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我的帝王生涯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83章

第一章 “强奸犯”被枪毙

第二章 混蛋加三级

第三章 我成了短命皇帝

第四章 朱由崧患上失忆症

第五章 郑成功哪里去了?

第六章 钱谦益的人品问题

第七章 皇帝算什么玩意

第八章 郁闷 激动 太监长的像老爸

第九章 遇见一位古董级好老师

第十章 历史原来和我想的不一样

第十一章 侠肝义胆李香君

第十二章 终于有了眉目

第十三章 令人失望的会面

第十四章 钱暂时一分也不给

第十五章 怀念野人的士高

第十六章 未来的工业大臣

第十七章 让我欢喜让我忧

第十八章 马士英帮了我一个忙

第十九章 其实他们不是墙头草

第二十章 以军队建设为中心

第二十一章 想要吃大户

第二十二章 大致的战略方针

第二十三章 外柔内刚柳如是

第二十四章 比较烂

第二十五章 多尔衮闪亮登场

第二十六章 这个任务忒艰巨

第二十七章 新兵招募处的小插曲

第二十八章 好奇 政治 钢琴

第二十九章 犯罪将来时

第三十章 颤抖的胴体

第三十一章 为难的候方域

第三十二章 办的是杂志不是报纸

第三十三章 别无选择的郑森

第三十四章 喜欢的都是别人的老婆

第三十五章 皇后来了?

第三十六章 突如其来的危机

第三十七章 有点害怕

第三十八章 做心腹不能拉帮结伙

第三十九章 “狼狈为奸”

第四十章 打补丁

第四十一章 意外的惊喜

第四十二章 战略收缩的臆想

第四十三章 及时的自我醒悟

第四十四章 封官不肉疼

第四十五章 外交官的选择

第四十六章 斩草就是要除根

第四十七章 等同于歌德巴赫猜想

第四十八章 还有行政复议这一说?

第四十九章 投降?投降!

第五十章 两手都要抓

第五十一章 阳痿不举?金枪不倒!

第五十二章 欺骗为了掩盖

第五十三章 老夫少妻的烦恼

第五十四章 有伤风化的高英吾

第五十五章 回来也不敢哭的王保

第五十六章 赏罚分明相对论

第五十七章 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第五十八章 并蒂莲

第五十九章 脚上的泡自己走的

第六十章 我被导演坑惨了

第六十一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第六十二章 关于拉拢分化的问题

第六十三章 婊子 牌坊 矫情

第六十四章 破落的职业诈骗犯

第六十五章 扁我吧!今天是零点一k党

第六十六章 一样心思两样情

第六十七章 忠心可嘉方法有误

第六十八章 码字真累啊!

