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权弈江湖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江南局 共108章

第1章 都是混蛋

第2章 人贩

第3章 杀客

第4章 剑仙

第5章 丧礼

第6章 灵堂

第7章 门主

第8章 肃清

第9章 浔阳

第10章 夜航船

第11章 赠剑

第12章 浔阳楼

第13章 比试

第14章 庐山

第15章 渊叶

第16章 渊源

第17章 五堂议事

第18章 往事

第19章 剑术修为

第20章 试剑

第21章 条件

第22章 失镖

第23章 金枫限

第24章 温意

第25章 地清

第26章 飘香

第27章 剑舞

第28章 初夜

第29章 境地

第30章 原委

第31章 败事有余

第32章 阴魂不散

第33章 太君

第34章 怒意

第35章 练剑

第36章 剑中四诀

第37章 避嫌为好

第38章 应对之策

第39章 夜探

第40章 内疚

第41章 耳光

第42章 烫手山芋

第43章 名声

第44章 对酒

第45章 投诚

第46章 浅青

第47章 林紹远

第48章 曹延烈

第49章 浅情

第50章 回礼

第51章 忠心

第52章 到访

第53章 自负

第54章 迟疑

第55章 娇女

第56章 警告

第57章 新任监州

第58章 周楠思

第59章 度人

第60章 算计

第61章 意外

第62章反噬

第63章 弃子的自救

第64章 誓言

第65章 有孕

第66章 合离

第67章 血饮

第68章 旧情

第69章 值不值得,在于你

第70章 附属的忠心

第71章 广陵散

第72章 嘱托

第73章 佛堂血光

第74章 相好

第75章 重伤

第76章 迟到的证据

第77章 不想说谎

第78章 十年

第79章 药效

第80章 往事

第81章 搜庄

第82章 药效之后

第83章 告别

第84章 医宗传人

第85章 不治之后

第86章 暂理事物

第87章 疗伤之法

第88章 敬佩

第89章 蝶舞密事

第90章 追问

第91章 夏菁的生辰

第92章 白无往

第93章 又是表妹

第94章 狼性

第95章 醉酒

第96章 死局

第97章 唯别而已

第98章 明伯衍

第99章 解药

第100章 似水如云

第101章 刑天

第102章 死无对证

第103章 市易法

第104章 不用则杀

第105章真正的比武(一)

第106章 寞月

第107章真正的比武(二)

第108章 真正的比武(三)

第二卷 普陀剑会 共96章

第1章 宴请(一)

第2章 宴请(二)

第3章 何以结恩情

第4章 退婚

第5章 姬长运 

第6章 渊叶花

第7章 质询

第8章请罪

第9章 求死

第10章 简于霆

第11章 金蝶令

第12章 退婚之因

第13章 告别

第14章 罚棍代过

第15章 打劫(一)

第16章 打劫(二)

第17章 春秋令

第18章 打劫(三)

第19章 打劫(四)

第20章 高烧不退

第21章 盒子

第22章 死因

第23章 了断

第24章 真假春秋令(一)

第25章真假春秋令(二)

第26章 等死

第27章 三书六礼

第28章 宁心

第29章 信件

第30章 覆灭(一)

第31章 覆灭(二)

第32章 覆灭(三)

第33章 何以缨

第34章 废纸

第35章 方外之家

第36章 难于开口

第37章 宣战之宴

第38章 情债

第39章 旧案

第40章 梦断

第41章 占得便宜

第42章 情如何断

第43章 我还是无用

第44章 裴家

第45章 意外偶遇

第46章 中毒

第47章 结果

第48章 教训

第49章 失踪

第50章 受困

第51章 承诺

第52章 解药

第53章 黑暗

第54章 往事中的隐秘

第55章 误打误撞

第56章 胜遇

第57章 喂鱼

第58章 夹心

第59章 独你不能

第60章 谈情太伤钱

第61章 粉盒

第62章 又是野狐庙

第63章 银锁

第64章 噩梦

第65章 有美堂

第66章 玩笑

第67章 跟踪的祖宗

第68章 捆起来,还有活路!

第69章 私账

第70章 服气

第71章 令牌

第72章 韩斩心

第73章 能不能好好聊聊

第74章 让你皮!

