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有没有看到我的剑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二章 惆怅的很

有没有看到我的剑 新作小白 2,107 2019.02.10 11:14

  黄时节揣着苦炎草匆匆回到家,将苦炎草放入一个长条木盒后,看了眼天色,已近正午,连忙跑到灶台生火。

  劈柴、生火、煮饭、炒菜…

  一气呵成,黄时节不由庆幸自己是农村长大的,这种灶台生火做饭,自己倒是熟练掌握了。

  接着取出一个饭盒,将饭菜装的满满的,顾不上自己吃饭,又马不停蹄的拿着饭盒往外跑。

  他要去给在私塾上课的雅儿送饭,雅儿上课的私塾位于小镇西边,一位刻板固执,脾气古怪的老先生在那授学,听说这老先生是外来人,姓伯。

  一个奇怪也罕见的姓,总是莫名感觉有些吃亏呢。黄时节心中暗自调侃了一句,不过他可不敢说出来,因为这老头是真凶,况且外来人现在在他的字典里等同于怪物。

  由于私塾在小镇南边比较靠近无尽森林,地处偏僻,路程较远,等他赶到时也是放学一会了,可以看到外边三三两两的家长孩子已经坐在树荫下吃饭了。

  黄时节擦了擦头上的汗,朝私塾走去,这私塾不大,甚至称得上简陋了,一间竹子搭的二楼小屋,一楼是教学的大概能容下二十来人,二楼是那伯夫子居住的场地。

  趴在窗边,朝里望去,里面只有一个小女孩和一位身形堪称魁梧的老人。小女孩安静坐在夫子跟前位置上,静心地看着书,女孩面容清秀,只是透着病态的苍白,清澈明亮的眼睛深处藏着丝漠然。身形魁梧的伯夫子则坐于首位,微眯着双眼,也不言语,只是同样安静坐着。明亮的教室,相对而坐的师生,虽然身形差距甚大。

  黄时节却觉得莫名的和谐,竹楼外吵闹的人声似乎在这一刻都随风消散,天地之间,唯此二人。

  最终还是那眯着眼的伯夫子瞅到了趴在窗外,鬼鬼祟祟的黄时节。原本眯着的眼睛募然睁开,变成铜铃大眼,整个人似乎都随之散发出一股凶煞之气。

  黄时节不由打了个冷颤,这种被看了一眼的感觉比被农村土狗围住还要可怕一百倍。黄时节缩了缩脖子,乖乖走到门口,心里想着怎么会有那么凶的夫子,感觉不像读书人,倒像是只怪兽。

  原本静心看书的女孩也发现了异样,抬头看了门口一眼。黄时节挥了挥手,雅儿却是真的就看了一眼,随后又接着看书了。

  好在他了解雅儿淡漠的性子,虽然还是有点尴尬,不过倒也习以为常了。

  伯夫子起身,走到门口,将近两米的个子,加上魁梧的身子,直接将门口堵的结结实实的。

  仰望着伯夫子,对上伯夫子的眼神,黄时节不知为何总觉得伯夫子看向自己的眼神,没有一丝的情绪,就像是在看空气一般。

  黄时节心中莫名慌乱,朝后退了一步,可能是因为伯夫子带给他太大的压力了,总觉得伯夫子看向自己的眼神多了些嘲讽。

  伯夫子熊掌般的大手摊在面前,黄时节连忙低头将饭盒放在他手上,直到伯夫子已经坐回原位,才敢看了眼静心看书的雅儿。

  看到雅儿安然无恙,黄时节这才放心回家,路上遇到几波三三两两回去的家长。相熟的互相打了个招呼,就各自赶路,遇到不熟的往往靠着路边让路,若是有些自来熟的,他也只好陪着干笑尬聊,往往到最后是最先搭话的自来熟找个借口匆匆离开,第二次也就互相打个招呼了。

  就这样,一路无事地回到了家,一个人盛了碗饭坐到门外。可能是因为正午,原本热闹的街道空空荡荡,炽热的温度下,只有老狗吐着舌头在街道觅食。

  黄时节咀嚼着嘴里的饭,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小镇,只觉得心里闷闷的,脑子不知怎的,以前的记忆走马灯似的翻转。

  小学、初中、高中……

  父母、同学、老师……

  朋友,以及自己暗恋过的女生。

  一直到去华山旅游,回忆戛然而止,就像老式电影卡住的胶带。黄时节也随之呆住,忘了咀嚼,就这样怔怔地看着路面。

  悲伤在心间无声无息蔓延,不知不觉中黄时节的头已低下,满是灰尘的地面多出几点小花。微微颤抖的手从怀里掏出一本破旧的书籍,古朴的封面上满是污渍,就连书名也看不清了。

  这本书是他华山失忆后唯一的记忆,一段没有画面只有对话的记忆。

  “小伙子,这本书和这把小木剑收好喽。”说话的是一个老人。

  “嗯”

  “千万千万记得,小木剑可不能掉喽。”

  “知道了大爷,再说这东西我买了,掉了也不关你的事吧。”

  “知道就好,知道就好。”

  莫名其妙的对话,莫名其妙的东西,一大串的疑问。

  那老人是谁?

  为什么自己会买一本破书和把木剑?

  为什么自己只记得和老人的对话?

  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

  为什么醒来后,千万不能丢失的小木剑偏偏丢了?

  还有,黄时节翻开第一页,只有一把剑的图画,底下写着——钥匙二字。

  这是什么意思?

  这把剑是不是丢失的小木剑?

  钥匙是什么意思?

  是什么的钥匙?

  毫无头绪,这些问题无时无刻不在脑中纠缠着,可是自从自己醒来后一年了,什么都没发生。

  那自己来这的意义是什么?

  “那个,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跟前突兀的声音吓了黄时节一跳。

  抬头看去,一位青衫青年不知何时站在跟前,正是怀仁堂的李忘切。

  黄时节连忙起身,擦了擦泪水,问道:“小李掌柜怎么有空来这?你药铺的生意呢?”

  “哦,是这样的,最近止血草涨价了,我是来送道石的。药铺的生意的话,不知怎的正午一个人都没有了。”小李掌柜说着递出三枚道石。

  “一个人都没?”黄时节不敢相信,早上挤满人的怀仁堂一个人都没有。

  小李掌柜挠了挠头说道:“这我也不清楚,就是当时不知谁喊了声,一群人呼啦啦的进了无尽森林,就连小镇的人也跟着去了不少。”

  “那可真是奇怪了。”看小李掌柜的样子不像是在胡说,黄时节虽然心中充满了疑问,但不知为何同时心里涌出一股兴奋。

  “或许一切问题都能知道答案了。”

  “这有什么奇怪的。”

目录 书末页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