第六十九章 算盘其实每个人都在拨

第七十章 食言

第七十一章 满嘴跑火车

第七十二章 风暴之前奏

第七十三章 平静的暴风雨外加一点冰雹

第七十四章 三生难逃史可法

第七十五章 天上掉下个皇帝妈

第七十六章 桂王世子朱由榔

第七十七章 大胆王之明

第七十八章 寓意 劳累 纳闷

第七十九章 内阁改组

第八十章 在南京的金山上

第八十一章 夺妻之恨

第八十二章 避战策略

第八十三章 谁难受谁自己知道

第八十四章 胡天胡地荒唐行

第八十五章 先来后到白氏女

第八十六章 思危局御驾亲征

第八十七章 双姝坐镇金陵城

第八十八章 顶盔贯甲出朝堂

第八十九章 征帆一片绕当涂

第九十章 采菊东篱牛头山

第九十一章 中秋团圆月

第九十二章 走马活擒金声桓

第九十三章 怎一个惨字了得

第九十四章 出奇兵左军溃败

第九十五章 九宫山闯王陨命

第九十六章 银弹逃生花马刘

第九十七章 逍遥津后不逍遥

第九十八章 抄家灭门得娇娃

第九十九章 酸甜苦涩大玉儿

第一百章 福临悲泣保豪格

第一零一章 朱由榔入主军机处

第一零二章 宠幸宸妃玉华宫

第一零三章 柳如是赴宴遇君王

第一零四章 钱谦益自筹绿帽

第一零五章 宝儿献唱媚香楼

第一零六章 后宫生活一团糟

第一零七章 察言色疑神疑鬼

第一零八章 固权柄筹谋建党

第一零九章 破辕车惊艳谪仙

第一一零章 一枝红杏要出墙

第一一一章 谏弘光傅山剥皮

第一一二章 论儒道青竹抒意

第一一三章 理顺思维建天地

第一一四章 御笔钦点张煌言

第一一五章 会晓爱偶遇昭仪

第一一六章 加快感情的步伐

第一一七章 无奈青竹遗爱女

第一一八章 伤别离鸳鸯戏水

第一一九章 有够郁闷的一天

第一二零章 阎典吏江阴缉凶

第一二一章 形势严峻知黑手

第一二二章 歪打正着获助力

第一二三章 鹿耳门怀一引路

第一二四章 与天斗其乐无穷

第一二五章 有奶便给娘卖命

第一二六章 夺碉堡一战平台

第一二七章 因间计料敌先机

第一二八章 衡利弊主动出击

第一二九章 伏击战东岱大捷

第一三零章 金声桓袭取鼓山

第一三一章 火攻一举灭水师

第一三二章 用间计围城打援

第一三三章 功败垂成侍郎亡

第一三四章 峰回路转诛郑逆

第一三五章 用夷人招商引资

第一三六章 袁崇焕故里翻案

第一三七章 品江湖弘光韵事

第一三八章 统兵西进平云南

第一三九章 我的运气比你好

第一四零章 孙可望命毙平彝

第一四一章 钱府捉奸抓现形

第一四二章 柳如是晋封康妃

第一四三章 烂摊下白静参政

第一四四章 大家摸石头过河

第一四五章 侮辱他妻现场秀

第一四六章 多尔衮与朱由崧

第一四七章 头脑中孕育怪胎

第一四八章 意想不到的身世

第一四九章 失河南高杰丧命

第一五零章 徐州城首度交锋

第一五一章 变生肘腋出汉奸

第一五二章 临危受命突重围

第一五三章 李成栋阵前献计

第一五四章 误会也许会当真

第一五五章 忧思到苦战无功

第一五六章 兵败如山夺徐州

第一五七章 木雕泥塑悲中喜

第一五八章 柳暗花明又一村

第一五九章 炸裂式爆炸袭击

第一六零章 心怀不忍的抉择

第一六一章 弃亳州定策伏击

第一六二章 沱河内水冲清军

第一六三章 奸佞录和忠义集

第一六四章 由此引发的奇想

第一六五章 阴险卑鄙加恶毒

第一六六章 异想天开的下场

第一六七章 此章 有关李香君

第一六八章 冲冠一怒身份露

第一六九章 谎言骗你没商量

第一七零章 春宵一刻值千金

第一七一章 白静的超前意识

第一七二章 大明皇家军学院

第一七三章 长公主完璧归明

第一七四章 钱府夜宴品美女

第一七五章 香君出家皇宫院

第一七六章 皇家学院开学了

第一七七章 金銮殿弘光遇刺

第一七八章 阎应元损招逼供

第一七九章 弘光帝左右为难

第一八零章 真实谎言在上演

第一八一章 间谍出使和pk

第一八二章 荒唐荒唐再荒唐

第一八三章 一转眼六年已过

第一八四章 这个不是我教的

