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成都春梦一一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五章 烦恼

成都春梦一一男人与女人的战争 哈哈镜 3,618 2018.11.05 22:14

  天刚亮,小玉就从睡梦里醒来,她努力睁开眼,阳光从窗户射进屋里,在床前地面上映出一个奇怪的图案,似方似圆,还轻轻地不为人察觉地移动着。小玉揉了揉揉头,头还隐隐作痛。

  昨夜喝多了!她想,今后再不能那样喝了。

  小玉起床,照了照镜子,镜子里的小玉对自己微笑着,她做了个鬼脸,眯上一只眼,用手绺了绺头发,她看着镜中的女孩,如此的青春靓丽如此的动人心魄,不喜爱都不行。她很欣赏自己对自己充满自信。

  刚住进段浩曾经住过的房子睡在段浩曾经睡过的床上,内心的思念如潮水一般涌出不可抑制,她想象着似乎还能感受到段浩的体温。她深陷其中:为什么?为什么?相爱为何不能相守?

  无疑,她是深爱段浩的,在犍为当她把自己交给他的那一刻起,她就发誓这辈子要做他的婆娘,非他不嫁。

  可当她与杨如颐交往后,她内心深深地折服了,如颐美丽自不用说,对她小玉更是巴心巴肝,工作让她独当一面,放手信任地让她随心所欲施展拳脚。她是段浩心爱的女人,是他的婆娘,我怎么能去与她争呢?这念头竟慢慢地在灵魂深处滋生起来,如雨后春笋般地不受控制地长高长大,直至占据她的灵魂。他再不敢去想念段浩,似乎想念本身就是一种亵渎。

  他很烦恼。

  “守候时光”已经全部交给她了,两个杨姐姐都全身心地投入办报之中,根本没时间和精力过问咖啡馆的事了。

  生意爆好,“守候时光”因为美女小玉而越传越广,因为小玉的美艳,以致许多人相约时都以一个“美女咖啡馆”而代替了“守候时光”。美女咖啡馆的名字因而为更多人所熟知。

  小玉的追求者自是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刘建龙自不必说,他是每天必来扎场子。那天他喝醉后挨了段浩两耳光,酒醒后他压根不计较,这事好像就没发生过,见到段浩也浩哥长浩哥短的显示亲近,她照旧对小玉献着殷勤,有时小玉见他的巴结模样不禁心底也涌起几分可怜:难道爱一个女人就会彻底地丧失自尊吗?

  昨夜她喝得多了,按她的酒量,本是不应该醉的,她还是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何会醉。

  昨夜的聚会是因为孟海明,孟海明本是来帮段浩做中和镇的房地产项目的,曾刚突发奇想要办报纸,本就对房地产委决不下首鼠两端的段浩自是放下搁置下来。孟海明也就到报社当了曾刚的副手。

  自从段浩带他去了“洞洞舞厅”后,孟海明就像吸了毒一般上了隐,隔三差五只要有闲暇脚步就不由自主地往那儿迈。

  一天,一个清纯的女孩吸引了他的注意,女孩没有化妆,皮肤很好。女孩拒绝了许多猥琐中年男,只与年轻男子跳。孟海明年轻模样也好,架付宽边眼镜还有几分酷,见孟海明独自站着,女孩主动邀约了他。

  跳舞时,女孩紧贴在他身上,技术不纯熟还有几分生疏,孟海明抱着她,不禁有了恋爱的感觉,他好想就此抱着她直到永远。

  女孩吐气如兰,告诉他她叫玉兰,是川师才进校的一年级新生。

  孟海明有些吃惊:“大学生?你不该来这个地方。”

  “要交学费要交伙食费,我家里穷,父母只会种田,不会做生意。不做这个我怎么有钱念书。”玉兰叹口气,眼里蒙上一层泪水。

  孟海明突地心里一紧,他太理解了,他知道女孩说的是实情。他老家在重庆酉阳,一个很贫穷的地方,他想起十年前自己的大学生活,好在那时国家有助学金,靠着助学金他念完了大学。而今,大学改革,助学金取消了,读个书必须靠家里,家里穷靠不上的就只有靠自己了。

  那天女孩一直与孟海明跳,一刻也未分离过,下半场,孟海明便带她出了“洞洞舞厅”。

  “玉兰,别去了,我帮你。”街头的灯光下,女孩的青春与美丽顿时显现出来,孟海明握住她的手,真诚地说。

  女孩灿然一笑,口里“嗯”了一声。她对这个大哥哥样的男人印象很好,有那么一瞬间,她想起了犍为“梦幻”歌舞厅想起了那个给她四千元的男人。这个世界上好心善心的男人还是不少。她心里想。

  那天,孟海明带着玉兰在蜀都大道来来回回地走,他似乎有说不完的话,玉兰则静静地听他讲他北大的求学经历和市委机关的工作趣事,时不时仰起头望他,眼中满是崇拜。

  快到晚上十一点了,孟海明才打车送她回到狮子山的川师,两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孟海明突然有了恋爱的冲动,他觉得这个女孩儿就是个丑小鸭,是上天送给他的礼物,他想在他的呵护下,迟早有一天会成为白天鹅的。

  连着几场约会后,孟海明牵着玉兰的手说做我女朋友吧。玉兰轻轻地点着头,她想有个大哥哥似的男人她就有了依靠有了安全感。

  孟海明正儿八经地与玉兰谈起了恋爱,他想他的女人就应该这样,既懂得生活的艰辛又不被压倒,犹如那青石板下压着的小草,只要有一丝缝隙就会顽强地伸出头来。而长相俊秀的玉兰恰巧合乎这点。也许,近三十年的期盼和希冀,应对着的女人就是她了。

