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权弈江湖

目录

目录

作品相关
第一卷 江南局 共108章

第1章 都是混蛋

第2章 人贩

第3章 杀客

第4章 剑仙

第5章 丧礼

第6章 灵堂

第7章 门主

第8章 肃清

第9章 浔阳

第10章 夜航船

第11章 赠剑

第12章 浔阳楼

第13章 比试

第14章 庐山

第15章 渊叶

第16章 渊源

第17章 五堂议事

第18章 往事

第19章 剑术修为

第20章 试剑

第21章 条件

第22章 失镖

第23章 金枫限

第24章 温意

第25章 地清

第26章 飘香

第27章 剑舞

第28章 初夜

第29章 境地

第30章 原委

第31章 败事有余

第32章 阴魂不散

第33章 太君

第34章 怒意

第35章 练剑

第36章 剑中四诀

第37章 避嫌为好

第38章 应对之策

第39章 夜探

第40章 内疚

第41章 耳光

第42章 烫手山芋

第43章 名声

第44章 对酒

第45章 投诚

第46章 浅青

第47章 林紹远

第48章 曹延烈

第49章 浅情

第50章 回礼

第51章 忠心

第52章 到访

第53章 自负

第54章 迟疑

第55章 娇女

第56章 警告

第57章 新任监州

第58章 周楠思

第59章 度人

第60章 算计

第61章 意外

第62章反噬

第63章 弃子的自救

第64章 誓言

第65章 有孕

第66章 合离

第67章 血饮

第68章 旧情

第69章 值不值得,在于你

第70章 附属的忠心

第71章 广陵散

第72章 嘱托

第73章 佛堂血光

第74章 相好

第75章 重伤

第76章 迟到的证据

第77章 不想说谎

第78章 十年

第79章 药效

第80章 往事

第81章 搜庄

第82章 药效之后

第83章 告别

第84章 医宗传人

第85章 不治之后

第86章 暂理事物

第87章 疗伤之法

第88章 敬佩

第89章 蝶舞密事

第90章 追问

第91章 夏菁的生辰

第92章 白无往

第93章 又是表妹

第94章 狼性

第95章 醉酒

第96章 死局

第97章 唯别而已

第98章 明伯衍

第99章 解药

第100章 似水如云

第101章 刑天

第102章 死无对证

第103章 市易法

第104章 不用则杀

第105章真正的比武(一)

第106章 寞月

第107章真正的比武(二)

第108章 真正的比武(三)

第二卷 普陀剑会 共96章

第1章 宴请(一)

第2章 宴请(二)

第3章 何以结恩情

第4章 退婚

第5章 姬长运 

第6章 渊叶花

第7章 质询

第8章请罪

第9章 求死

第10章 简于霆

第11章 金蝶令

第12章 退婚之因

第13章 告别

第14章 罚棍代过

第15章 打劫(一)

第16章 打劫(二)

第17章 春秋令

第18章 打劫(三)

第19章 打劫(四)

第20章 高烧不退

第21章 盒子

第22章 死因

第23章 了断

第24章 真假春秋令(一)

第25章真假春秋令(二)

第26章 等死

第27章 三书六礼

第28章 宁心

第29章 信件

第30章 覆灭(一)

第31章 覆灭(二)

第32章 覆灭(三)

第33章 何以缨

第34章 废纸

第35章 方外之家

第36章 难于开口

第37章 宣战之宴

第38章 情债

第39章 旧案

第40章 梦断

第41章 占得便宜

第42章 情如何断

第43章 我还是无用

第44章 裴家

第45章 意外偶遇

第46章 中毒

第47章 结果

第48章 教训

第49章 失踪

第50章 受困

第51章 承诺

第52章 解药

第53章 黑暗

第54章 往事中的隐秘

第55章 误打误撞

第56章 胜遇

第57章 喂鱼

第58章 夹心

第59章 独你不能

第60章 谈情太伤钱

第61章 粉盒

第62章 又是野狐庙

第63章 银锁

第64章 噩梦

第65章 有美堂

第66章 玩笑

第67章 跟踪的祖宗

第68章 捆起来,还有活路!

第69章 私账

第70章 服气

第71章 令牌

第72章 韩斩心

第73章 能不能好好聊聊

第74章 让你皮!