第一八五章 天宁寺白莲现踪

第一八六章 苏州园林甲天下

第一八七章 想把你切开晾着

第一八八章 遇匪人狼狈逃窜

第一八九章 大难不死有艳福

第一九零章 由道入佛卞玉京

第一九一章 抢她做压寨夫人

第一九二章 威胁恐吓迫娇娘

第一九三章 皇帝中模范丈夫

第一九四章 离家出走的少女

第一九五章 宿镇店弘光偷香

第一九六章 虽不雅但很实际

第一九七章 欲把西湖比西子

第一九八章 难道我有洛丽癖

第一九九章 秦淮八艳四聚首

第二零零章 年青人不懂爱情

第二零一章 戏三匹一龙双凤

第二零二章 定战略再次离京

第二零三章 你不可以侮辱我

第二零四章 人在他乡遇故知

第二零五章 遇兵变殃及池鱼

第二零六章 就这么被发配了

第二零七章 又险些让人卖了

第二零八章 莫名其妙的死亡

第二零九章 心细如发的女人

第二一零章 作品患上乳腺癌

第二一一章 围猎误伤多尔衮

第二一二章 令人头痛的问题

第二一三章 竞争上岗和监国

第二一四章 樱桃好吃树难栽

第二一五章 置内阁总理大臣

第二一六章 宝剑藏锋育蛟龙

第二一七章 金陵城老龙抖甲

第二一八章 行军路凭添一喜

第二一九章 新帐老帐一起算

第二二零章 冲冠一怒报红颜

第二二一章 睡觉把脑袋丢了

第二二二章 顺治帝临阵换将

第二二三章 绵延封火战中洲

第二二四章 先得美人后得计

第二二五章 大规模杀伤武器

第二二六章 投毒大计成功否

第二二七章 人送绰号阎剃头

第二二八章 北京城圆圆罹难

第二二九章 李定国光复山东

第二三零章 满清的特种部队

第二三一章 小李飞刀失误版

第二三二章 狗头军师狗头计

第二三三章 办假证围城打援

第二三四章 阴狠无比李率泰

第二三五章 手绘百里流尸图

第二三六章 王八个驴球球的

第二三七章 韩欣然恼怒挥鞭

第二三八章 先上后杀行不行

第二三九章 蓬门今始为君开

第二四零章 老公老公我爱你

第二四一章 战略的重大转型

第二四二章 扑朔迷离的低语

第二四三章 李屠挺进太行山

第二四四章 光脚不怕穿鞋的

第二四五章 第一祸水重生记

第二四六章 特别敌后武工队

第二四七章 听起来很像丧钟

第二四八章 破釜沉舟霸王行

第二四九章 弘光帝就坡下驴

第二五零章 特战小队进皇城

第二五一章 犹如树倒猢狲散

第二五二章 一统华夏我为尊

第一章 楚王

第二章 女大不婚

第3章 天降横祸

第4章 乡梓为念

第5章 煽风点火

第6章 为富不仁

第7章 私有财产

第8章 郁闷至极

第9章 误入妓院

第10章 惊天大案

第11章旺盛

第12章 出京

第13章 妻妾止步

第14章 横生枝节

第15章 凝秋

第16章 芳龄十三

第17章 算的真准

第18章 天外飞仙

第19章 辽侯长伯

第20章 病后清心

第21章 少女怀春

第22章 各有愁思

第23章 豁然开朗

第24章 集体婚礼

第25章 上下哗然

第26章 循序渐进

第27章 太公钓鱼

第28章 打成残废

第29章 浮向水面

第30章 叛徒犹大

最后赢家 大结局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八十六章 思危局御驾亲征

我的帝王生涯 思丽斋 5,243 2018.06.04 01:01

  田荣见皇上被他一叫身子轻轻一颤,之后就发现皇上的神情与刚才盘若两人,此时的皇上又恢复成为他所熟悉的皇上,精神状态更胜从前。

  我非常感谢我的父亲,隔着遥远的时空仿佛看见他在对我微笑,父亲!您说的对,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仔细的用感恩的心态来欣赏道路两旁的美丽景色,历史在我的努力拼搏下能有所改变固然好,即使结果还是那个结果我也不会怨天尤人,因为我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谢谢您!

