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废柴将军苏志和传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我本善良 共21章
第二卷 平赵破蛮 共29章
第三卷 京城争斗 共73章

五十二 凯旋而归

五十三 京城面君

五十四 密议

五十五 女诸葛

五十六 街上欺人

五十七 太师府中的商议

五十八 夏小婉

五十九 培养眼线

六十 翠林阁

六十一 劝说

六十二 回归苏门?

六十三 禽兽将军

六十四 相亲大会

六十五 设谋

六十六 相亲大会

六十七 故人相逢

六十八 热闹

六十九 陆帅罢职

七十  凶残瑞王

七十一  被责的瑞王

七十二  北王被刺

七十二  情与仇

七十三  故人相见不相识

七十三  意外来客

七十四  爱练武的郡主

七十五  郡主逛街

七十五  玉树临风方侯爷

七十五  柔情

七十六 投靠

七十七 那把椅子

七十八 再见恩人

七十九 闲适

八十 遇匪

八十一 乔家帮 大少爷

八十二 惹祸

八十三 收拢

八十四 郡主要招亲

八十五 遗憾

八十六 热闹的大会

八十七 第一场比试

八十八 第二场比试

八十九 取胜的方侯爷

九十 最后一场比试

九十一意外结局

九十二 盯住京师

九十三 景阳宫惨剧

九十四 驻防京师

九十五 约见

九十六 故人之后

九十七 十年后再重逢

九十八 老村军人

九十九 苏家军后人

一百 诬告

一百一 断案

一百二 小计

一百三 狡计

一百四 寻对策

一百五 无风起浪

一百六 被冤

一百七 乐易玲的计谋

一百八 倒霉的捕快

一百九 倒霉的赵东阁

一百一十 意外结案

一百一十一 告人者被人告

一百一十二 害人反害己

一百一十三 恩怨

一百一十四 收服

一百一十五 过年

一百一十六 祸水

一百一十七 选将

一百一十八 监军

一百一十九 为什么

一百二十 乐易玲的提醒

第四卷 征战北方 共53章
第五卷 晋北之战 共24章
第六卷 大魏风云 共124章

一百九十五 故人

一百九十六 德王慕容青

一百九十七 大魏宫廷

一百九十九 谁去南方

两百 德王慕容青

两百一 猫腻

两百二 陷阱

两百三 内情

两百四 问计于你

两百五 南方

两百六 地方势力

两百七 迷雾

两百八 粮价

两百九 为难

两百一十 刘家的商议

两百一十一酒宴

两百一十三 酒宴2

酒宴3

两百一十五 硬抗德王

两百一十六 交锋

两百一十七 幕后

两百一十八 千里江山

亭中商议

两百一十九 刘云山的心思

两百二十 阳晋谷

两百二十一 谈生意

两百二十二 利诱

两百二十四 利诱2

两百二十五 新对手

两百二十六 捣乱

两百二十八 交流

两百二十九 生意竞争

两百三十 新米店

两百三十一 商议

两百三十二 捣乱1

两百三十二 捣乱2

两百三十三 买卖

两百三十三 买和卖

两百三十四 拦路

两百三十 拦路失败

两百三十一 刘云山罢手

两百三十二 终平粮价

两百三十三 大魏的危局

两百三十四 覆灭1

两百三十五 覆灭2

两百三十六 覆灭3

两百三十七 谁去出征

两百三十七 谁去出征

两百三十八 太子之位的人选

两百三十九 凶残的对手

两百四十 出使

两百四十三 会面之前

两百四十四 会面之前2

两百四十五 双雄会1

两百四十六 双雄会2

两百四十七 双雄会

两百四十八 双雄会2

两百四十九 双雄会3

两百五十 逃

两百五十一 绝地翻盘1

两百五十二 绝地翻盘2

两百五十三 绝地翻盘3

两百五十四 绝地翻盘4

两百五十五 焦急等待

两百五十六 决心

两百五十八(决心2)

两百五十九 德王失宠

两百六十(焦虑)

两百六十二(人心可用1)

两百六十三(人心可用2)

两百六十四(野心与失望)

两百六十四(野心与失望2)

两百六十四(野心与失望3)

