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国偷香传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共200章

第001章 整个抖音都在说他不爱我

第002章 与魔鬼的初次契约

第003章 身体的变化

第004章 顶缸第一天

第005章 供观众喜欢的暖男

第006章 高学历却遇上了愚昧无知

第007章 他长了一张和前男友一样的脸

第008章 初次当值

第009章 面对现实,隐忍是唯一出路吗

第010章 闺蜜之间有话说开就好

第011章你最好不要太快服软

第012章 戏是假的 情是真的

第013章为遇见你伏笔

第014章 脊惑之亲

第015章不能让你走

第016章纠缠不清

第017章哭什么

第018章 美人蛊惑

第019章 魔术游戏

第020章第三条腿

第021章私会幽香

第022章密阳

第023章先皇遗妃

第024章碧血秘密

第025章神女迷城

第026章无邪那条狗

第027章 五百只鸭子

第028章 上坟

第029章 毒誓的力量

第030章 假传文碟

第031章作者韩美美

第032章 奸情烂大街

第033章 你在意淫吗

第034章千年一欲

第035章 神游之余

第036章 灭门惨案

第037章 月下两波人

第038章 妖魔出没

第039章 迷魂血阵

第040章 第三波人

第041章 邪灵出没

第042章 恐怖升级

第043章 现代僵尸病

第044章 天地诛心

第045章 七

第046章 六月雪

第047章 一粒米

第048章 破蝴蝶伞

第049章 迷魂道场

第050章 圣主薨了

第051章 一场梦

第052章 霸王硬上弓

第053章 却是故人偶遇

第054章 端倪初显

第055章 探个究竟

第056章 情敌掐架

第057章 消息汇总

第058章 在下要出趟恭

第059章 谁心里没个龌龊的秘密

第060章 无邪的承诺

第061章 救了太后

第062章 你不会真的把他打死了吧

第063章 说要公审

第064章 八公和龘龘

第065章 在下厉清尘

第066章 第三重身份

第067章 神女殉夫

第068章 断袖之癖

第069章 公开放水

第070章 刎颈之交

第071章 同情之谊

第072章 晓之利害

第073章 什么考验 今日第二更

第074章 又来一位

第075章 惊魂再现

第076章 通灵券:今天第三更!求众筹。

第077章 比谁先死

第078章 逼良为娼

第079章 底线意识

第080章 心之所向今日二更

第081章 血泪崩塌

第082章 终于回来了

第083章 红颜旧

第084章 至亲之人

第085章 蛊王殿下

第086章 无异于向在下撒娇

第087章 子时信息

第088章 子时三刻

第089章 狼女

第090章 叫而无为

第091章 各怀心事

第092章 祸从口出

第093章 迷魂血易得,真心血难求!第三更

第094章 月下萤火

第095章 美好时光

第096章 又一出折子戏

第097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

第098章 傲无邪这个名字二第二更

第099章 太后和她的狼

第100章 暗藏玄机的仪式感

第101章 一切按部就班

第102章 双月凌空

第103章 七公主的猪耳朵

第104章 山洞里的狐狸新娘

第105章 温柔陷阱

第106章 风流債难了二更求票

第107章 太后的筹谋

第108章 木心往事

第109章 疑是偷香者

第110章 镜中幻像

第111章 小试牛刀

第112章 人间盛宴

第113章 特使到访

第114章 魔镜直播

第115章 大红灯笼高高飘扬

第116章 故人相见

第117章 玉销魂:夜夜偷香

第118章 两个人的墓地

第119章 雪沥清尘

第120章 穷奇谷的守夜人

第121章 牺牲从我始

第122章 猫和铲屎官

第123章 她的绝世美颜

第124章 俊儿的热闹

第125章 成了帮凶

第126章 国将不国

第127章 三堂会审

第128章 他自是与别人不一样的

第129章 告别盛宴

第130章 新的乱战

第131章 向死而生

第132章 二度进宫

第133章 更多羁绊

第134章 人去谷空

第135章 哑巴憋出话来

第136章 猫蛊游戏

第137章 与大猪蹄子打架

第138章 谜之自信

第139章 小丑表演

第140章 大变心中想

第141章 情景再现

第142章 姐妹花开

第143章 笑傲江湖

第144章 死生契阔

第145章 群魔乱舞

第146章 血力困惑

第147章 初诉衷肠