第75章 你不能杀他

第76章 帮忙

第77章 姐夫

第78章 胜负难凭

第79章 教你求饶

第80章 血蝶令

第81章 内伤

第82章 做任何事

第83章 质问

第84章 一无所有

第85章 着急的趴耳朵

第86章 又被劫镖

第87章 要不是金家呢

第88章 最好的对策

第89章 盯上了肥肉

第90章 男儿有泪需轻弹

第91章 不想逼你!

第92章 往事眼中多迷离

第93章 又一次挑战(一)

第94章 又一次挑战(二)

第95章 又一次挑战(三)

第96章 这钱有毒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50章 回礼

权弈江湖 李涴胭 2,466 2018.01.01 15:39

  无风无月,添上唯有星河烂漫横亘,林慕二人两匹快马自西溪镇出,便向西湖疾驰而去。西湖边早已无人踪影漆黑一片,深秋的气息渐浓,夜里也更寒了。

  慕翎璇在石径前下马,韩寂阳立于径前,一边是小烛引灯以待。

  “门主。”韩寂阳单膝跪地,恭敬道,“楚歆来了。”

  “嗯。”她只是应了一声,便往里走去,飘起的斗篷带起了石径边的落叶,她脚下运劲,急速闪身,身形一换,便已进了地锦苑中。

  苑中楚歆带着商明堂一众弟子朝那苑门处跪地下拜,口称“参见门主”,只觉周遭光线一暗,四下里烛火跳动忽闪,便又明亮起来。众人起身再看时,慕翎璇已然坐到桌边。

  桌上一尺高的一尊物件被红绸所盖,她一边听着耳边众人转身行礼整齐划一的声音,一边伸手揭下了那块红绸。

  温和烛光,隐着这白玉立像观音低眉慈目。正是那日歙州之处,金家镖局的镖物!

  楚歆起身,朝慕翎璇脸上看去,见她目光只在这观音像上只好开口道:“门主,属下在汴京行事,见抱琴姑娘带着佛像,顺道护送前来。”

  “顺道?”她语气比夜来秋风更冷,侧首睨了她一眼。

  楚歆含笑道:“为门主分忧,属下分内之职。”

  她抬眼扫视了一圈她身后的弟子,均是年轻且面生之辈,稍露鄙夷之色,只道:“这些人是你带来的?”

  “是。这些弟子一路护送抱琴而来。楚歆斗胆,请门主予以嘉奖。”楚歆又是跪地一拜,意气风发地恳求道,像是一个凯旋得胜的将军,一将功成时的表情尽在脸上。

  韩寂阳进得地锦苑来,看着一队人马默然皱眉,只站到了慕翎璇身后。

  楚歆未听她应允,稍抬头看她,只见她伸手又将红绸盖回了观音像上,才听她冷笑了一声道:“嘉奖?”自己背上汗毛一竖,心有不妙,却只强道:“是,还请门主……”便听得哗啦啦一声,眼前银光一现,几乎同时脸上一凉,左眼之前一片血红,这才觉察到痛觉,伸手捂眼低喊了一声!

  慕翎璇并未收剑回鞘,又是刷拉拉两三剑,连毙了这最近的三四人。

  韩寂阳几乎同时拔剑上前,出手便是血光四溅,连杀了面前数人,挑头一看,已有三人朝苑门处逃去,他还不及追上去,只见三人全身一震,无声无息地倒下。他知,是慕翎璇手中的万雪凝花针。

  慕翎璇收手眼中血光渐隐,低头看着楚歆伏地捂眼,冷道:“趁早收拾干净。”

  “你,为什么……”楚歆忍痛抬头,却被她的眼神骇得没了下半句话。

  韩寂阳收剑回至她慕翎璇身侧,道:“新入门弟子,若非门主之令,三年内不得亲见门主之规。楚副堂主,忘了么?”

  楚歆抬头,看着慕翎璇俯下身来,一把扼住了自己的喉咙。

  “收好你的狐狸尾巴,要再敢探听些什么?你就伺候先门主去!”她一把将她推于地上,“送她去湖上船中,好生看管!给云卿送个信,一月之期,事事勿忘。清江派的容五,查清身份来报。”她起身,只到后院中去了。

  韩寂阳低头送她,又看了一眼那佛像,红绸滑落,观音依旧低眉,只是在这一片血色之中,分外诡异。

  后院寝室,抱琴跪于地上,哭了一脸的泪痕。携箫同跪于前,只慕翎璇独坐在镜前,伸手解散发髻。“漏了么?”