  段浩知晓孟海明谈上了恋爱,有了心仪的女孩子,不禁为他高兴,遂提议在“守候时光”搞场告别单身聚会。只是他没有想到在这里会碰上玉兰。

  当玉兰见到段浩的那一瞬间,她如同五雷轰顶,呼吸心跳顿时停顿,怎么会呢?一连串念头在脑海中滚过,她羞愧难当无地自容。当孟海明向她介绍段浩以及其他人时,她只是机械地朝对方点着头,全然记不住对方的名字。恍恍惚惚地她只是觉得有三个美如仙女的女子和几个气宇轩昂的男人。

  段浩一看玉兰神不守舍的模样,自是十分明白。他打着哈哈,笑着擂了孟海明一拳:

  “好你个孟康德,找个这么小的一个女学生,老牛吃嫩草。”那一刻见到玉兰无助的眼神,他就暗暗决定,不能告诉老孟玉兰的过去,就让那个秘密埋在心里烂掉吧。

  孟海明丝毫没有觉得异样。嘿嘿傻笑着,与大家碰起杯来。

  段浩有点自责,玉兰到学校后与他通了几次电话,可他实在是太忙了,没时间去见她。老孟是个实在人,把怎样在“洞洞舞厅”认识玉兰,玉兰为什么去舞厅都原原本本告诉了段浩。段浩听到了也没往心底去,他怎么也想不到她就是玉兰。假如他抽出时间去见了玉兰,知晓了她的窘境,他想他定会毫不犹豫给她钱供她读书,她也不会去“洞洞舞厅”挣钱了,孟海明也就没有机会结识她,那么今天的聚会也定然不存在了。他的一系列逻辑推理使他感觉生活充满偶然和滑稽,他看向兴奋的孟海明,心想孟海明还真应该好好感谢我呢。

  曾刚与杨晓慧聊着报社的事,曾刚主抓文章内容形式,杨晓慧负责记者部,老记者思维固化写出来的东西就是个八股文、不忍卒读;新招的记者呢,倒是没有条条框框,写的稿件就像是搞文学创作。为此曾刚头痛不已。

  杨晓慧其时还是个学生,写稿上她倒是有天份,文笔也如其容貌一般美丽,她很累,不仅工作学习上累,心里也累,阎晓不依不挠的搔扰使她很烦躁,她不想再度陷入感情中去,而事实上她也斩断了与阎晓的那一缕情丝。

  杨晓慧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子,在男女感情问题上,她有天生的直觉,只要见过一面的男人,她都会自动形成综合判断:她在那男人心中有怎样的印象,男人对她怀有怎样的心思,在她眼中更是一目了然。比如段浩比如曾刚,打她与他们初识,她就明白自己已经占据了他们心中的隐秘部位触动了他们最柔软的那块情感构成。她更明白只要她愿意,这两个男人是分分钟可以手到擒来的。但是,她不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她不愿意把自己的感情随意抛洒,她希冀的男人是一个让她怦然心动一见钟情的男人。

  事实上,马原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初见就曾让她心动不已胡思乱想。

  当她正在思绪里乱飘的当儿,一只手拍在了她的肩头。她抬头一望,是马原,照例带着他的让女人着迷的招牌微笑。

  马原今天是不约而至。他在成都已待了很久,他喜欢这个城市,这个城市的温度这个城市的女人,特别是柔弱的娇小的女人给他以创作的灵感,于是他干脆在这买了一套房子,专心致志地搞起了创作。

  想曹操曹操到,杨晓慧很有几分惊喜,她眼睛放出光来,满脸笑烂了似的面对着马原,她想不到今天在这与马原不期而遇。

  马原再也不提阎晓了,他早就判断出阎晓没戏了,杨晓慧是那种决断力强说一不二的女人,只要她决定了的事就是八头牛也拉不回来,他研究过属相,她的性格就是如此。

  “你让我好找。”马原微笑着看着她。

  “找我干什么呢?”杨晓慧咬咬嘴唇斜着脸笑望马原。

  “找你去旅游呀,下月,请你去埃及。”马原说得很认真。

  埃及,那个神秘的国度,一个产生过埃及艳后的文明古国,杨晓慧早就看过电影《尼罗河上惨案》,对埃及神往已久。

  “莫开玩笑,埃及怎么去?”杨晓慧没当真,她知道埃及还没有对中国人开放旅游。

  “骗你是小狗,北京我朋友组织了个旅游团,我拿了两个名额。一个是我,另一个自然是给你预备的。”马原一本正经。

  “护照,把你护照给我,准备三张照片,春节我们就去。”

  “那太好了!”杨晓慧高兴得跳了起来。

  “你告诉阎晓了吗?”杨晓慧还是有点担心,她悄悄地问。

  “怎么会呢。我不会告诉他,他不会知道的。”马原信誓旦旦。

  他们两人在一个角落完成了上述对话,没有人知道他们谈了些什么。

  小玉在男人堆里穿行着,由于她的美丽,认识的不认识的男人都要邀请她喝两杯,刘建龙照例跟在她屁股后献着殷勤。她摆脱不掉也就习以为常了,只是她不给他好脸色看。

  好久没见到段浩了,喝了不少酒后,她情绪有些失控,她扭着段浩,非要与他干杯,连着喝了几杯,她见段浩与如颐正挨着头说着什么,她有些难受,又猛干了两杯红酒,直到头昏脑胀。

  深夜,段浩和如颐把她送回了家。迷糊中,她觉得自己飞了起来。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