  心结解开的我冲田荣一笑,“有句话你听说过吗?败业好比浪淘沙,创业有如针挑土,朕今天才体会到这句话的真正含义,逆水行舟啊!”我现在的处境就是这样,不继续努力前进只会败亡的更快。

  王铎不愧是弘光皇帝的得力膀臂,昨日早朝后他和几位大臣商议一整天终于制订了一个应急方案,在王铎看来只有这个方案最可行,最有可能化解南明政权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危机。

  大礼参拜后弘光皇帝洪亮爽朗的平身声让包括王铎在内的群臣略微一愣,群臣看着龙椅上精神头十足的弘光帝心中纳闷,皇上怎么还能如此乐观?刘良佐、左良玉、李自成的人马加起来有五十几万人目标都直指南京,皇上居然还能如此坦然面对真让他们吃了一惊。

  王铎看着弘光皇帝一扫昨天的颓唐压在他身上的压力登时去了一半。这恐怕就是领袖和主心骨的作用吧!其他朝臣也觉得心境清宁不少。

  “皇上,微臣和几位大人共同商讨了一个对策,臣等以为应该命奔往六安的黄得功马上率部南下迎击左良玉,黄得功素来英勇善战,臣等以为他应该能阻挡左良玉一些时日,只要黄得功能拖住左良玉一个月时间这一月之内朝廷就可以重饷筹军……!”王铎把昨日研讨许久的应急方案一一陈述,他觉得眼下也只有这样了,刘良佐盘踞六安一带还没有南下的迹象,如果刘良佐一直按兵不动那么这个计策就是上上策;一旦刘良佐会同左良玉一同进兵南京,那这个计划就是下下策,是拆了东墙补西墙。这个方案无异于赌博,在赌刘良佐不会进兵南京在赌刘良佐不会和左良玉一同进逼南京。

  我仔细琢磨着王铎的话,在只有一支颇有战斗力的队伍下似乎没有旁的路可走,先取左良玉的策略也很对,左良玉不但兵力最雄厚还是顺江而下,对南京的威胁要比刘良佐大的多,再者六安周围已经布置了地方武装将近两万人,这两万人再不济也能抵挡十天半月吧!事情的关键就是刘良佐会不会动,一旦刘良佐南下那么这个计划失败的可能性很大。黄得功不见得能对付得了左良玉,天下人都在看着左良玉,一旦左良玉取胜那么各地身怀异心的军阀势必会纷纷效仿左的行径,如此一来就是神仙下凡也无法挽救南明败亡的命运。

  可我现在能调动的有战斗力的队伍并不只有黄得功一支,高杰驻扎在归德的四万人虽然不能动但是张开手中的水军和我手中的兵力加起来差不多有六万人,加上黄得功的人马就十万人了,这十万人虽然比左良玉的兵力少一半却不是没有打败左良玉的可能,至于对付刘良佐一定要同时进行不能给刘良佐可乘之机,刘良佐的十多万人是杂牌军,要拖住他南下的步伐同样用杂牌军就可以,朝廷应该还能从各地挤出一部分听从指挥的人马吧!

  我权衡利弊后觉得王铎的计划虽然可行但必须进行大的改动,首先,不能放任刘良佐盘踞六安,那样只会助长刘良佐的气焰给他壮大的机会;其次,重饷筹军不可行,招募新军的事情我一直在过问深知招募来的新兵不可能不经过训练直接去打仗,就是上战场也是缺乏战斗力当逃兵的人居多;再次,光黄得功一支人马对付左良玉太冒险了,一定要集中兵力打败左良玉让旁观的军阀不敢再步左良玉的后尘。

  “王爱卿说的有道理,朕会命令黄得功马上改道南下与朕会师,至于重饷筹军的事暂且放一放吧!于爱卿,户部要在七天之内筹集够十万大军两个月的粮草,可有困难?”我转眼去看于显之。