两百六十五 两大威胁

两百六十六 大魏之危

两百六十七 选太子

两百六十八 关键时刻的来临

两百六十九 谁为太子1

两百六十九 谁为太子2

两百六十九 谁为太子3

两百六十九 谁为太子4

两百七十 关键性的争夺1

两百七十 关键性的争夺2

两百七十 关键性的争夺3

两百七十 关键性的争夺4

两百七十一 迷惑不解

两百七十二 野心勃勃的华布林

两百七十三憋屈的太子

两百七十四 气量狭小

两百七十五 守将之争

两百七十六 西北猛虎

两百七十七 朝堂争议

两百七十八 伐秦么

两百七十九 忠言逆耳

两百八十 决议

两百八十一 出兵仪式

两百八十二 出兵时的叮嘱

两百八十三 伐秦

两百八十四 各有麻烦

两百八十五 早朝1

两百八十六 早朝2

两百八十七 老成谋国之言

两百七十九 庞氏两兄弟

两百八十 陈平之才

两百八十一 巨变

两百八十二 李元吉发火

两百八十三 推荐

两百八十四 用兵之权

两百八十五 人选问题

两百八十六 决定大秦命运的这次朝会

两百八十七 庞府商议1

两百八十八 庞建岳的忧虑

两百八十九 一定会胜

两百九十 叛将司马修

两百九十一 攻城

两百九十二 攻城2

两百九十三 攻城3

两百九十四 攻城4

两百九十五 攻城6

两百九十六 艰难

两百九十七 艰难的抉择2

两百九十八 艰难的抉择3

两百九十九 得意慕容宝

三百 胜利后面的心思

第七卷 魏秦决战 共81章

三百一 号令三军的慕容宝

三百二 过黑水河

三百三 战前谋划。

三百四 担忧

三百五 勇者

三百六 休息

三百七  龙庭飞

三百八 窥探

三百九 疑惑

三百一十 破敌之计1

三百一十二 破敌之计2

三百一十三 苏志和是谁

三百一十四 战前

三百一十六 帐中议事

三百一十七 迷茫

三百一十八 迷惑

三百一十九 争锋

三百二十 胜败

三百二十一 捣乱南王

三百二十二 狼虎之间

三百二十三 国事

作者想说的话

三百二十四 你保江山

两百二十五 两军对阵前一

两百二十六 两军对阵2

两百二十七 两军对阵前3

两百二十八 两军对阵前4

两百二十九 两军对阵前5

两百三十 两军对阵前6

两百三十一两军对阵前7

两百三十二 两军对阵8

两百三十三 两军对阵前9

两百三十四 两军对阵前10

两百三十五 撤军

两百三十六 军心

两百三十八 追击二

两百三十九 迷惑

两百四十 兴奋

两百四十一 老兵

两百四十二 回返

两百四十三 兵无战心

两百四十四 关键时刻一

两百四十五 关键时刻2

两百四十六 关键时刻3

两百四十七 关键时刻4

两百四十八 关键时刻5

两百四十九 关键时刻6

两百五十 关键时刻7

两百五十一 决战一瞬间1

两百五十二 决战一瞬间2

两百五十三 决战的胜利。

两百五十四 抓俘虏

两百二十五 反转

两百五十六 打脸

两百二十五 风向

两百五十七 庞家的布局

两百五十八 天意属谁

两百五十九 战后处理

两百六十 功成身退

两百六十一(功成身退2)

感谢各位。

两百六十二(上意)

两百六十三(得意的龙庭飞一)

两百六十四 得意的龙庭飞二

两百六十五愤怒的龙庭飞

两百二十六 离开

两百二十七 返回

两百二十八 杀战俘

两百二十九 惨败之后

两百三十 战败之后

两百三十一 丽人

两百三十二 选人

两百三十三 选择

两百三十四 路遇

两百三十五 男才女貌

两百三十六 路遇

两百三十七 路遇

两百三十八 变故

两百三十九 安国候的考虑

两百四十 死结

两百四十一 我想留在京城

写作心得杂谈 共3章
第八卷 大魏反击 共56章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四章 赶出家门

废柴将军苏志和传 焚天 4,017 2017.12.17 14:02

  秦建元十四年的夏天,格外的炎热.就连某些地方的农田的庄稼,都枯死了。幸好大秦现在的国君秦文帝,是个仁爱的君主,他下了旨意。减免今年三成的税赋.