第148章 左右不是人

第149章 太子殿下喝醉了

第150章 冰蓝血因

第151章 杀父仇人

第152章 肾亏得补

第153章 木板床上的修行

第154章 情敌默契

第155章 孩子他爹

第156章 坏囡囡和负心汉

第157章 投诚的礼物

第158章 近宫情怯

第159章 见到父皇

第160章 哭丧出殡

第161章 张吴氏要殉夫

第162章 现场审案

第163章 皇宫里的秋千

第164章 搞怪之人总是要搞怪

第165章 不得不的尬聊

第166章 魂迷春梦中

第167章 古墓魅影

第168章 一条红裤衩

第169章 没嘴儿的夜壶

第170章 等君入瓮

第171章 午夜惊魂

第171章 迷魂收尸阵

第173章 夜半钟声

第174章 一个女婿半个儿

第175章 出大事了

第176章 墙上奇观

第177章 两个灵魂的又一次对话

第178章 请叫我伍老师

第179章 早恋要修成正果了

第180章 拒绝暗恋的正确方式

第181章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第182章 带你去见一个人

第183章 绕舌和穿越的意义

第184章 急个锤子 我又不是你的新娘

第185章 心机婊与白莲花

第186章 死了都要爱

第187章 像我这样莫名其妙的人 会不会有人心疼

第188章 世上没有鬼 有鬼也是人在作妖

第189章 他妈的 这句国骂是为了怀念祖国

第190章 现代人遇到僵尸也无奈

第191章 所谓美女 遇到的都是渣男

第192章 伍月老师被耍流氓

第193章 自己倒成了事外人

第194章 没有一个女人能抵挡婚纱的诱惑

第195章这到底来了哪里

第196章 咱们也算配合的默契

第197章 没有哪个赘蝑比这个赘蝑更赘蝑了

第198章 轮盘之下谁都是铁憨憨

第199章 他扮演的角色是隔壁老王

第200章 自己倒要吃自己的飞醋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003章 身体的变化

魔国偷香传 五月云覃 3,791 2019.07.22 18:14

  目光下移,一床破棉絮被权当是棉被,由于充分吸收了灰尘和油脂污垢堆积,已经成了一个类似铁马甲一样的东西。

  所幸天气凉爽,微风阵阵拂面而来。

  所以自己昏睡间并没有觉得有多冷。

  尝试着试出手掌去,双掌张开,十指尖尖,阳光明媚的光线穿过双手的缝隙射到自己脸上,双手呈现出一个肉粉色美好的轮廓。

  右手食指前两节光滑精实,习惯性的用大姆指上下搓了过去,没有摸到熟悉的老茧,因为执教三年来用粉笔的原因,那个位置冬天都会干裂脱皮的……

  显然伍月老师的身体一夜间发生了变化。

  “变化”这个词让她想起昨晚的疯狂摆渡车上,额头是碰破了,流了很多血。

  于是她试探着摸上去,手指一点点靠近额头上那个位置,另一只手却反方向移动进了袍子里面,后一个动作费了她吃奶的力气,灰白袍子结构太过复杂,双襟叠参入腋下,那里有两个盘扣,崩紧神经到衰弱……

  “谁帮我换的衣服?还有我的腰腹部根本没有伤痕,一点都没有——”

  这副身体显然不是自己原来的那俱,不知道什么原因,伍月占据了别人的身体。

  居然真的恶从胆边生,“咳……咳”干呕了数声。

  被子下面所谓她现在拥有的身体:过于倾长消瘦,一件过了气的、肥大的灰色直筒袍子,整洁度还算不错,唯一不可思议的是,它已经破败到没有了形状和质感。

  穷?

  穷到成了贫困山区的贫困户?

  城乡结合部?老少边穷地,还是需要援助的非洲。

  抖音上的非洲人民穷到家徒四壁。

  可以肯定的是衣衫还算整洁,领口和内衣没有被撕裂的痕迹。好吧。至少自己没有被伤害。

  “恶徒……你不用吓唬我一个老人家……”敛声静气中听着,苍老的女子,声音厉声喝道,伍月直接被吓到几乎魂飞魄散。

  门被踹开了……

  往上看去。

  一件洗褪了色的粉红色粗糙衣袍直接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望上去,粉红色的尽头是一个白头翁团团,团团上飘荡着一条黑色丝巾。

  那条黑色的东东,应该是被挂在了一个老丑女人脸上。

  调到气息能够说出了第一句话。伍月说:“天了个撸……”

  好像还没有能.够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继续运用气息,全身各个部位探了个究竟,脚趾和脚后跟灵活自如,腿部肌肉松弛,好在神经指令到达的地方,还能做到上通下达,令行禁止;把自己的中枢神经和诸多神经末梢都挨个动了动,并且运用气息和骨骼调试了数遍。

  “您是何方妖孽,胆敢伍老师面前动粗?!”这是第二句,声音迅速高了八度,她发现自己这俱身体调息运功的本领真的不弱。

  “老太太!”

