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国偷香传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199章

第001章 整个抖音都在说他不爱我

第002章 与魔鬼的初次契约

第003章 身体的变化

第004章 顶缸第一天

第005章 供观众喜欢的暖男

第006章 高学历却遇上了愚昧无知

第007章 他长了一张和前男友一样的脸

第008章 初次当值

第009章 面对现实,隐忍是唯一出路吗

第010章 闺蜜之间有话说开就好

第011章你最好不要太快服软

第012章 戏是假的 情是真的

第013章为遇见你伏笔

第014章 脊惑之亲

第015章不能让你走

第016章纠缠不清

第017章哭什么

第018章 美人蛊惑

第019章 魔术游戏

第020章第三条腿

第021章私会幽香

第022章密阳

第023章先皇遗妃

第024章碧血秘密

第025章神女迷城

第026章无邪那条狗

第027章 五百只鸭子

第028章 上坟

第029章 毒誓的力量

第030章 假传文碟

第031章作者韩美美

第032章 奸情烂大街

第033章 你在意淫吗

第034章千年一欲

第035章 神游之余

第036章 灭门惨案

第037章 月下两波人

第038章 妖魔出没

第039章 迷魂血阵

第040章 第三波人

第041章 邪灵出没

第042章 恐怖升级

第043章 现代僵尸病

第044章 天地诛心

第045章 七

第046章 六月雪

第047章 一粒米

第048章 破蝴蝶伞

第049章 迷魂道场

第050章 圣主薨了

第051章 一场梦

第052章 霸王硬上弓

第053章 却是故人偶遇

第054章 端倪初显

第055章 探个究竟

第056章 情敌掐架

第057章 消息汇总

第058章 在下要出趟恭

第059章 谁心里没个龌龊的秘密

第060章 无邪的承诺

第061章 救了太后

第062章 你不会真的把他打死了吧

第063章 说要公审

第064章 八公和龘龘

第065章 在下厉清尘

第066章 第三重身份

第067章 神女殉夫

第068章 断袖之癖

第069章 公开放水

第070章 刎颈之交

第071章 同情之谊

第072章 晓之利害

第073章 什么考验 今日第二更

第074章 又来一位

第075章 惊魂再现

第076章 通灵券:今天第三更!求众筹。

第077章 比谁先死

第078章 逼良为娼

第079章 底线意识

第080章 心之所向今日二更

第081章 血泪崩塌

第082章 终于回来了

第083章 红颜旧

第084章 至亲之人

第085章 蛊王殿下

第086章 无异于向在下撒娇

第087章 子时信息

第088章 子时三刻

第089章 狼女

第090章 叫而无为

第091章 各怀心事

第092章 祸从口出

第093章 迷魂血易得,真心血难求!第三更

第094章 月下萤火

第095章 美好时光

第096章 又一出折子戏

第097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

第098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二第二更

第099章 太后和她的狼

第100章 暗藏玄机的仪式感

第101章 一切按部就班

第102章 双月凌空

第103章 七公主的猪耳朵

第104章 山洞里的狐狸新娘

第105章 温柔陷阱

第106章 风流債难了二更求票

第107章 太后的筹谋

第108章 木心往事

第109章 疑是偷香者

第110章 镜中幻像

第111章 小试牛刀

第112章 人间盛宴

第113章 特使到访

第114章 魔镜直播

第115章 大红灯笼高高飘扬

第116章 故人相见

第117章 玉销魂:夜夜偷香

第118章 两个人的墓地

第119章 雪沥清尘

第120章 穷奇谷的守夜人

第121章 牺牲从我始

第122章 猫和铲屎官

第123章 她的绝世美颜

第124章 俊儿的热闹

第125章 成了帮凶

第126章 国将不国

第127章 三堂会审

第128章 他自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第129章 告别盛宴

第130章 新的乱战

第131章 向死而生