  苏府自家的学堂,干脆停学几周。幸好苏府的大院里,有一大一小两个池塘,还有一口深井,水是不缺的。

  长兄苏志雄不在府中,今年的春季,他就带着两个佣人,远赴京师,那里有大好的前程在等着他。父亲苏正业早给他铺好了路。

  至于苏梦桃这些女孩子,则是整天呆在屋中玩耍,闲话,等闲不出门。没有办法,天实在太热了,出去一次一身汗,回来就要换一身衣服,女孩子们都是比较爱干净的。

  但是苏泰平这些男孩,那就几乎完全不受影响,反正学堂停学,父亲又很少管他们,于是天天各忙各的。

  如果换在几年前的他们,大约会聚在一块儿玩儿,但是现在又大了一岁,所以就有些变化了。

  比如三公子苏泰平这些天其实就一直在很用功的看一本书。

  十三岁的苏泰平发誓,这是他见过的一本最有意思的书,比平时看的什么孔孟之道,之乎者也的那些书要有意思一万倍。

  其实书里面也没别的,主要是讲前朝的一些男女恋爱的故事,还配了几张春宫图,让人看了心跳的图。

  就是那几张春宫图,让苏泰平白天看,晚上也看,他还偷偷的把这几张图,给苏元亮也看了。

  苏元亮也有些好奇,不过苏元亮兴趣没那么大。

  这天,苏泰平觉得在屋里呆久了,便出来走走。

  天空中的太阳还是那样的毒辣,就连空气似乎都是热的。菜园子里各种昆虫飞舞,院子里蝉鸣声声,苏泰平就觉得这种闲散日子也不错.

  他忽然想道,大哥苏志雄去了京师求学,据说就住在庞太师府中。显而易见,大哥苏志雄以后不会回苏府长居了,大哥会在那北方的京师扎下根来,日后的富贵,不想可知。

  而他,这会又不想留在这苏府里,也想去京师,谋个出身...那到底是在这江南,当个土财主好呢,还是去京城谋个一官半职好呢......

  苏泰平很随意的想着,一边走到南边的偏房,也是平日里面丫鬟居住的地方。

  忽然,一个关着的门里传出水哗哗的声音。苏泰平心中一动,悄无声息的,走到门前。

  门是关着的,门的一边有一个窗户。

  苏泰平靠到窗前,用手指轻轻的捅破窗户上面的窗纸。

  透过他捅出的小洞里,一个女子曼妙的身影,胸,乳,腿....

  苏泰平心怦怦直跳,这是大夫人身边丫鬟春花的居处。此刻,屋中的女子定是春花无疑。

  正看着,谁料一边有声音传来:“那窗边的是谁?呀,三公子你这是?”

  顿时把苏泰平惊的魂飞外天,他急忙转身就跑。

  回到居处,关上门,坐在床上,他觉得腿都软了。

  过了片刻,有人敲门,苏泰平问:“谁?”

  “三公子,老爷叫你呢。”

  苏泰平打开门,站在门前的是跟了父亲很多年的长随老张.

  开了门,老张见他便道:“三少爷,老爷在他屋子等你.”

  苏泰平一把抓住老张的胳膊,哀求道:“张叔,我泰平平日里可没对你不敬过。我爹,他想怎样?”

  老张叹口气:“三公子,你还是快去吧,你爹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

  怎么办怎么办?苏泰平跟着老张身后出了屋,一边走,一边慌忙地想着。

  看来不想个办法,是没法躲过父亲的怒火了。

  那该想什么办法呢?找个人顶一顶?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另一边走廊走过来的苏元亮。

  “张叔,等我下,我和四弟说句话。”苏泰平说。

  此刻苏正业的屋中,大夫人,大夫人的两个丫鬟春花,秋月。二夫人,苏泰平的亲娘二夫人都在。

  苏正业高坐正中的太师椅上,严厉的盯着跪在地上的苏泰平。

  二夫人就心疼了,护着儿子道:“老爷,事情都还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要让泰平跪?”

