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国偷香传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61章

第001章 神女花粥

第002章 宫中秘密

第003章 血猪

第004章 诸鬼降临

第005章 一条蛊儿

第006章 天宇城的流浪儿

第007章 魔王初世

第008章 初次当值

第009章 听到父皇

第010章 女人打架

第011章你最好不要太快服软

第012章戏是假的 情是真的

第013章为遇见你伏笔

第014章 脊惑之亲

第015章不能让你走

第016章纠缠不清

第017章哭什么

第018章 美人蛊惑

第019章 魔术游戏

第020章第三条腿

第021章私会幽香

第022章密阳

第023章先皇遗妃

第024章碧血秘密

第025章神女迷城

第026章无邪那条狗

第027章 五百只鸭子

第028章 上坟

第029章 毒誓的力量

第030章 假传文碟

第031章作者韩美美

第032章 奸情烂大街

第033章 你在意淫吗

第034章千年一欲

第035章 神游之余

第036章 灭门惨案

第037章 月下两波人

第038章 邪灵缠身

第039章 迷魂血阵

第040章 第三波人

第041章 邪灵出没

第042章 恐怖升级

第043章 现代僵尸病

第044章 天地诛心

第045章 七

第046章 六月雪

第047章 一粒米

第048章 破蝴蝶伞

第049章 迷魂道场

第050章 圣主薨了

第051章 一场梦

第052章 霸王硬上弓

第053章 却是故人偶遇

第054章 端倪初显

第055章 探个究竟

第056章 情敌掐架

第057章 消息汇总

第058章 在下要出趟恭

第059章 谁心里没个龌龊的秘密

第060章 无邪的承诺

第061章 救了太后

第062章 你不会真的把他打死了吧

第063章 说要公审

第064章 八公和龘龘

第065章 在下厉清尘

第066章 第三重身份

第067章 神女殉夫

第068章 断袖之癖

第069章 公开放水

第070章 刎颈之交

第071章 同情之谊

第072章 晓之利害

第073章 什么考验 今日第二更

第074章 又来一位

第075章 惊魂再现

第076章 通灵券:今天第三更!求众筹。

第077章 比谁先死

第078章 逼良为娼

第079章 底线意识

第080章 心之所向今日二更

第081章 血泪崩塌

第082章 终于回来了

第083章 红颜旧

第084章 至亲之人

第085章 蛊王殿下

第086章 无异于向在下撒娇

第087章 子时信息

第088章 子时三刻

第089章 狼女

第090章 叫而无为

第091章 各怀心事

第092章 祸从口出

第093章 迷魂血易得,真心血难求!第三更

第094章 月下萤火

第095章 美好时光

第096章 又一出折子戏

第097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

第098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二第二更

第099章 太后和她的狼

第100章 暗藏玄机的仪式感

第101章 一切按部就班

第102章 双月凌空

第103章 七公主的猪耳朵

第104章 山洞里的狐狸新娘

第105章 温柔陷阱

第106章 风流債难了二更求票

第107章 太后的筹谋

第108章 木心往事

第109章 疑是偷香者

第110章 镜中幻像

第111章 小试牛刀

第112章 人间盛宴

第113章 特使到访

第114章 魔镜直播

第115章 大红灯笼高高飘扬

第116章 故人相见

第117章 玉销魂:夜夜偷香

第118章 两个人的墓地

第119章 雪沥清尘

第120章 穷奇谷的守夜人

第121章 牺牲从我始

第122章 猫和铲屎官

第123章 她的绝世美颜

第124章 俊儿的热闹

第125章 成了帮凶

第126章 国将不国

第127章 三堂会审

第128章 他自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第129章 告别盛宴

第130章 新的乱战

第131章 向死而生

第132章 二度进宫

第133章 更多羁绊

第134章 人去谷空

第135章 哑巴憋出话来

第136章 猫蛊游戏

第137章 与大猪蹄子打架

第138章 谜之自信

第139章 小丑表演

第140章 大变心中想

第141章 情景再现

第142章 姐妹花开

第143章 笑傲江湖

第144章 死生契阔

第145章 群魔乱舞

第146章 血力困惑

第147章 初诉衷肠

第148章 左右不是人

第149章 太子殿下喝醉了

第150章 冰蓝血因

第151章 杀父仇人

第152章 肾亏得补

第153章 木板床上的修行

第154章 情敌默契

第155章 孩子他爹

第156章 坏囡囡和负心汉

第157章 投诚的礼物

第158章 近宫情怯

第159章 见到父皇

第160章 哭丧出殡

第161章 张吴氏要殉夫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006章 天宇城的流浪儿

魔国偷香传 五月云覃 3,157 2019.07.24 17:46

      当夜,无邪窗下伺机而动,离家出走。

       

      一年后。无邪辗转来到天宇都城。

      