第75章 你不能杀他

第76章 帮忙

第77章 姐夫

第78章 胜负难凭

第79章 教你求饶

第80章 血蝶令

第81章 内伤

第82章 做任何事

第83章 质问

第84章 一无所有

第85章 着急的趴耳朵

第86章 又被劫镖

第87章 要不是金家呢

第88章 最好的对策

第89章 盯上了肥肉

第90章 男儿有泪需轻弹

第91章 不想逼你!

第92章 往事眼中多迷离

第93章 又一次挑战(一)

第94章 又一次挑战(二)

第95章 又一次挑战(三)

第96章 这钱有毒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正文字体
黑体
宋体
楷体
字体大小
A-
18
A+
页面宽度
-
800
+

指南

555555555

第33章 太君

权弈江湖 李涴胭 2,627 2017.12.16 06:00

  林清风与陆卫二人跟着秦家的商船一路南下,是夜已然是到了钱塘县外。林清风是归心似箭,想着可以赶回家去睡个安稳觉,而这船却没有直接进钱塘县,只停在了县外。

  林清风走出船舱来,正想询问秦深,却见她站在船首处,甚是恭敬的样子,转身才看到岸上有一乘软轿,从轿子里走出来的正是秦家主母,秦老太君。“见过太君。”林清风弯腰作揖。

  秦老太君一身贵气装束,满头银发耀着碧玉金簪,肥大的耳垂辍着同样金光闪耀的耳坠子,她拄着手里的麒麟金杖,迈着沉稳有力的步伐,从跳板上走至船首甲板,低头盯着的是林清风手里的䶮光,冷着嗓音道:“你且起来。”

  “不知太君到了此处,未能及时迎接。”林清风不敢造次,也不想抬头直视于她。

  “特地来寻你的,有些仓促,你也担待些。风儿随我来,须有几句话要对你讲。”她抬手屏退左右,连着秦深也乖乖退入船舱去,侍卫在岸上站得远,将这狭小的渡口围得水泄不通,却尽是背对这船上二人。

  林清风看着这阵仗,知她是有要事,却不知为何要有此防范,问道:“太君,这是何意?”

  “这剑,是慕丫头给你的?可算是一分重礼了。”

  “是慕姑娘所赠,我也受宠若惊。”他听出秦老太君的阴阳怪气,一心她来意与慕翎璇有关,道,“太君与慕姑娘有嫌隙?”

  “何止是嫌隙,金家的事你该知道了。背后主使且要了金枫限一条胳膊的,是谁。”

  林清风想起那晚上的最后几句话,那嗓音虽是可以粗着声音说的话,但是他和陆卫还是听出了那声线,是慕翎璇。他二人心照不宣,也无意插手蝶舞门的事,便都按下不提。“是慕姑娘。”他已看出秦老太君已明白此事始末,才对她道出实情。

  “很好,你难道不奇怪她是怎么做的?知晓金家运镖的路线,知晓镖中暗花,而且深儿怎么会恰到好处地出现在金枫限面前?”阴狠周全的计谋,自她深沉而年老的嗓音,且是阴阳怪气的语调,变得更加可厌。

  他低头沉思,前后联结的碎片,金家扣下了蝶舞门在福州的一批药材,慕翎璇不悦,便是设局构陷金家,她也对金家有所龃龉,有此一着,也合她脾性。只是秦家牵扯其中,怕这其中干系,也是难以撇清。“那为何秦家堡会牵扯在内?”

  “风儿,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秦家做的是四海生意,人情买卖,赚赢亏欠,皆是自然。只是这一次,慕丫头拿着我短处逼迫我秦家为她构陷金家镖局,这便是此事前后。”秦老太君转身直视于他,眼光之中尽是江湖纷争!

  “金家扣下蝶舞门的货,也非善意。”林清风直言回击,也丝毫不给她留颜面。与她对视,他心中回想秦深的模样,再也不是往日单纯毫无心机之色,这沉稳神情好比明诚,更似当年林紹远。

  “看来慕翎璇给了你不少好处。”秦老太君点头冷笑,只往船舱望了一眼,亮出自己的底牌,“我知道你一直与深儿青梅竹马,此事若能了结,也该为你二人完了婚事。”

  他撇嘴不想答言,想着益州渡头的场景,自嘲摇头,一声长叹,良久才道:“太君,我不是为了跟深儿完婚。”