  苏正业冷哼一声,眼神十分严厉:“为什么让他跪?春花我问你,刚才是怎么回事?”

  站立一边的丫鬟春花,闻言便垂泪道:“禀告老爷,今天天热,我在我屋里洗---然后就听到秋月在门外喊:三公子你这是?”

  春花是大夫人的丫鬟,也很得苏正业喜爱。所以说起这段话来说毫无压力,根本就不管一边二夫人怨毒的眼光.

  大夫人冷冷的哼了一声。

  苏正业把眼光看向春花身边的丫鬟秋月。这秋月容貌一般,没有春花那么漂亮,是个老实的丫头。

  苏正业道:“秋月,你说,是怎么回事?”

  秋月胆怯的看了二夫人一眼,低头道:“奴婢不敢讲.”

  二夫人气恼的道:“你看我干什么?你当怎么讲就怎么讲。”

  苏正业威严道:“秋月,讲。”

  秋月道:“下午我替大奶奶拿点东西,就从南边的偏房过,结果就看到三公子他..”

  苏正业道:“三公子他怎么.....”

  秋月看看跪着的苏泰平,不语。

  大夫人神色庄严道:“秋月,你如实说,以后谁找你麻烦,你就告诉我来.”

  秋月道:“我看到三公子站在窗前正在往春花屋里看。”

  “啪”,苏正业气的一拳砸在身边的桌子上,桌子上的东西都跳动着,“荒唐,真是荒唐。”

  二夫人连忙跪下,声泪俱下的说道:“老爷,你是知道的,泰平这孩子,素来老实,学业也不错,我不信他会做这种事,可能是一时糊涂..老爷..”

  苏正业的目光紧盯着苏泰平,恶狠狠的道:“泰平,你太让我失望了。”

  二夫人哭道:“老爷.....”

  苏泰平看着自己发怒的爹,大声道:“我本来在屋里读书,是九弟苏志和叫我去看的。”

  此言一出,满室皆惊.

  苏志和?苏正业沉默不语。一边的二夫人哭道:“老爷,我就知道,泰平不可能是这样的孩子。”

  大夫人心中有点惋惜,口中道:“老张,把苏志和叫来。”

  正在水塘边抓鱼虫的苏志和,稀里糊涂的被带了过来。

  一进屋,就看到跪着的苏泰平,还有屋里的一干人.

  面色发青的苏正业冷冷道:“志和,你跪下。”

  苏志和跪下了。

  苏正业又一拍桌子:“志和,你可知罪?”

  苏志和有些奇怪的说:“我不知道!”

  苏正业说:“你三哥说你让他去偷看丫鬟,你有何话可说?”

  偷看丫鬟?

  十一的岁苏志和看着紧盯着他的苏正业,苏泰平,二夫人,大夫人,屋中严肃的气氛,莫名奇妙。

  “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忽然脑海中一个温和的声音响起.

  苏志和镇定下心情,平静的答道:“没有这事。”

  他只说了这四个字。

  “狡赖。”他这样子给了苏正业这样的感觉,面前这孩子看上去老实胆小,什么时候成这样了?

  苏正业头往后靠了靠,问一边跪着的苏泰平道:“没有?泰平,你怎么说?”

  苏泰平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道:“你怎么就不认呢,只能再卖你一次了.我也没有办法。”

  想定了苏泰平便大声道:“爹,我有事要说.”

  “嗯,讲。”

  “苏志和他偷偷地看一本禁书,讲风月之事的禁书。”

  “你怎么知道的?”

  “有一次,我去他屋里玩儿,无意中看到的,我刚才也确实是他让我去看丫鬟的。”

  二夫人闻言马上哭倒在地:“老爷,你要给我泰平做主啊!他是被人陷害的。”

  越来越不像话了,苏正业气得脸色发黑,额上青筋直跳。他从太师椅中站起来,一步跨过来狠狠一巴掌打在苏志和脸上:“你这孩子,真是畜生都不如。看淫书,害兄长,禽兽不如啊。”

  很久很久以后,京城的一处佛庙中,面对着暮年衰老的苏正业,苏志和冷淡淡的说道:“志和自幼无德无行,看淫书,害兄长,禽兽不如,怎敢认苏大人为父?”

