,陶洋大师会理解吗?

  回家的路上,吴曼珠决定绝地反击,她告诉自己,无论是什么原因,无论是自己生病还是碰到了鬼,她都要查个清楚。她不想坐以待毙了。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