  于显之略微盘算,“没有困难!”府库充实筹集这些粮草很容易。

  “会师?”王铎疑问道,“皇上难道……”

  我点点头,“不错,朕要御驾亲征!”此言一出朝堂上群臣大惊失色,大臣们纷纷跪地阻拦我御驾亲征。

  王铎当先跪倒,“皇上!皇上身系天下怎可以身试险,请皇上三思!”这可不是开玩笑,左良玉大军二十万不是摆设,箭矢无眼万一皇上有个闪失岂不糟糕。一听到御驾亲征这四个字王铎不由想到明英宗时那次御驾亲征,土木堡之战是大明锥心之痛,王铎觉得无论如何弘光帝不能御驾亲征。

  土木堡之变是明朝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对外作战失误,御驾亲征的明英宗朱祁镇被蒙古俘虏,大明由此由强盛转向衰落。明英宗之后的明朝皇帝从此深居皇宫大内再也没有谁出过京城更别提御驾亲征了。

  我看着连王铎在内的大臣们都面色如土阻拦我御驾亲征心下不禁有些不快,谁也没有我更了解历史的最终走向。如果我变成明太祖朱元璋那我还范得着冒险御驾亲征嘛!我现在是末代皇帝朱由崧,我身边没有徐达常遇春没有刘伯温李善长,我不能把唯一的一点家底交给别人指挥,那等于太阿倒持,这些内在外在的因素促使我只能御驾亲征。

  “诸位爱卿平身吧!朕心意已决御驾亲征之心不会更改,王铎、于显之、高魁聪御书房等候,退朝。”

  弘光皇帝走后众人把王铎围住,众人知道王铎在皇上面前说话有分量所以都希望王铎能劝皇上打消御驾亲征的念头。王铎双手一抱,“诸位大人放心,王铎这就去御书房,于大人,高大人,请!”

  白静再次醒来的时候心情已经平静许多,她知道她是借了别人的身体再次拥有了生命,没想到借尸还魂的事情会发生在她身上时间跨度还是几百年之久。她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陌生的脸孔呆呆出神,镜子中的女人三十左右岁很是成熟有风韵,细长的弯眉大大的双眸,小巧的鼻子樱红的嘴唇,很有一种古典美人的特质。

  白静非常谨慎的从宫女口中不着痕迹的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综合她对历史的了解她知道现在的时间是明朝末年,地点是南京的皇宫,而她的身份是当今皇上母后最喜欢的侍女,当今皇上是历史上臭名昭著荒淫无道的蛤蟆天子朱由崧,这些信息几乎让她再次昏倒。

  下身的一阵疼痛让白静回过神来,曾经有过不幸遭遇的白静知道这个新的身体死前遭到过性侵犯,而实施性侵犯的人除了皇帝朱由崧不会有第二个人,皇宫里除了他根本没有正常男人啊!他连自己的母亲都不放过,真是一个该死的混蛋!不适的感觉让性格温柔的白静把朱由崧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个遍。

  “素卿姐姐怎么起来了!”宫女过来把白静搀扶到床榻上,“素卿姐伤的这么重一定要好好休息才是。”

  白静点点头,她不知道该和眼前这个叫锦湘的少女说什么,她怕说错话会让锦湘察觉她骨子里不是真正的素卿。锦湘就是白静醒来看见的那个宫女。

  锦湘替白静盖好被子,“素卿姐,两位贵妃娘娘刚才还来过,见你没醒就走了。”锦湘说着把御膳房送来的粥饭端过来。

  “我不想吃,没有胃口。”白静现在哪里能吃得下饭,她的心还没有完全融入到这个新的身份中去,还在为今后迷惘,她虽然重新获得了一次活着的机会,可她真的不喜欢这个地方,一切都是那么陌生,陌生的让她害怕。