  类似这样的学生家长本尊见得多了,打着维护自家不成气孩子合法权益的名号,干得却是欺行霸市的勾当。

  尤其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到2019年6月底年级达到60岁左右的,那波老太太,个个以为天下都是靠她那张嘴打下来的。

  比如前一段时间高铁被一个妇女阻停。

  再比如某市公共汽车上,一老太太因为自己坐过了站,语言谩骂,动手动脚,硬要叫公车违规停车,然后一车连人冲进了桥下河中。

  “妖孽?”伍月喊。

  老太太似乎并没有听懂,停止了手中撕拉动作,反骂道:

  “恶徒!大胆恶徒!”

  此时伍月才得以挣扎中看清她的脸:黑色面巾捂着半个,之上的一双眼睛如同秃鹫,扎散了毛中阴絷盯住自己骂道:“反了你了,我养活了你十六年,奈何?呜呼哀哉!”

  此人何人?变态司机的母亲,要给我入门媳妇的下马威?

  恶又从胆边生,打便是要打,伍月老师从来不可能正面迎战,将近三年的教师从业经验让她意识到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如果仅仅是打回去,倒要显得我为师不尊了,如何能狗变被动为主动,必须先留有证据……

  目光逡巡良久,才想起来手机应该是被摔在了车上,按照绑匪的惯例,早就应该被没收了。

  “呦吼耶……”她虽是很老迈不愖的历害,黎明时被惊醒,睡眼惺忪间,但是好像思路都是清晰的:“神女半夜再出门,行于街衢之上,人们会把你生吞活剥了!”

  生吞活剥我干嚒!一对奇葩母子,惯会作妖。

  还没等伍月准备好,却见她来了一个黑虎掏心,撕空而来。

  伍月床上只能一个鹞子翻身,翻身向里,又回环曲折间,跃入床尾,一个马步蹲裆架开了双腿。

  过程间忽然发现自己的腿好似长长了许多,使用起来虽有些滞涨,但灵敏度还是可以的。

  因为长期异地恋,时间总显得漫长,所以伍月练瑜伽减肥的,后来瑜伽班人少解散,俱乐部又不给退钱,所以一并并入跆拳道班了事。

  没想到这就派上了用场。

  “师傅说得话从来有理,魔珏九国已经被天元魔国灭了七国,剩下的两国,一个是隔海相望的乌孙国,另外一个就是这凭地形地理优势,偏安一隅的魔珏国了。”

  为了以示警告,晓之利害,这个自称“师傅”的,好像以她惯有的毒舌语气对“自己”表示关心。

  “嗯哼。您是何人师傅,倒要来训斥我——”

  伍月一时间以为她不过是老眼昏花找错了施教的对象。

  “咳,咳咳——”

  眼看着她突然改换战略,“哇……”一声,久未发动的“自己”这俱身体,好像适应不了这大幅度提高速度和强度的动作,居然要罢工……

  呕上来的酸水呛到了喉咙里,咳嗽了半天,呕心沥血地难受。

  立即让伍月老师想起了一个类似情况。

  一个久未动手写政治主观体的学生,一上来就参加考试。

  他的手定是适应不了政治大题答案的高强度量化要求的。

  自己曾经告诫那些个眼高手低的小子们:

  “搞对象就是要宁缺毋滥,做政治大题则是要宁滥勿缺!”

  可是,还没等自己愣过神儿来。

  老人家“扑通——”一声坐到地上,开始高声嚎哭。

  我牛B。

  人家袭击不成,居然要碰磁。

  我太难了。

  这一波家长太难带了。

  “恶徒,你个没良心的。一把屎一把尿的,你以为我养你容易!如今一觉醒来,翅膀硬了。我碍人眼了,我该死了!白眼儿狼!”