     饿了几天,蛋壳儿也是蔫了巴几缩在美人颈瓶子里的一角。无邪没吃过一顿饱饭,所以食指上的血不争气,咕噜咕噜冒半天出不了一滴,甚至还缩回去,酱紫酱紫的。

  眼见蛋壳满身菜色,无邪喂它虫子它也不吃,虫子的基因毕竟低等,无法维持高效思维模式的运转。真后悔离家出走,爹爹早就弃娘亲和我们而去,娘亲虽是固执癫狂了些,但毕竟姐姐还是爱自己的,娘亲把人生翻盘的机会都寄托在了自己身上,娘亲知道邪儿定能把爹爹从那个姨娘那里抢回来……

       

     阳光总是很少。一条杂种街,带着美人颈瓶子无邪来来回回走了十几遍,一个丁字路口两边小贩都很奇怪,姑娘小伙子个个茕茕而立,他们贼眉鼠眼看着自己。说是个街市吧,却只有店铺,也有伙计,就是奇怪,没有见过柜上售卖的东西。

       

      眼前几间街铺一溜排开,看了几十遍,才找到一间:“敖良杂种铺”。曾祖父临终前说如果有一天无邪长大了,可以去都城找找杂种街,杂种街上有一间傲姓杂货铺。曾祖父名傲寒山,单字良……这个“敖”应该是为了避当今皇上的名讳才改的。

       

      傲无邪胆子小些,他守了好几日,终不敢缆然有所行动……

       

  “小孩儿……喂——”有一个店小二模样的人,比无邪岁数略大,挤眉弄眼儿把无邪拉到一边。

       

  “怎么了?……”无邪假意懒洋洋看着他,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地问。

       

  “有什么杂种吗?”那个店小二见面前脏兮兮的流浪儿神情迷惘,就又问:“巫傩?……啧啧……不是巫傩,那你家定是有个神女?”见对方未置可否,又摇摇头:“难道你卖的是杂种?”

       

  “不是……”

       

  “什么……都不是?”他见对方这都不是完全否认,反而像是放了心,骂了句脏话,说,"噢。原来是个野路子?那把你——东西——拿出来,我们看看……”

       

  他的手一挥,周边几个闲逛的人就拥上来。给无邪展现了他们的东西,他们的东西都用恰当的红蜻蜓或者美人颈瓶子装了,阳光灿烂的天气里看过去。蝴蝶蛊、蜻蜓蛊、蚂蚁蛊,小鱼居然没有水在美人颈瓶子里游得欢。

       

      怀里的美人颈瓶子蹦了好几下。

       

      那一伙三四个人见无邪捂着腰,就一涌而上,一起不屑地看着他。似乎他这么个一看就是个乡巴佬的小孩子,衣衫褴褛还丢了一只鞋,肯定既是有蛊儿,也不会是什么好货色。旁边几乎半条街的人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都又三三两两围观过来几个。

       

  无邪的手被几个硬扯着掰开,瓶子里放出一道光,他躲闪不及,往后退,一不小心就被几个挤得满满当当的,身后的门吱哑就开了……

       

      门吱哑一声开了的同时,几个小孩子立即抬头看了一眼大门牌匾上的字,左右互相看看,仿佛那匾额上有鬼,惊恐万状,四散而去。

       

      无邪退出门来,也向上看匾,匾额上却仍是自己观察了好几天的“敖良杂种铺”。心道:“你们跑了,我却不能跑!”

       

  下午的阳光直射下来,透过一棵老槐树。一个整洁的院落,比在外面想像的大很多。按照常理,一个门市是一张典当铺或者杂种铺中最精华或者最看起来值钱的部分。但是这里不,破败的院落越往里走似乎越精致,十岁的无邪不断左顾右盼,寻找蛛丝马迹以证明它名字里傲良的部分。

       

  他试着从远处看了半晌,堂屋里也似乎没有人……如果退后,这一趟算是枉然白废了,他和蛋壳要继续流浪挨饿,恐怕也熬不了几日了。他伸开腿儿先把右腿迈了进去,那只猫在堂屋的供桌下边发着黑光,怀里的瓶子嘣脆乱响,身后门口的光芒照耀了一溜的空间,鬼使神差地走了几步。

       

      毛骨悚然之中,无邪全身颤栗。

       

      蛋壳儿在瓶子中也抖擞成了一团,无邪把它放了出来,继续往前走,大白天正对面的供桌上地上血迹纵横,被涂鸦成一副山水画,受伤的人似乎继续爬,爬行过程中应该是又受到了重创,那把尖锐的利器,应该是牛角刀一类的乡间用来宰牛的,锋利而且是三个刃的,地上的血迹被新的新鲜的血叠加上去,又奔涌出来铺盖了旧的……这个人伤痕累累身上几处致命伤继续死命往前爬,手印似乎只有一只手的,那他另一手呢?