  屋里正打骂热闹着,九姨娘,也就是苏志和生母,冲了进来。

  挨了打的苏志和带着一丝希望看着冲进来的母亲一脸急切的样子,他希望母亲为他说说话.

  但是九姨娘,也就是他的母亲,一冲进来就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你真是个逆子,你要气死娘啊!”

  然后就是掐,抓,打。苏志和挨了几脚,几巴掌,脸上几道血印子,身上有些地方疼了。

  九姨娘也是没办法,她希望能够用这顿打,换来苏正业的心软.

  但是这心思又怎么瞒得过人?屋中正坐着的大夫人冷声道:“不用打了,老爷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苏正业点点头,坐回到太师椅子上。长随老张此刻从门外走进来,双手递过一本书:“老爷,这是按您的吩咐,刚在九公子屋里寻到的。”

  苏正业接过书,打开翻了一翻,顿时勃然大怒脸色发青:“此子绝不可留在府中,来人,把他赶出去。”

  苏志和被两个佣人拉着往外走,他挣扎着,大声喊道,:“你们冤枉我,你们都是坏人,那书不是我的...”

  苏正业怒极,连拍桌子:“快赶走,苏家没这种子孙。”

  九姨娘看着被拉着往外推的儿子,狠下心,垂下眼帘,一声不出。

  个子不高的苏志和对着屋子里的人喊道:“那书不是我的,你们冤枉我,你们......”话未说完就已被两个佣人架出了屋外.

  老爷苏正业气的重重的拍下桌子,恨恨连声的说道:“真是禽兽不如,逆子,逆子啊......”

  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苏泰平此刻看着自己的九弟被架了出去,心里才一颗石头落了地,他长长的出了口气默默庆幸道:好险啊,总算逃过今天这一劫了。老九,你不要怪我...谁要你蠢呢......

  看见苏正业怒气未息,立在苏正业身边衣饰华贵的大夫人便柔声说道:“老爷息怒,这事也算处置过。.为这样的孩子气坏了身子不值...”

  一边的二夫人,苏泰平的生母也点头非常赞同的说道:“就是呢,这个志和实在可恶之极,他居然害泰儿....”

  “吱”的一声,苏府已经关上的大门被打开了,两个佣人推攘着苏志和到门前,苏志和还在用力的挣扎,脸色胀红着大声朝院子里喊道:“你们不讲理,你们冤枉我....”

  干瘦的佣人一边将他往外推,一边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志和,你别让我们俩为难好么,乖乖的走吧,过一段老爷消了气,说不定就把你找回来了呢。”

  苏志和那里是两个大人的对手?他一时气急,心中悲苦,仰天大喊:“我是被.....”冤字还没出口,另一个长的结实点的佣人便手上使把劲,狠狠用力一推,将苏志和便一把推出府外,摔倒在门外一丈远的地方,颇为狼狈。

  赫赫有名的江南苏府门前闹了这么一出,自然少不了看热闹的人群。立马围过来一群人,一道道惊讶,鄙夷的目光对着这倒地的男孩看过来。此刻苏志和衣衫上有他母亲踢打的脚印子,脸上有着红红的巴掌印,看上去要多糟有多糟。人群开始议论:“这孩子干了啥坏事?都被赶出来了?”“谁知道呢,大户人家的脏事多着呢.....”“这小小年纪,都不学好,..”

  半坐在地上的苏志和越发无地自容,猛的爬起来吼了一声“我是冤枉的。”然后头也不回的向街道的一边一溜烟跑去,身影片刻间消失.

  干瘦佣人关上苏府大门,和同伴转身回去向老爷苏正业覆命,边走边懒洋洋的和同伴说道:“老吕,你刚才推他的那一下子力也用得太大了点.,万一以后那天老爷又念起父子情把这小子招回来,你不就麻烦了?”

  老吕轻蔑的说道:“屁的父子情,老爷平时都不和这小子说话懒得理会,还会招他回来?府里这么多少爷小姐,少他一个就少了,你以为老爷在乎?.”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