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仙侠之天赐良缘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8章 练剑练贱

仙侠之天赐良缘 Fire 鬼川 2,009 2018.10.25 23:00

  所以,这样看来,天神也是不需要睡觉的对吧?那他就更没有必要去自责了,反正那个傻乎乎的神帝晞黎又没有怪他。

  绥靖殿里忘川果真是在那儿批阅“紧急公文”,不过,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绥靖将军应该是个武神吧?为什么要来处理什么“紧急公文”?

  忘川自然是发现有人进殿了,一抬眼,便看见莫烟寒一脸嫌弃地走进来。

  “【黑脸】”忘川。

  “……”莫烟寒。

  至于吗?这么仇视我?不就是烧了个晞黎殿嘛,大不了赔你一个嘛。不过,他该去上哪儿赔啊?他现在可是身无分文,就算是踩死一只蚂蚁,他也是赔不起的。

  “喎,忘川,我们什么时候去凡界啊?”莫烟寒依旧是对这个问题依依不舍,反正,他现在也不用再背书了。

  “你尚无法力,应……”忘川还没说完,莫烟寒就打断了他的话,“喎,我虽然没有法力,但是那个神帝借我了,还说以后我也可以不用修炼。所以……”

  莫烟寒故意拖长音调,想听忘川的回答。

  忘川放下手中的卷宗,凝眉看着宋辰,半晌,才道:“胡闹!”

  “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反正法力已经到我身体里了。”莫烟寒若无其事地把玩着书案上的杯子,神情煞是悠闲。忘川握紧的拳头又松了开,抓起莫烟寒的手,起身往殿外走。

  “诶诶诶,你干什么啊?”莫烟寒有些懵然,这是什么情况,他不就是借了个法力吗?

  “教你剑法。”忘川的声音微冷,神色甚是凝重。莫烟寒没有再说话,毕竟,技多不压身嘛。

  刚开始入门,莫烟寒用的是木剑。可即便是木剑,莫烟寒也是挥之无力。不知从哪里突然来了一记鞭痕,疼得莫烟寒直跳脚。说是鞭,其实莫烟寒也没有看清是什么,只听得忘川严厉的声音,“不想再被打就认真练习。”

  妈的,感情是哪个忘川抽了他一鞭,可是,明明忘川手里什么都没有啊,他到底是怎么抽鞭的?要不然,咱们再来演示一遍?不对不对,这次可不能再抽到他身上了,真的很疼诶!

  三炷香的时间,莫烟寒的胸前、背后、手臂,都已经渗出血来了,可练习结果还是没能让忘川满意。忘川冷哼一声,转身回了绥靖殿,身后还跟着已经累成狗了的莫烟寒。

  莫烟寒进殿的时候,忘川已经在厢房里的浴桶中放好热水,叫莫烟寒进来。

  忘川直接对刚进来的莫烟寒命令“脱衣服”,这让莫烟寒很懵逼啊,但也很快地反应过来了,麻溜溜地脱完衣服就准备跳进浴桶。

  “慢。”不得不说,忘川真的很会挑时间,莫烟寒好不容易忍痛脱下血淋淋的衣服,准备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忘川就按了暂停。

  “让我来看看你的伤势。”忘川走近莫烟寒,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他的背上慢慢滑过。莫烟寒不得不说,忘川这个人,虽然说脾气比较冷,但动作还是很温柔的。额……他好像是忘了自己这一身伤是怎么来的了。

  忘川收回自己的手,又伸进了浴桶中,搅动着洒满药材的热水。

  “好了,进去吧。”忘川收回了手,用毛巾擦干,“在里面泡一炷香的时间,水凉了叫我。”

  莫烟寒满口答应,小心翼翼地进了浴桶,发出了一阵阵闷闷的倒吸冷气的声音。妈的,这也太疼了吧,我的血啊,我的伤口啊……

  没过多久,莫烟寒便已适应了热水的环境,毕竟他也不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这点儿小苦头,他还是受得了的。

  “忘川。”莫烟寒的声音从厢房里传出,正在书案前看卷宗的忘川微微分神,问他有何事。

  “没事儿就不能喊你吗?”莫烟寒趴在浴桶的边缘,朝着厢房门口喊着,“我对你,可是片刻不见,如隔三秋啊。”

  “无聊。”忘川抖了抖手中的卷宗,没有再理会莫烟寒。

  “忘川殿下,你是不是很精通药理啊?”莫烟寒好像真的很无聊的样子,不停地跟忘川聊天。额……虽然说他这是属于,单方面聊天。就是对方完全不搭理你,就只有你一个人在那里不停地说说说的意思。

  “要不改天你再给我配个药方呗,我治病。”莫烟寒托着下巴,语气很是玩味,但忘川却理他了,毕竟,疾病这种事儿吧,不能耽误。

  “何病?”

  “思你成疾,忘川殿下,请给在下,开个药方。”莫烟寒的语气更加玩味,忘川的拳头再一次握紧,真的很想揍他。

  “不知羞。”忘川冷淡的声音响在殿内,冷眉深拧,正埋头审阅卷宗之时,眼前忽地多了一只手。

  忘川:“……”

  “忘川,我一个人洗澡好无聊啊,你陪我好不好?”莫烟寒身上只裹了一层布帛,笑得可算的上是如沐春风,颠倒众生,生灵涂炭,世界毁灭。

  “一个时辰还未到,你为何出来?”忘川皱着眉头不去望他,伤风败俗。

  “我都说了,无聊嘛。忘川殿下,你就在旁边儿陪我聊天就好了。”莫烟寒坐在忘川的身边,晃着他的胳膊,死皮赖脸。

  谈笑间,身下布帛一落下,哗啦,春意盎然。忘川黑脸,抓起地上的布帛就往宋辰身上一按,带他去洗澡。

  “忘川,你长得这么文雅,你会弹琴吗?”莫烟寒边爽呆呆地泡在热水里,边厚着脸皮跟忘川说话。

  “不会。”忘川全程黑脸,他是真的很不想和莫烟寒待在一起,要不是神帝大人对他有莫大的期望,希望他能把莫烟寒带到正道上来,他早就甩手不干了。

  “那你会不会唱曲儿?”

  “跳舞呢?你会吗?”

  “诶诶诶,你究竟会些什么才艺啊?给我说来听听。”

  “……”

  莫烟寒的话像是连珠炮一样,对着忘川发起攻势,一直不停地说不停地说,恨不得变成一个长舌妇,从早说到晚。

  “都不会,不过我知道一件事。”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