第132章 二度进宫

第133章 更多羁绊

第134章 人去谷空

第135章 哑巴憋出话来

第136章 猫蛊游戏

第137章 与大猪蹄子打架

第138章 谜之自信

第139章 小丑表演

第140章 大变心中想

第141章 情景再现

第142章 姐妹花开

第143章 笑傲江湖

第144章 死生契阔

第145章 群魔乱舞

第146章 血力困惑

第147章 初诉衷肠

第148章 左右不是人

第149章 太子殿下喝醉了

第150章 冰蓝血因

第151章 杀父仇人

第152章 肾亏得补

第153章 木板床上的修行

第154章 情敌默契

第155章 孩子他爹

第156章 坏囡囡和负心汉

第157章 投诚的礼物

第158章 近宫情怯

第159章 见到父皇

第160章 哭丧出殡

第161章 张吴氏要殉夫

第162章 现场审案

第163章 皇宫里的秋千

第164章 搞怪之人总是要搞怪

第165章 不得不的尬聊

第166章 魂迷春梦中

第167章 古墓魅影

第168章 一条红裤衩

第169章 没嘴儿的夜壶

第170章 等君入瓮

第171章 午夜惊魂

第171章 迷魂收尸阵

第173章 夜半钟声

第174章 一个女婿半个儿

第175章 出大事了

第176章 墙上奇观

第177章 两个灵魂的又一次对话

第178章 请叫我伍老师

第179章 早恋要修成正果了

第180章 拒绝暗恋的正确方式

第181章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第182章 带你去见一个人

第183章 绕舌和穿越的意义

第184章 急个锤子 我又不是你的新娘

第185章 心机婊与白莲花

第186章 死了都要爱

第187章 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会不会有人心疼

第188章 世上没有鬼 有鬼也是人在作妖

第189章 他妈的 这句国骂是为了怀念祖国

第190章 现代人遇到僵尸也无奈

第191章 所谓美女 遇到的都是渣男

第192章 伍月老师被耍流氓

第193章 自己倒成了事外人

第194章 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婚纱的诱惑

第195章这到底来了哪里

第196章 咱们也算配合的默契

第197章 没有哪个赘蝑比这个赘蝑更赘蝑了

第198章 轮盘之下谁都是铁憨憨

第199章 他扮演的角色是隔壁老王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006章 高学历却遇上了愚昧无知

魔国偷香传 五月云覃 3,375 2019.07.24 17:46

      

  “怦——”

  一声巨响。

  “哐啷……”

  又数声巨响。

  “神女花粥,咱们又见面了!”磁性而又带有诱惑力的一个声音,是自己无数次在梦里都渴望拥有的那个人的。

  “怎么?我认识你吗?”

  伍月老师左右看看旁边两位却被塞上了嘴,他们倒似乎并没有自己想像的那般惊讶。

  于是三个人仓促应战。

  伍月的心思总在那个与任俊男长着相似面孔的人身上。

  当然他肯定不是任俊男。

  他更像是个机器人,或者换种说法,“任俊男”不过是一架长了一副人脑袋的机器人而已,机器己与她唯一仅存他灵魂的脑袋结成了一体。

  一干人,四大金刚和十几个太监一起从门口涌进来。他们个个已经面目全非,凶猛无比行如疯狗,动如鬼魅,飘忽不定,腾挪间已先捆了三个,然后又极速如同一朵玫瑰花的花瓣四散开,奔了窗子去。

  因为他并没有通报姓名。

  好吧。

  叫他任渣男应该比较顺口。

  任渣男轮椅的四个轮子叠插间已然把门和唯一的窗焊死,辟哩哩啪啦啪一阵狂风呼啸过后,他童车里推射出各种小型机械,配合四大金刚已经把伍月三个捆成了个粽子。

  厚重宽大的神女袍子,面巾遮住了下半个脸,连体帽子遮住了眉毛,使神女花粥经常如同门缝里去看人,所幸这双眼睛时而清澈透明,时而傲如寒冰,时而灭人魂魄。

  “哈哈哈,好。”

  伍月满脸蔑视,嘴瞥的太大,都不足以表达自己的蔑视。

  扯,这也太扯了。

  穿越了还要与这厮藕断丝连?

  不知道怎么说,伍月心中的仇恨如果能化成怒火,这火一定能把对面的任渣男给活活烧死。

  自己爱他,死心塌地的爱,一见他就脸红,小鸟依人的爱,扑到他怀里就能死去的爱。可是你散就散。

  那么我怎么多年是吃翔长大的吗?

  凭什么?

