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之行者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十九章 灰色领域

都之行者 莫闲 3,336 2018.01.17 23:59

    在路上洪哥看着林云道“你不要告诉我你没打过黑拳?”

    

    “黑拳?”林云心虚摇了摇头:“我还真没打过。”

    

    “怎么,你是看不上国内的黑拳吗?”

    

    林云摇了摇头:“那倒不至于,只不过国内的黑拳应该不会有那么血腥暴力。”

    

    “那倒是,国内的擂台上尽量不死人,如果真的要死缠烂打你死我活,那么就私下里解决。”

    

    “你怎么那么了解?”林云眼里透出一丝玩味的神色。

    

    “别忘了,我接触的东西不一定比你少,只不过我提前回国了,回国你也知道,脱离了那种生涯,自然得找点东西玩。

    

    林云眼中竟然透出一丝缅怀的神色来道:“说实话,我对国内的黑拳不感兴趣。”

    

    林云说的确实是实话,他是在国内没打过黑拳,但是国际上各位黑拳市场混迹了几个场,打垮了很多国际高手,也见识了人性的黑暗,对战108场,108场胜,目前林云也是国际黑拳协会为数不多的几个保持全胜最高记录的人之一。当然,林云知道,这108场中有另外几人是有机会赢林云的,林云一直想找那几个在私底下真真正正去比一下,但是,没办法,参赛的黑拳选手资料不对外公布,所以也变成了一种遗憾。

    

    林云接触黑拳也就1年,每打完一场,就换场,从不在同一个场连续打两场,用1年的时间就打出了这般战绩,林云几乎凭借一己之力就搅乱了国际黑拳市场。

    

    黑拳是平民百姓永远不会接触也永远想象不到的领域,那种残忍、挣扎、嗜血、疯狂、死亡,这些形容词加起来都无法准确地定义黑拳。

    

    在那片大陆,有着最沸腾的黑拳市场,有着最嗜血的拳迷,也有着不断被刷新纪录的最高赌注。

    

    有些欧洲的超级富豪都会去那里下注,越是有钱的人越疯狂,越是有钱的人越偏爱这种变态的爱好,他们不仅仅满足于擂台上的拳手决出胜负,他们更想要看到流血,看到死亡越多,情绪越激动,林云觉得,自己已经够变态的了,但是换个领域想,他们比林云更变态。

    

    如果说世界是美好的,那么那个地方就是黑暗的。

    

    在黑拳圈里面,林云统一用的代号是“修罗”。

    

    他曾经被挑战者要求参加笼中决战,顾名思义,就是两名拳手被关在铁笼子里,必须得有一方死亡之后,另外活着的一方才可以走出铁笼。只要走进去那个笼子,就代表拳手开始做一道关于生与死的选择题要么死,要么生。

    

    林云本不想这么血腥,但是在那个黑暗的世界,你无法对别人善良,因为对别人的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对手不仅不会领你的情,还会抓住一切的机会来打败乃至干掉你。

    

    在这里,没有人能够无条件地坚持自己仁慈的心性,林云也是一样,在因为心软吃了几次亏并且留下几个伤疤之后,他也变成了狠人,手段毒辣,干脆利落,不留一丝隐患。

    

    一个关于“修罗”的传奇在慢慢展开。

    

    一个永远都带着面具的修罗,但是,却没有谁能够揭下他的面具。

    

    当然,在林云发现这个擂台在慢慢改变和吞噬他的心性之时,他就果断地离开了这个充满了暴力与金钱的市场,有一些东西,可以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而一些关于人性光芒的东西,则是需要继续坚守。

    

    那一年,“修罗”头也不回干脆利落地消失在了国际的黑拳市场,同样是那一年,一个自称“修罗杀手”从天榜上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只知道他是那个国籍的,有很多雇主想找他,情报组织给雇主的回复一直是“毫无音讯”。

    

    当“修罗”这个面具侠连胜10连胜的时候,已经引起了很多雇主和各个黑拳协会领头人的注意,每个行业都一样有着共同的资源共享,不管官方还是非官方,他的比赛录像就已经摆在了各个国家安全部门的桌子上,华夏也不例外。

    

    林云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引起了那么多国家的注意。

    

    首都五环处的一个娱乐城内,洪哥带着林云,熟门熟路地进入酒,穿过拥挤的舞池,走到了一个小门处。

    

    “两位先生,这里不能进去。”就在洪哥已经把手搭在门把手上时,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忽然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递给了服务生一张卡片:“还不开门。”

    

    可能是这个服务生是新来的,没认识洪哥。

    

    服务生一看卡片,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恭敬地说道:“欢迎,请跟我来。”说完,服务生就拉开门,带着林云和洪哥走了进来。

    

    一个电梯出现在二人眼前。

    

    “你怎么会有这里的贵宾卡?”林云疑惑的地说道。

    

    “别忘了,我多多少少也算是有点身份和身手的人。”洪哥撇了下林云说道:“再说了,没踩好点哪敢带你来啊。”