       

      刚才椅子腿儿上的血印应该是那只手的,无邪比比划划,躺下去,扭转身体,用右手一只手往前爬,假装腹部大出血,背部大出血,另一只手比比划划,找它合理的位置,应该不是为了躲避施害者的刀,他似乎已经顾不自己了,那只手在保护一个东西……

       

       

      他往血迹延伸处看去,那只猫却已在里面发着黑光,无邪竟鬼使神差地返身走到供桌上,拿起一枝正点着的红蜡烛,血腥味儿扑鼻而来,蜡烛照亮的位置,墙上,墙角灰色地砖部分黑漆麻黑的一滩水,他蹲身子来伸手出去粘了回来看……

       “啊……我的姜央,是血……是人血……”鲜红鲜红的血地上的一滩,似乎是某人受伤,大腿根部出血才会是喷射状奔涌而出的,边缘很干净沒有刮蹭,这个人受伤窝在了墙角儿,旁边有把太师椅被下沉的巨大动力推向旁边两寸,以至椅子腿儿上还有这人的扶着的手印,从几个完整的指痕上看,受害者应该是个身量不大的人,要么是个十几岁的少年,要不就是一个女人……

      “姐……”蛋壳儿兴奋异常,两眼放光跑回来,在地上用血迹爬出了一个字。

      “蛋壳儿,这个血不能吃,你想变成杂种吗……”

       蛋壳儿很委屈地摇晃尾巴,它两只眼睛几乎要流出泪来。

      “什么?”无邪狠狠地跺出脚去,骂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变成杂种岂不功溃于一溃,蛋壳啊,你怎么就体会不了我的用心良苦,你要变成杂种,我们一辈子再沒有翻盘的机会了。”

       

      “我们还要变厉害了。还要回家与娘亲姐姐团聚呢!”让娘亲姐姐不要再那样辛苦,吃上好吃的,穿上好看的衣服,还有让父亲回心转意回到家里,是流浪儿无邪最大的理想了。

       

      只见蛋壳儿委屈地哭完,扭转身体调转方向还冲无邪招了招它的前足……无邪便随它奔进了一道高大的门槛,一脚踩到了一个热乎乎的东西上。

       

      “噢,我的姜央啊……”

  门槛里面有一个人,是女的,肚子上被利器霍开了一个大洞……血肉模糊的脸庞,因为后面的发髻还绑着,那些齐刷刷被揪下来的头发开花一样婆散在她脸上,无邪抖抖地拨开她的头发,果然和娘亲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脸庞……

      “大姐……大姐你怎么了……”无邪给大姐掩上她血淋淋的衣裤,血红一片中,心里一片白茫茫的空。

      “邪儿,我知道是你……我认得这蛊儿……”似是混沌中灵光一闪,大姐寂静中醒来,断断续续地说。

      “大姐,你顶一会儿……”无邪哭不出来又气涌上头,他从怀里掏出来一个葫芦瓶,把里边的陀陀丹倒在手上,胡乱地往姐姐嘴里送,姐姐紧闭牙关摇摇手,她的手指尖涌出一滴血,她就把那滴血举着,缓缓伸过去把蛋壳淹在血泊中,她说:“孩子,好好吃吧,这个是干净的……”

       

     “邪儿,好好照顾你侄儿……给我报仇……”姐姐说……她说完满目慈爱地看了无邪很久……姐姐去了!不可挽回地死了。心里的白茫茫的疼痛一下子还没有落尽,十岁的无邪已经被外面涌进来的若干人等五花大绑着押进了天宇城衙门,百般解释终变成了人脏俱获无赖狡辩,直接被判杀人偿命秋后斩立决。

  暗无天日的牢房里跳蚤臭虫成群,几番人等来来去去,他终于等到了一个人来。

      谁——

      那个人头顶中间秃顶,其余头发油腻腻的,一口黄牙……应该是天元国自己家乡北陀陀山往西的彼岸镇的,那里水土碱性体质导致他们常常食用酸刺萄汁水。

  他的衣服鞋子似乎都不是他自己的,鬼鬼崇崇假装溜达了好几个牢门口才过来,潮红的脸冲口一句,“傲无花……真不是东西,怀了怪胎一年,唯恐别人笑话,躲躲藏藏也就罢了。孩子都快生了,还不把我当孩子的爹……”

      “……贾贵儿?”无邪上下打量那厮,恨不能把自己立刻变成蛇,满脑子转得都是怎么吐出蛇信子,把他缴杀,剥其筋骨生啖其肉。

      “按理你该叫我姐夫。哪有嫁过来,嫁妆还是娘家名号的?我赌个钱怎么了?归属于我比较好,省得秋后你死了落入旁人之手……我好与你收尸……”贾贵儿起身离开了槛外,稍远一点侧身站住,贼溜溜看着那个十岁的小流浪儿。无邪还是没吭声,等着他表演。

      果然他开始哭。

  初生的婴儿不好养了,没有奶养只山羊都要钱了,姐姐又对他不好,之类的话在无邪的脑袋旁边翁翁作响,就像那天晚上离家出走前一样翁翁作响……在堂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