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中本聪事件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二章 中本聪秘钥举证

中本聪事件 路智渊 2,437 2018.04.28 16:29

  密码学领域一直是饱受争议的地方。在如何推进比特币的问题上,社区就有几派人持不同意见争论不休。在中本聪消失之后,这个社区就没有精神领袖来主导了。主持整个社区的重要任务落就落在了普林斯顿毕业生加文·安德森(GavinAndresen曾用名加文·贝尔GavinBell,1988年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后,一直担任软件工程师,并与硅谷计算公司SiliconGraphics共同工作。中本聪退隐后比特币社区的继任者,比特币首席研发者比特币开源代码的“核心维护者”。加文·安德森在2012年创建非盈利性的比特币基金会,这是比特币世界中最重要的一个机构。)身上。大家都认为加文·安德森是比特币世界中最具头脑的思想家,后来他就逐渐成为了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

  安德森在早期一直在线上接触中本聪,并把他们的谈话记录了下来。他大概是能在中本聪身份证明时,唯一能问赖特几个只有中本聪才能回答的问题就能分析出赖特到底是不是中本聪的人。十二月,《Wired》杂志猜测赖特可能是中本聪后,加文·安德森表示他从未听说过赖特这个人。但在次年4月初他第一次与赖特通信后,他就开始相信赖特是中本聪了。有一次,赖特给他发了两封电子邮件,一封是他自己的方式写的,另一封是基本相同的内容,换成了中本聪写法。他们在邮件里讨论了数学、发明的历史以及现在面临的一些问题。一周之内,加文·安德森便对赖特非常信服,他登上去伦敦的飞机,并准备找赖特用中本聪原始密钥给他签名。

  一夜之间,安德森乘坐飞机穿越了大西洋,于4月7日上午11点抵达考文特花园酒店。当赖特出现在酒店时,加文·安德森变成了一个话唠,“虽然我有一点时差。”但他写道,“我不得不阻止他深入他的数学证明是否与比特币验证块有关。”

  麦格雷戈给他们租赁了一间地下会议室,麦格雷戈看到赖特进入会议室时有点情绪波动。“向你和我证明他的身份是一回事,但向比特币社区证明是另一回事。”他知道社区都会相信加文·安德森。所以开会前加文·安德森对麦格雷戈说:“我很熟悉赖特在电子邮件交换中使用的一些短语,看起来就像他以前曾经接触过的中本聪。”他们谈到了比特币和一些替代项目的未来,赖特和加文·安德森开始在纸上画逻辑架构,赖特正在用他的笔记本电脑访问某些地址,安德森文赖特一些有关于信任、中本聪的比特币持有量以及发生在他们身上事情的问题。

  其中,第一个问题是:“如果你是中本聪,你不应该非常非常富有吗?”赖特解释说他的公司持续运作、研发和超级计算机的投入需要巨大资金。公司消耗了他大部分的资金,而且他害怕抛售比特币而引起价格的暴跌和市场的恐慌。

  大约下午5点30分,他终于登录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并且用中本聪的私钥签署了一条消息并进行了验证。加文·安德森看着,那时房间里的一些人认为他的肢体语言已经改变了:他似乎对眼前这种情况感到敬畏,他伸手拿出一个全新的U盘,又拿出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我需要在我的电脑上做测试。”安德森称赖特的笔记本电脑可以通过预安装作弊,尽管可能性不大,但为了尽职调查的完整性,他必须看到在不是赖特自己的计算机上签名。

  实际上,赖特在前几个月曾多次表示,他绝不会将中本聪的秘钥交给任何人,也不允许将秘钥复制或在别人机器上使用。如果整件事情是一个夺取他的秘钥并否认他是中本聪的阴谋会怎么样?“赖特不敢想这个结果。”麦格雷戈也谈了赖特的看法,“他说他认为他不需要这样做。他从来不知道该如何相信人生中的人。”出于这些原因,赖特坚持自己的主张。他并不想在别人的电脑上登录中本聪的秘钥。

  加文·安德森也坚持一定要在自己确信没有被篡改的计算机上进行验证才行,要不他没办法得到肯定的答案赖特就是中本聪。最后解决矛盾的是麦格雷戈,他让助手去电脑店买了一台全新的笔记本电脑。加文·安德森不会盲目地相信赖特的硬件,赖特也不会盲目地去别的电脑上登录中本聪的秘钥的。所以解决方案必须是买个新电脑。

  大家都很紧张,长时间的沉默。当赖特用新电脑打开了中本聪钱包,并开始为安德森展示签名,大家都屏住了呼吸。他一遍又一遍地尝试,直到加文·安德森想起赖特没有按照他原先想要验证的那种方式输入“CSW”后,赖特便在消息结尾处写上’CSW’时,电脑显示:“已验证”。

  赖特终于在一台全新的笔记本电脑上展示了他拥有中本聪的私钥。加文·安德森和赖特站起来握了握手。加文·安德森感谢中本聪所付出的一切,赖特的眼睛里流着泪。赖特终于向加文·安德森通过登录中本聪秘钥证明自己就是那个跟他沟通多时的中本聪,他们紧握着双手向阔别已久的好友。

  当我问加文·安德森他认为结束中本聪的神秘是否可能会对技术有好处时,他并不确定。“一方面,”他说,“拥有一个神秘的创始人是一个伟大的神话。人们喜欢创作神话。了解真实的故事可能会让比特币对人们显得不那么有趣。另一方面,金钱并不有趣,大多数人并不理解它是如何起作用的。我很高兴看到赖特为比特币作出这么多贡献。“乔恩·马托尼斯(JonMatonis)也同样对这次中本聪的身份证明印象深刻,也感到欣慰。他也相信搜索中本聪的行动已经结束,他期待与赖特合作,看到专利和新的区块链创意。在诺丁山的午餐期间,马托尼斯认为,区块链这项技术将改变世界。其中一位科学家说,“这不是比特币2.0。这是宏伟的事情,会改变我们是谁。这是Life2.0。”马托尼斯表示同意。

  在我们筹备中本聪身份证明会后,赖特开始变得焦虑。他现在正面临全面的曝光。我曾经问过他是否喜欢躲在网上,他说是的,那是他的家。美好的时候,那里很明亮,拥有他所有的灵魂;但糟糕的时候,那里是最后的黑暗,充满了痛苦。我开始相信,去年的赖特在这片平原上为自己的灵魂而战,就像埃涅阿斯,接着他可能会见到他的父亲。赖特说他的生活一直是试图向他的父亲证明自己。凌晨时,他看起来像是一个过度幻想的孩子。幻想他可以像中本聪一样,在伟人中占据一席之地,并忘记那个因为在国际象棋中被父亲打败的小男孩。

  谢默斯·希尼(SeamusHeaney)翻译的第六书中的Sibyl告诉埃涅阿斯:

  黑暗的死亡之门昼夜开放。

  但追溯你的脚步,回到高空,

  这是任务,这是承诺。

  只有少数人履行,

  木星喜欢的神的儿子们,或者以

  自己的价值荣耀的英雄。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