  她车轱辘话来回说。

  按照惯例,该是有一堆学生或者老师来围观吧?伍月迅速往门外窗外看看。

  黎明破晓前的黑暗,乱糟糟的坟堆儿、山野一片。

  周围连个高大建筑物的影儿都没有,别说是人影,连个鬼影儿都没有。

  从她纷繁复杂的骂人唱词中伍月撷取得到了若干有用信息。

  这地方确实叫魔珏国,历经沧桑风雨,饱受一种他们叫“biang”的东西伤害。

  自己身体的主人不叫“恶徒”,而有一个极其美丽的名字花粥。是位比自己小十岁的十六岁的神女。

  不知什么缘故从前日十五月圆之夜出门,被她这位师傅扛回来之后,几近昏厥,昨日傍晚就咽气死翘翘了。

  这“师傅”是进门来收尸的,一下见徒儿还魂醒来,有些“惊喜”而已。

  看她咳嗽的可怜,一哭二闹三吊,招数出尽,不过只是怕“我”再出门而已。

  “咳……亲爱的师傅大人,可不可以不要先生气。徒儿错了……”

  “俺的那个姜央神奶奶的!”她骂道:“病了一场,倒是奇怪,会骂人了!”

  唏嘘良久,她终于静下心来,原来“我”师傅早年入得姜央神教,命运多舛,居然爱上一个男人十九岁怀上了个孩子,被施了铁梨花刑。

  所幸功夫尚可,留下一条命。却丢了孩子,后来魔珏与天元国大战中又救过你圣主的命,所以才得己出入思度华皇宫。

  “是啊。看你像个鬼。整日就知道读书……怎么?计划老死也是个灰衣吗?”这位“神傅”骂人从来不留活口,任何人惹了她,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吾已将至古稀之年,能养活你到何时?!”

  恩威并用,先兵后礼。

  见她使用着如自己一般的教育学生的套路,听她殷般善诱教诲她口“恶徒”的样子,我仿佛看到了自己,心底里隐隐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叫“魔珏国”的地方,真的代替了一个叫“花粥”的女孩子。

  好吧,既在其位,就得谋其政。

  现在学生跨年迎新晚会上不是流行cosplay个什么角色吗。

  比如《项羽本纪》之类的,他们就演过。

  在里面他们使用的道具太过简陋,比如打地的条帚当长剑,一条女生的家长用过的围巾当披风,还有用光盘作的和氏璧。

  好吧,我重新审视一下自己将要Cosplay的角色使用的简陋场景和各种道具。

  一张小床,不足零点三尺宽,床头只能放下一个小矮柜。这是间宫中修行房,在她生活的琼穆城里,这种小茅屋随处可见,隔壁住着神女的老师傅“巫婆婆”……

  我,花粥,现在实则只是一枚效命姜央、带罪修行小小神女。

  悉悉索索,花粥真是烦透了。

  可是,这位师傅什么时候走。

  要不,花粥觉得要不自己先停嘴。按照自己的教师从业经验,通常学生要是不顶嘴了,老师也就心软了。

  Bingo!对头儿。

  果然她说:“师傅也是为你好。乖乖的在家将息几日,师傅老了,受不了这白发人送黑发人……”

  花粥微笑着看着师傅,甚至于感同身受地挤出了几滴眼泪,词语恳切,表示以后一定听她的话。

  师傅转了个身向外。

  说:“我去给你熬点粥!”

  眼见师傅掀帘出去了。禁不住四处望望,左侧门后小矮矩上一个凹坑里竖了一面镜子,神女花粥唯一一件女性物品,竖直了它,照进去。

  “俺的姜央神奶奶啊!”伍老师新学的这句粗口爆起来还挺顺。

  “这花粥果然神仙姐姐的基因,帅呆了。美爆了!啧啧,我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呀!”

  镜中的女子可比伍老师见过的任何一个美女都要美,美目盼兮,眼睛太美。樱桃自然红的小嘴,两腮之上没有斑,肤白腿长,完全不需要减肥。

  说着说着,她真的恶从胆边生,“咳……咳”干呕了数声。

  “神女花粥……你忘了神女信条?”果然惊动了隔壁的老人家韩美人,她应该从来大概叫的是徒弟的全名,在这个修行屋里神女从来没有过小名儿,昵称之类的。

  为了以示警告,晓之利害,巫婆婆应该是以她惯有的毒舌语气对自己表示警告。

  “咳,咳咳——我只是咳了几声!”

  将息床上若干时辰……

  “咳…………”投声问路。

  伍月想着得出去熟悉熟悉环境。

  顺便思考一下这样的桃代李僵要不要进行下去。

  对,家访。

  值当是去给一个叫花粥的学生进行家访。

  傍晚时分,终于听得外间悄无声息,师傅终于是有事出门了。

  蹑手蹑脚地,一只猴般拎了手脚,终至门口——

  “完了。完蛋了。小声,小声才好!”仍旧蹑手蹑脚奔出来惊得一个寒颤,又被什么别的人逮,自己该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还好……这儿,没有别的人!”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