  “那你是为了什么?”秦老太君一丝好奇追问道。

  “太君只是想控制我而已。我手上还有一张王牌,又何必要受人控制?”他抱胸在前,看着江水幽色冥冥,仿佛处处暗涌难辨。一句话绕开了问题,却又直击所有问题的所在。

  秦老太君满是皱纹的脸泛起一丝苦涩的笑意,面前的年轻人像极了他父亲的特质,只道:“不过你这一句话,真是像你父亲了。也好,介时我也希望深儿能嫁的风风光光。”

  “我要见金枫限,不知太君可能牵线?”他撇开秦深的话题,想起那天血光四溅的场景,他心理升起一种恐惧,怕自己什么时候会为这同一个理由,举起手中利剑,刺向自己。

  林清风趁着夜色,与陆卫、秦家祖孙回至千霞庄,已是子时一刻多了。千霞庄中一时热闹了起来,林清风让着管家老罗收拾偏院客房,尤其嘱咐了别唤醒已然入睡的母亲夏菁。

  他丝毫没有睡意,听着院中秋蝉渐息,只坐在林紹远的书房之中。自父亲死后,这书房里的一物一书都没有动过,还是三年前模样。曾经这是江南武林最重要之地,所有大事决定,都是经这书房中而出,以至于每一处细微的摆设,都能牵扯出一段公案。桌上的端砚,是父亲助九岭派破五虎帮围山之困的谢礼;案边湖笔,是助千丝帮夺回游龙寨扣押货物时的战利品;两块松烟珍珠墨,是助云霞派对扛中原华山派挑衅,掌门送的两块珍藏……

  但是他至今都未能让这间书房因自己光耀。在他眼中,每一件有出处的物件,一如父亲的音容笑貌,皆在眼前皆在眼前。他站在桌前,看着金丝楠长案后的太师椅出神,好似林紹远还坐在案后,看着手中书札。他还记得,最后与父亲的谈话,同样以争吵结束。

  书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林清风转身,才见到自己母亲长发未梳睡衣,批了件斗篷,从外走进来。

  “母亲,你怎么醒了?我让老罗别叫醒您的。”他放下手中长剑,上前把夏菁扶到了窗下窗椅上坐了,自己只蹲踞在她面前。

  夏菁看着他远行之后的风尘仆仆,而这一脸又显憔悴,不免心疼,道:“风儿,你这么晚回来,也不去休息,怎么站在这书房里?”

  他想了良久,为什么要站在这书房里,他能不能一辈子都不走进这书房呢?“母亲,这个江湖,难道不能置身事外吗?”他一脸无可奈何,而这种沉痛懊恼的神情,看在夏菁眼中只是心痛。

  “风儿,你姓林,注定不能撇干净。”夏菁捧着他的脸落泪,一时想起这些年的辛酸光景,“趋炎附势,世态炎凉,这世道本就是如此。风儿,你素不愿在这些事上用心,不如把春秋令交出去,我们母子两做些往年的生意,也能安……”

  林清风看着她落泪,自己也湿了眼光,自责道:“母亲,是我无用!是我肆意妄为不顾大局!是我鲁莽行事到处树敌!才让母亲到此境地!”

  “不是不是。”夏菁满面欣慰,伸手掏了手绢拭泪,又道,“明家还没来,隔壁的院子里却已经光明正大地来了个剑仙。她的丫头说,你跟剑仙还认识,门封不封的,你拿个主意。”

  “慕姑娘怎么会住到隔壁院子?”林清风疑惑道,“她还是正大光明住进去的?”

  “也不知怎的,她居然有那院子的房契地契和钥匙。你父亲建那院子之时,就把它送人了?”夏菁便也是开着玩笑的心思,道,“好在是剑仙,要是别的女子,我还怕那死鬼金屋藏娇呢。”

  林清风回想庐山上的情景,尤其是看着那天锦的庭院,一时恍然大悟,从地上腾地起身,道:“我知道了!怪不得我觉得她在庐山上住的院子那么眼熟!原来就是后院父亲着人建造的那一处!大小,布局都一模一样。”

  “你说什么?”夏菁缓缓听来也是奇怪,回想当初建院子的细节,道:“这么说,你父亲建那院子,本就是要给剑仙的?可是咱们家跟着蝶舞门一直没什么交情?怎么就忽然送了剑仙这院子,还是特地建的?”

  “父亲一定有什么事,我们不知道,就和春秋令一样!母亲,你真的不知道春秋令在何处么?”他转身问向夏菁。

  

目录

设置

快捷键

关闭提示