  锦湘多少也能了解素卿此时的心情,微微一叹把粥饭放回,“素卿姐你不要害怕了,皇上他……皇上昨晚是喝醉了才会那样,平时皇上每日晨昏为太后请安都不曾有过无礼的举动。”

  白静的猜测得到印证不禁在心中暗骂朱由崧禽兽不如,看着手臂和脖子上的深深的吻痕很是凄苦,“是他弄的?除了他还有谁,真是混蛋!”身体一动牵扯到痛处的白静忍不住骂了弘光皇帝一句。

  锦湘吃惊的看着素卿,天哪!素卿姐姐在骂皇上吗?锦湘下意识的起身看看周围有没有人,“素卿姐不要这样,被人听到就惨了!”

  王铎三人在来御书房的路上已经统一了认识,觉得无论如何也要打消皇上御驾亲征的念头,三人进来后一齐跪倒,“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于爱卿,粮草一事一定要从速尽快筹集,高爱卿,各地总兵可有可用之人?”

  王铎咳嗽一声,“皇上,微臣……”

  我打断王铎的话,“王爱卿,朕知道尔等不想让朕身处险境,朕也明白诸位爱卿是为朕的安危担忧,可诸位爱卿想过没有朕要为这天下着想啊!王爱卿敢保证说黄得功前去迎战左良玉就一定能取胜吗?万一黄得功战败朕好不容易开拓的局面就会付之东流,所以这一战朕一定要赢,这只是朕御驾亲征的理由之一,还有就是朕不能把手中的兵权交给黄得功,更不能把兵权交给高魁聪,这事关战事胜负,你们明白吗?”

  王铎闻听弘光帝之言才明白皇上为什么非要御驾亲征,皇上是不放心把兵马交给黄得功指挥啊!黄得功虽说天生忠义可知人知面不知心,他那个人品性也骄傲自大的很,如果皇上委任高魁聪统率全军势必会让黄得功心生嫌隙导致将帅不和,眼前火烧眉毛的时候要是出现将帅不和绝对不是好现象,一旦上了战场出现指挥不灵的局面那这个仗也不用打了。

  于显之和高魁聪把皇上的话一琢磨也吧哒出滋味来,皇上除了担心将帅不和外还不想下放兵权,说的也是,皇上因为四镇拥立才得坐龙廷自然会特别在乎兵权,这从皇上一直亲自掌控新军招募训练事宜就可见一斑。

  高魁聪觉得皇上的担心很对,他在和王铎等人商议的时候就一直在想皇上会不会派他出征,一旦派他出征会不会任命他为三军统帅,他统帅全军后黄得功会不会服从调度,以他对皇上的了解知道皇上不可能委任不是亲信的黄得功统带三军,这样一来难免黄得功不尽全力作战。原来这些忧虑皇上都考虑到了!

  我见三人似有所悟,“高爱卿,朕想知道各地总兵可有堪得大用的将才?”我先前这么说是没话找话,是不想让王铎等人多说劝阻之言,既然提了话头那就问问吧说不定能有收获。

  “皇上,微臣听说总兵刘肇基是个将才,余者微臣并不了解其才干高低。”高魁聪坐镇兵部衙门也没几天所以各地将领的才干不是很了解,但刘肇基的情况他熟,刘肇基不但对朝廷忠心耿耿还很会打仗,弘光帝一问他自然脱口而出。

  “刘肇基!就这么一个吗?”

  王铎微微一叹,“皇上,刘肇基确实颇有才干但所部兵力只有几百人,余者皆碌碌之辈,像张天禄,方国安等人都是望风而逃之将万万不可令其随军出征,他们只会坏了大事。”王铎虽不过问军事但他心中也有一本帐,放眼江南能称得上将才又对朝廷忠心的带兵将领几乎找不出来。

  我不过就是这么一说也没指望靠那些人出菜,“能被王爱卿称赞看来刘肇基确实有过人之处,高爱卿命他带所部人马来南京吧!朕把心中的打算跟三位爱卿商议一下。”我顿了顿接着道:“朕算过了,南京的兵力加上张开在扬州的水军差不多有六万人,黄得功那里还有四万,朕打算统兵十万迎击左良玉,另外不能听任刘良佐盘踞六安,朕打算命郑森统瓜州金山之兵北上剿灭刘良佐,三位爱卿以为如何?”