  “不曾。”抱琴抽噎道,“东西到了汴京,正主不敢接,直接进了黑市万金楼,是奴婢标回来的。暗使都不曾露面与出手。”

  携箫不服道:“门主,楚歆意欲窥探暗使身份,犯上忤逆,罪不可恕。抱琴被她跟踪,实非……”她越说越小声,直到了最后渐渐闭了嘴。

  “若是漏了,你能活么?”她拔下头上的发钗,梳着肩上一缕长发,看着自己镜中倒影,不知是问镜中人,还是问携箫。思绪早已飞过时间,最不愿回想的记忆涌上心头来,她继续冷笑道,“就怕是生不如死。少一只眼睛算什么?什么都少一半,挂在含鄱亭下,秘密是保命符,更是催命符。”

  “携箫知错。”

  抱琴知慕翎璇并未想处罚自己二人,也安下心来,道:“门主,抱琴在汴京探听了一事。原门主当日内力被封是无险的,门主的行踪是被李肃城在万金楼中标得的。”

  “中标?”她手中玉梳子一停,左手曲了空拳,手肘支在妆台上,食指放于唇前。

  见慕翎璇又成思索之状,琴箫二人于侧不敢说话,却听门外小烛禀道:“门主,门外有人求见,自称飘香玉院的老板娘,且送进一物来。”

  抱琴起身去门外接了小烛手中的东西,跪呈至慕翎璇面前。

  她还没来得及惊讶水羡娘会来此,一低头便瞥到这托在手绢中的玉蝴蝶佩。她伸手拈起玉蝴蝶在指尖,认得这是慕则焘的旧物。“让她进来。”

  蒙着面纱的水羡娘立于西湖边的小径,经下里一片血色,默然皱眉。被侍女引进地锦苑的内院。她跟着跨进门去,见到慕翎璇转出屏风,坐到榻上,将那块玉蝴蝶佩放到了榻桌灯下。水羡娘施施然坐到她对面,依旧是游刃有余的圆滑之色,道:“门主,许久不见。”

  慕翎璇低头看着面前的玉蝴蝶,经年日久,玉质温润。好似面前的水羡娘,岁月总是优待一些如玉之人。自己上回见她,还是五年前。记忆清晰展现,豆蔻年纪的自己跟在慕则焘身后,走进飘香玉院,对于市井青楼,对于情色男女,有了第一次认识。水羡娘是慕则焘的红颜知己,也是慕则焘为自己选定的师父,教授自己情及男女之事。“五年了,羡姨。”

  水羡娘听到这个称呼,不忍一笑,似回到五年之前,只是她再也认不出来面前权力在握的女子,是当初那懵懂的豆蔻梢头。她心底还是抵触这称呼,只叹道:“你不必这样称呼我。”

  “两年前我收你生意未果,你也不必称我门主。”慕翎璇轻言笑道,勾勒出往日的不愉快,但对水羡娘仍是以礼相待,问道:“你拿出我师父的遗物,来见我所为何事?”

  水羡娘伸手摘下面纱,抬眼正视于她,道:“白陵浊伤了我的脸,我想你已经知道了。”她不曾哀戚,伸手抚上脸颊,想起白陵浊的颐指气使,恨意悄然爬上了眼角眉梢。

  慕翎璇看到她脸上的疤痕,并不意外。扬州之事的详情,她早已收到了消息,只是按下不提,伸手将玉蝴蝶佩握在手里,不冷不热道:“我原以为你会拿着玉蝴蝶,来让我对飘香玉苑彻底死心。”

  她慨然笑道:“若我与蝶舞门划清界线,更是死路一条。你若是男子多好,我养了那么多姑娘,总有一个可以让你眷顾的,而我总有一分余荫。”

  慕翎璇听着这一声慨叹,对面人的话音里总有怨恨自己女儿身的意思。她知道师父只是为了利用飘香玉苑监视扬州城内动向,才成为水羡娘的恩客,水羡娘立足扬州,只求有人庇佑,二人心有灵犀,却从不说破。而自己登位掌权,对于飘香玉苑再非以前的默契暧昧。良久,她未曾说一字。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