  伍月被绑住的时候,怒火中烧。

  她实在无法控制自己,一个长着与“任渣男”相同面孔的另外一个渣男在自己眼前为非作歹。

  “哈哈哈——”伍月一张纯净的脸上爆发出一阵笑声,沧桑变化的脸顿时更多苍白。

  花粥看着他,他看着花粥。

  渣男脸上欣喜若狂的痕迹太过严重,以致让伍月老师想起一句话:喜欢一个人根本是藏不住的,就像日出日落,海涨海退,是那么自然的事情。哪怕你极力想要掩盖,可你的温柔的眼神早已出卖自己,你真的好喜欢她。

  他看向花粥神女的表情像极了一个人的爱情。

  以致于一个瞬间让伍月以为上帝又跟自己开了个巨大玩笑:任渣男穿越了。

  天下之大,你干嘛也跟来。

  “魔王,休要猖狂!”

  程木心一个纵身跳出来挡在了伍月前面。伍月这才醒过神来。

  哦,此渣男叫做“魔王”。

  但是那厮微笑骤然出现,他可没有沉浸在爱情你浓我浓的情谊中,驾驶车子游刃有余地在地面滑行。命令四大金刚把木心和酌墨子绑了出去。

  “神女花粥!”魔王轻轻的低语道,语气之中,包含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听说你好赌,还常抓赌……如同贼喊抓贼,我厉清尘只能是耐心等候,你会再来的。会再来的呢!”

  木心口中的“魔王”自称厉清尘。他似乎执着地在等自己来,他说:

  “只要你还活着,你一定会来的!”

  伍月散落了自己的长头发,过去在“故国”因为要跟学生跑早操,自己留得是短发,这宿主的长头发让自己很不舒服。

  第一次顺利不用经巫婆婆同意而脱了帽子,道:“好吧。这神女帽子就是发明来与我做对的!”

  伍月接着顺利拱出面巾来,嚷嚷着:“好凉快!好凉快——”

  “你想干什么?”伍月轻描淡写地问出去,本来想用“你意欲何为!”这句的,她觉得这后一种说法比较有气势,但还是不足以表达自己对她的蔑视。

  厉清尘说:“神女花粥?你不过在下的一口血猪而己!”

  看着神女花粥的惊㤞,魔王双眼眯起,眉头微皱,魔域大陆十国之中,仙雨儿修行,想掌控人体运行属性。

  “一口血猪?”伍月冷声问。“哈哈,你不要太搞笑好吗?Rh阴性血型,我是熊猫血?!”

  好吧,这魔王给自己的第一印象不过是一个校园霸王而已。

  “无知啊。厉清尘你也太不学无术了!”上高中时自己就是学霸,一路又当上老师,自己对这号不学习光知道打架的校园霸王真是见识得多了。“取血,输血得去医院,这私自釆血极易造成感染。”

  “在下,今日不过借血一用罢了。”那个厉清尘对伍月这番话毫无回应,面无表情说。

  伍月老师一跺脚,道:“借血嘛?什么血?”

  现在的孩子都这样吗,男女生对生理期都毫不避讳。

  但是事实上事情远没有伍月老师想像的那么简单,四个黑衣人似乎对这一套程序运用自如,魔王对其中一个说:“右金刚菩提子,你上。”

  另外三个就扑了上来,铺天盖地的一阵打压,自己虽练过些跆拳道,但显然那些个花拳绣题在这四个压路机器般的黑汉手下,无异于以卵击石。

  那名右金刚菩提子,举了一根橡皮棍子,打下来时,

  花粥神女的身体,伍月老师的灵魂,就一起晕了过去。

  ……

  ……

  门是房屋通往外界的通道,窗似乎也是,其实不然,窗只能让目光通过,更多时候,代表的是囚禁,比如此刻幽阁里的小石窗,则对于神女来说,则意味着绝望。

  又被换了地方,木心和酌墨子应该是被捆绑了,在另外一个什么地方。睁眼间伍月不得不被自己的处境吓了一跳,顿时寒从脚底生。

  他娘娘的。

  这哪里是借血,这简直是要人命。

  要不说要移风易俗,宣传科学呢。

  一双眼睛。

  美丽,英俊,聚集了女人和男人眼睛中最好看部分的一双眼睛。“任渣男的一双眼睛”细长绵柔,此刻这双眼睛却闪现着阴挚,充满怨毒地看着自己。

  伍月老师第一次感到恐惧。

  他到底是谁?