  王铎眉头微皱,“皇上,郑大人年少又没打过仗,臣以为让郑大人北上实为不妥,微臣认为高大人堪当此任!”王铎闻听皇上要让郑森挂帅北上心中就觉得玄乎,反正皇上已经决定御驾亲征那么高魁聪自然就能腾出身来,高魁聪怎么也要比郑森会打仗吧!

  高魁聪闻听王铎之言单膝跪地,“皇上,末将愿北上剿灭刘良佐,请皇上恩准。”高魁聪虽然不是一个贪恋权力之人但是能有建功立业的机会他也不想错过。六安周围已经部署有朝廷的两万人,只要再给他两万人马他相信即使不能剿灭刘良佐也会使刘良佐不敢出六安一步。

  王铎的话给我提了个醒,我之所以要任命郑森为北上统帅光是考虑到他对明室的忠心而忘记了他没经历过战场上的厮杀,没有经过实战纸上谈兵难保郑森不失利,这是我考虑不周啊!见高魁聪自请出征六安我也认为他比郑森合适,“准!高爱卿,能拖住刘良佐就好,等朕挥师北上与尔同灭刘良佐……。”

  和王铎三人商议过后我更加坚定了御驾亲征的决心,王铎等人也觉得我的计划没有太大的破绽,最后的结果只能是在战场上见分晓。

  商议过重点后我把太后邹氏去世的消息告诉王铎,怎么操办邹氏的丧事还得由他来主持。王铎三人闻听太后去世的消息大是疑惑,太后的身体一直很好啊!怎么进宫没几天就死了呢!王铎发现皇上说这件事的时候脸色异常难看,猜想这其中恐怕另有隐情,既然人都死了那就就此打住吧!再说邹氏的作用已经发挥完毕,也没什么用处了。

  王铎三人告退去忙各自的事情,我则皱着眉头盘算离开南京后由谁来名义上掌控南京的军政事务,按照惯例皇帝御驾亲征京城内要有人监国,最有资格留守南京的是太后,不过太后邹氏被我这个混蛋奸污后自尽身亡。由太后我想到和我同样来自后世的白静,我不能让白静知道我的底细,对她唯一能做的是让她衣食无忧的生活在皇宫里,我想这样的结果对她来说也不错;其次是明朝宗室仅剩的直系藩王,袭封桂王的朱由榔,可是在我想御驾亲征的时候就想过要把朱由榔带在身边,以免他出逃或被人挟持出现一国二君难以收拾的局面,可除了这两个人我还能让谁留守南京呢?

  正在想着心事的我突然被蒙住双眼,不用看就知道整个皇宫敢这么做的只有韩双,猛地我的心翻了一下,我平日私下里和韩氏姐妹随便的很,也有心在她们身上栽培后世生活习惯的烙印,可现在大是不同,白静也来到了这个时代,韩氏姐妹如果和白静过多接触难免会让白静起疑心,“双儿,从今天开始你和丹丹就不准去太后寝宫,也不要再踏入太后生前居住的那个院子一步,知道吗!”

  韩双一愣,“为什么?那里闹鬼吗?”太后虽然死了可韩双对太后的印象不错,她不明白皇上为什么说这些话。

  “不要问了,朕的话听清楚,如果你和丹丹再进太后寝宫,朕会很生气,也小心你们的屁股,明白吗?”

  韩双见皇上的神情非常严肃就知道皇上不是在开玩笑,小嘴一噘,“知道啦!”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