    

    走进电梯,里面只有开门和关门的按键,并没有显示楼层。

    

    “两位先生,您们下去,我就不能陪同了。”服务生在外面恭敬地行礼,他知道,凡是持有那张卡片的人,都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

    

    “谢谢。”洪哥对着服务生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把后面的林云给逗笑了。

    

    “这里面就是黑拳擂台了么?”林云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感受到有一些轻微的失重,说道。

    

    “是的。”洪哥点了点头:“这个地方在地下三十米,能够在首都这样的地方从地下琢磨出这么个地方来,确实不容易。”

    

    林云点了点头,眼睛却眯了起来,地下三十米,想要开凿出这样的地方,这得需要多大的工程、得闹出多大的动静?在首都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折腾出这样地方,背后的能量一定超乎人的想象。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展现在林云眼前的是一个颇具规模的大厅,上千平方米,映着明亮的灯光,中间有一个标准尺寸的擂台,两个光着上身的精壮汉子正在上面摩拳擦掌,而台下则是一排排的沙发,稀稀拉拉地坐着几十个人。

    

    那些观众看起来都是身价不凡,一身都是名牌,脸上带着狂傲的神情,当然,这里但凡是男人,都会拥着一个漂亮的女人,也有漂亮的女人搂着女人。就算你是孤身一人前来,这里也会提供美女的陪伴,可谓贴心到了家。

    

    洪哥:“这里面的人不是高官,也是富商,都是社会上的所谓名流,他们到这里除了寻找刺激之外,还想找有用的人才,毕竟人才都是千金难买的,很多白道生意也是需要灰色领域来处理一些事情,那样方便点,你不到那个领域自然领会不到这种境界。

    

    这个时候,洪哥和林云都没有注意到,在大厅的一个黑暗角落里,两个男人的酒杯轻轻地碰了碰。

    

    “没想到看到一个新人,这一下可有戏看了。”一个男人抿了一口红酒,脸上露出玩味的微笑。

    

    “相比较他而言,我对他身边的那个新来的小鲜肉更感兴趣。”坐在那两个男人隔壁一个长得妩媚的女子说道。

    

    另外一个男人嘴角噙着笑容,对着身旁的侍者招了招手,说道:“把该准备好的都准备好,我要让他们留下一个难忘的回忆。”

    

    擂台上面,一个选手个子瘦高,虽然看起来瘦瘦的,但谁也不敢否认他那紧致的肌肉下蕴含着多么强大的爆发力。这个人身高臂长,两条手臂更是长的有些不成比例,比正常人都要长出十公分左右,很显然,这样的人在近身搏击上面很占便宜。

    

    而另外一个则是五短身材,身高最高也就一米六,但却是个典型的肌肉男,想王者农药的亚瑟一样,浑身上下全是鼓鼓的腱子肉。一个是力量型,一个是灵活型,这场比赛还真的很难预判。

    

    这样的黑拳比赛,现场气氛远没有国外的那样狂热,冷冷清清,少了那种热血沸腾,却更显得惊心动魄。

    

    而且,这里也并没有身穿比基尼的性感感小姐上来走秀台,这里全是有钱有势的人,他们看不上这种表演。

    

    裁判一声哨响,比赛就开始了。

    

    和林云预料的一样,两个选手都是各有千秋,一个身高臂长,一个快速灵活,场面上几乎是平分秋色,二人你来我往地打了足足五分钟,也没有分出胜负的意思。

    

    “你看出来他们两个人的来路没?”洪哥看着林云的侧脸,问道。

    

    “两个人的实力在伯仲之间,要比拼的就是他们的耐力了。”林云说道:“其中那个矮个子的功夫有少林五行拳的影子,应该练了不少年,而那个瘦高个的功夫我就看不出来门路,有一点偏门,如果我猜的不错,两个人应该都进入过部队,因为普通的习武之人不会每一招都是杀招,只有经历过生与死考验的人才会本能地做出这样的动作。”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林云看的很清楚很仔细,两个人虽然势均力敌,但是那些招式都是奔着要害去的,无论被那一招打中都不会太好过。

    

    “胜负要出来了。”林云低声说道。

    

    又过了一分钟,那名瘦高个抓住机会,用他那超长的手臂,一拳击中了矮个子的下巴!

    

    一招之后,瘦高个身形欺进,在对手的身体已经腾空飞起的时候,又在对方的胸口上连续补了几拳!

    

    “噗!”饶是那个矮个子肌肉再发达,也无法抵抗住这样的强大攻击,一口鲜血喷出之后,他的身体就像是一个软绵绵的沙袋,瘫倒在地了!瘦高个那个弯下腰,抓住对方的右手,用力一拧一踩,清脆的骨裂声响彻了整个大厅!照这样看来,应该废掉一条手臂。

    

    血腥,太血腥了,活生生的这样的手臂就这样咔嚓拧断了,就像拧手撕鸡鸡腿一样给拧断了。

    

    人哪,确实难懂啊。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