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位面爱情之有缘无份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位面之校园篇 共31章
位面之皇城篇 共88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牡丹姐姐

位面爱情之有缘无份 爱吃猫的渝 2,068 2018.07.02 11:21

  不过,皇甫锦倒是很享受。左拥右抱,很快就和花枝招展的美人们混作了一团。苏清颜看着他那一脸惬意的样子,欲言又止,在古代,男人就是这样吧,三妻四妾寻花问柳应是常事。更何况,皇甫锦是有权有势的王爷。那么,轩辕诚那家伙,是不是这样子的呢?苏清颜的脑袋突然蹦出了轩辕诚俊美邪魅笑容,低下头,轻声嘀咕,“轩辕诚,你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一旁笑盈盈地左拥右抱着的皇甫锦听见了苏清颜的嘀咕声,转过头,定定地看着她那失落的表情,心底涌起一阵莫名醋意。

  “哈哈!走,姑娘们,陪本公子去最好的厢房坐坐!”皇甫锦大笑了两声,朗声吆喝着环绕着他的姑娘们。

  姑娘们纷纷笑盈盈地答应,拥着皇甫锦走向楼上的包厢。苏清颜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也跟着走了上去。皇甫锦让人布置了一大桌子的好酒好菜,和他身边的姑娘们一起吃喝玩乐了起来。苏清颜则安静地坐在皇甫锦对面,直直地看着他,老实说,她实在是不喜欢这浮躁纷乱的烟花之地。

  “我说沈公子,您怎么就只是干坐着既不喝酒,不吃菜呢?”一个妩媚明艳的黄衣女子紧紧地贴着苏清颜,眨巴着眼睛,端起一杯酒,娇滴滴地劝稳如磐石的苏清颜,“沈公子难道是不喜欢我们倚翠楼的姑娘们?沈公子倒是喝一杯啊!您看这儿有美酒佳人,沈公子您为何像石头一样一动不动的?”

  苏清颜看了她脸上厚厚的脂粉一眼,不说话。

  “公子,您来咱倚翠楼,莫不是为了寻欢作乐而来?可您现在这样子让翠儿怎么心里怪难受的,翠儿见公子的第一眼就被公子俊俏的外表给吸引了。您就给翠儿的面子,喝了这杯酒吧!”

  苏清颜仍然不说话,只是定定地坐着,时不时抬眼打量整个倚翠楼,苏清颜的性子便是如此,一旦倔强起来就倔得跟头牛似的,谁劝都没用。皇甫锦看着她的样子倒是忍不住笑了,举杯朝着苏清颜做了个敬酒的姿势然后继续灵活自如地穿梭在百花之中。

  “公子---”黄衣女子仍不死心,倚着苏清颜的肩膀,偷偷用手扯了扯自己的裙衫使自己香肩半露,酥胸微露,使出了浑身解数勾引苏清颜。无奈苏清颜还是一点表情都没有,冷如腊月雪。

  “公子---公子您生的可真是俊俏。”黄衣女子的手不自觉地摸上了苏清颜的胸前的柔软,疑惑地皱了皱眉,,“咦,公子的胸膛怎么这么----”

  苏清颜心里“咯噔”一声响,暗呼不妙,急忙拿起酒杯欲向黄衣女子敬酒。恰在此时,一个青瓷酒杯挡在了苏清颜面前,黄衣女子的手已经被一直纤长有力的手给牢牢握住了,苏清颜抬起头正对上皇甫锦那双邪魅的桃花眼。

  皇甫锦对她眨了眨眼随,暗示她不要说话,即笑眯眯地看着黄衣女子,柔声道,“翠儿,本公子敬你一杯如何?今日你见了沈公子就一直缠着沈公子,都不来问候问候我,我这心有颇有些醋意呢!再说了,我们沈公子前些日子围猎时,胸前受伤了,也不方便喝酒。来,我敬你一杯!”

  黄衣女子见了皇甫锦这热情的样子于是也就松开了苏清颜,娇滴滴地缠上了皇甫锦。苏清颜这才松了口气,趁着皇甫锦与众女子调情的空挡偷偷遛出了包厢。

  皇甫锦看着苏清颜那仓皇出逃的背影,嘴角轻扬。

  苏清颜走出了包厢,慢慢寻到了芍药生前所住的厢房,由于芍药头七未过,这厢房有就没有新人入住,里面的摆设还保持着芍药生前的摸样。

  厢房里的摆设淡雅简单,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苏清颜将整个厢房检查了一遍最后走到床榻前,掀起来被褥和床板,发现了一个巴掌大的丝绸袋子。袋子里有一个晶莹剔透的血玉镯子,镯子毫无规则地上分布着大大小小的红点。血玉镯子的旁边有一小块瓷片,瓷片表面凹凸不平,像是某个瓷器的某块碎片,不过这瓷片倒是上好的钧瓷,在这个年代钧瓷可是价值不菲的宝贝,可见这瓷片的出处定不简单。

  瓷片的中心用红色的朱砂写着三个遒劲有力的草书字体“浅醉阁”。浅醉阁?这浅醉阁是个什么地方?为什么芍药会把这一下快破损了的瓷片小心翼翼地珍藏着呢?这里面有什么样的秘密?苏清颜正思考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苏清颜大惊,迅速将瓷片收进怀里,匆忙整理好床铺被褥,弯腰躲至床底。

  进来的是两个花枝招展的青楼女子,一个着粉裙,一个着绿裙。两人是相互说笑着进厢房来的,但进厢房之后便沉默了很多,苏清颜从床底偷偷将这两个女子打量了一番,粉衣女子相貌俊俏妩媚,身材窈窕,是个美人。而绿裙女子则要稍微逊色一些,长相并不十分出众,脸上的妆容倒是很浓。

  “牡丹姐姐,那个自命清高的芍药死了,以后这倚翠楼就属姐姐你是花魁啦!”绿裙女子谄媚地凑在粉衣女子耳边说。

  “哎,丁香妹妹,话可不能这么说。芍药妹妹性子好,生前待我们也不薄,也不只是遭了什么罪,竟会被人给杀害,实在是红颜薄命啊!”粉衣女子说着掉了几滴眼泪,那梨花带雨的样子,人见人怜。

  “姐姐,芍药这丫头性子孤高,素不喜欢与我们姐妹为伍,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又得到了大皇子殿下轩辕麟的宠幸就嚣张地不得了,真是---”听到轩辕麟三个字苏清颜顿时就来了精神。

  “快闭嘴!怎么可以在这里说出大皇子殿下的名号?”粉衣女子擦了擦眼泪焦急地打断了绿裙女子的抱怨,“大皇子殿下哪是我们这些卑贱的娼妓高攀的起的?她芍药也不过被宠幸了几次就被人抓住了话柄。而今芍药已不幸被害,若是在这个时候还把她和大皇子殿下扯上关系,那会给大皇子殿下的声誉添加污点的。”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