  他到底是不是任俊男,还是只是脸和声音像任俊男?

  如果他不是任俊男。那他是谁?为什么在这个世界里,他如此恨自己的宿主花粥?

  历清尘以伍月老师所熟知的一个笑容看向她,说:“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和误判,在下可是仔细研判了《大藏离离经》里的说法。血,魔域国修行之根本也。取以血祭,祭社稷、祭姜央,祭山川河流,祭奠天地鬼神。

  甚至于按照《大藏离离经》的说法,魔域大陆原野气穴,川谷河岳,到处以血养之。流人之血。以竹为皿,食啖碧血,以获永生。

  永生我倒没指望。”

  终于在伍月老师惊异的目光里,那个厉清尘把话讲完。

  什么。伍月老师心中的恐怖到达了顶点。有些偏远山区因为娶不到老婆,会从人贩子手中来买老婆。为了防止逃跑,这把买来的这女子用铁链子锁在床上,成为那个老丑男人的性奴。

  自己研究生硕士毕业,在这愚不可及,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毫无用武之地。

  手臂上被右金刚菩提子插进去两根银针,银针的尾部抽出的血被流进了很长的两根透明的胶状管子。血被输入了一个神秘的大鼎之中。

  司母戊大方鼎?还是九羊方尊。那尊鼎青铜所制,几个方向上吐出几支小蛇来,血被流进去之后,里面就从小蛇出没的几个口往外冒着白烟。

  这是几个意思。宿主的血怎么了?听来时候那个摆渡人说,这里尚养血修行。

  自己的生物知识非常有限。

  我靠,这消毒设备的什么一应没有。

  挣扎间血流出的速度却惊人。

  伍月渐渐陷入了昏迷中,七窃生烟,寒气如雾霾般的从她的脚底和四肢开始蔓延,范围逐渐收缩,最后只剩下了花粥心脏周围。

  昏迷中如同说梦话呓语了几句什么。然后便蠕了一下,向后退了一小步,鞋底落在青苔地面上,发出啪的一声轻响。

  伍月感知身体上所有能感知的地方,都在灼痛中燃烧着,像有人拿一把钢针不断剌向自己的关节处,手脚处。

  在刺痛中她尖叫起来:“娘亲,你不要走。娘亲,抱我……”

  “父皇,麻烦您转过脸来——”

  “粥儿已经不记得您脸的样子了!”

  “久违的感觉呀。饿死了……原来饥饿是这种感觉哦……”

  这个声音却应该是自己原宿主的。

  自己脑中应该还留有了她残存的一些记忆。

   “哈哈,好啊。这回醒了。”一个粗糙的声音。一个黑影粗砺的铁手一挥,重捶般捶击伍月的心脏。

   黑影是个男人,却是那个右金刚菩提子。

  他正举了一盏灯,端过自己的下巴来看。此人恶毒的三角眼,络腮胡子一抖,那个巴掌就一把掴过来。

  伍月条件反射瑟缩了手脚,想躲避的同时,才发现自己被绑了四肢,固定在一个脚手架上。

  瑟缩成尽可能小的一团,四肢在那四根粗大的绳索间挣扎擂打。因为那男人的一双油手打上来,让人有种某种油腻肫的污秽感,引擎着肚子里本已搅动的烧焦的呃逆,吐了上来,如数全喷射状刺了出去。

   “这到底,还是快死了,借血定是把我的血抽空了!宿主的血被抽空了,人很虚弱,虚弱则鬼出。‘幻相,各种幻相随血虚而出’娘亲和你所想见的人,就都出来了。”伍月自言自语,自己并不怕鬼。

  人有时候会比鬼可怕。

  看窗外天色,黑咕隆咚的深不见底。

  她又乱了:“难道我竟昏迷了一个白天?刚刚才娘亲来救我下来?父帝不是让木心哥背我回中官村了吧?……”

  神女花粥原来的各种甜蜜而疯狂的幻相就又出来了。

  又看到了她的娘亲。

  三岁左右的时节,娘亲是在的,教自己唱儿歌。

  “扯大锯,拉大锯。姥姥家,唱大戏……”

  “如鲸向海,似鸟投林……”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